输在起跑线上的女孩 后来成为知名画家

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一位曾经流浪街头,童年时期从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在青春期才开始接受系统教育,仍然成为了知名画家。希望这个故事可以为父母们减压。

Lita Cabellut是一名卓有成就的艺术家,但是她的名字在家乡西班牙却鲜为人知。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艺术家小时候曾经流落街头。

“我的童年和所有流落街头的儿童一样,在巴塞罗那的街上闲逛,晚上睡在大街上。我们互相照顾着,做我们喜欢的一切事情。把许愿池里的硬币拿出来,向拿着zippo打火机的人乞讨并且偷旅游者的钱包。我们常常去餐厅吃饭,当服务员来的时候我们就说爸爸在卫生间里,然后狼吞虎咽地吃掉食物并且逃跑。”Cabellut描述自己的童年。

1961年她出生在西班牙北部一个叫Aragon的村子里。还是婴儿的时候,她和妈妈搬到了巴塞罗那。妈妈在城里开了一家妓院,Cabellut由外婆照看——但事实上她把时间都花在了街上。“我为妓女跑腿。他们给我钱去买香烟、三明治、避孕套和珠宝,然后我留着那些零钱。”

童年流浪街头,想象力和愿望未被抹杀

回首过去,她说:“艺术一直存在,它就在我们的身旁。”但是她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这会成为自己谋生的方式。

“一个孩子不会认为艺术是和其他东西分离开的。我在街上卖虚构的星星。这是艺术的表现吗?对我来说这是一种生活的方式。我的愿望是成为一个舞蹈家,去飞、去跑,去成为我身边孩子中最强的那一个。孩子们的期望大多都是相似的——不论贫穷或者富裕,我们都想成为超级英雄。”

根据Artprice提供的2014-2015年度报告上,Cabellut的画售出数量名列前茅,她的肖像画可以卖到10万美元甚至更多——演员Hugh Jackman和Halle Berry,还有主厨Gordon Ramsay等被报导拥有她的画作。

所以,到底是什么使Cabellut的生活得到了戏剧性的转变呢?

12岁后开始系统学习艺术课程

Cabellut 的外婆在她10岁左右的时候去世了,她一直在巴塞罗那的孤儿院待到12岁,直到被收养。她不怎么透露收养她的这家人的事情,除了告诉别人,这家人让她接触到了艺术。养父母带她去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其中Goya画于1820到1823年时的《圣伊西德罗的朝圣之旅》令她印象深刻。

“我在那幅画上看到了同样的眼神——我儿时流浪街头时周围人的眼神。这幅画描述的是当人们缺失安全感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疯狂、希望和恐惧。而对于我来说,当我第一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我有一种作为目击者的同感。”

这幅画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致于她尝试临摹了另外一幅Goya的画,一幅更加甜蜜的作品——乡村男孩、女孩和狗。这幅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壮观。但是养父母鼓励Cabellut继续画画——他们甚至请了私人教师来弥补落下的时间。

那是她第一次去上学。“由于我落下的功课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上学对我来说有点难。13岁开始学习读写是有一定困难的,而且和一些年龄小很多的同学在一间教室上课,心理上很不舒服。家里请了私人教师。这非常必要,因为我开始学习所有的东西了。”她在学校一点一点取得进步,并且开始接触到艺术,然后决定开始在阿姆斯特丹的Gerrit Rietveld学院学习艺术。

“在那时上这个学校是很难的。在1980年代,这个学校有着非常好的声誉。这是我当时最大的愿望,我想成为一个超级英雄,身体里充满着激情、勤奋,你可以把它称作极度兴奋。”给她带来很大影响的“三位大师”是西班牙的Goya,文艺复兴中佛罗伦萨画派的雕塑家Donatello以及德国作曲家Bach。

在与过去的联接中获得灵感

毕业之后,她在荷兰生活,在海牙有了一间工作室。幸福不会来得这么顺利。“我需要支付电费、需要生活。作为一名艺术家,在成长时期,我不得不残忍地防卫着为了钱而浪费那些需要用来提升自己的时间。”

在与一个有名气的艺术廊建立了签约后,她决定从头开始,并且在两年之内不卖掉任何画作。

“我画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系列,讲述儿童在妓院的生活。美术馆的人对我说:’Lita,你不能画这些。人们是不会想看到这些的。你要画更多的天使,那些天使卖得很好。’我拒绝了他,然后我丢掉了合约。一个艺术家需要遵循自己的路子。今天可能是天使,明天可能就是恶魔和鬼魂。如果你不遵循你自己的艺术发展路线,它最后可能就被钱牵着鼻子走,这是非常危险的。”

今天,Cabellut以她的肖像出名,她画过很多人,包括很多名人,像可可·香奈儿和Charlie Chaplin,但是也有一些匿名的画让人觉得很丑。

她已坦然接受不美好的过去

“没有丑陋的人。我画不同的人,他们都有真实的心灵美。有一部分的我会和他们一起。一直驱动我前进的是人们的肖像,你,我,我们。”她把油画通过漫长的化学过程使他们的质地变得更加粗糙和锋利。

有些巨幅画作可以高达两米——有几年她需要用绳子把自己吊起来才能够到画作的顶端。后来,她在巴黎受了一次伤,就没办法在这么伸展着去作画了——她被撞翻,然后被追捕盗贼的警察弄伤了。

尽管Cabellut在伦敦、迪拜和首尔都举办过个人展览,但是她在西班牙并没有获得人们的关注。或许,2017年的两个展览将会改变这种局面:一个是在巴塞罗那的Antonio Vila Casas基金所举办的回顾展,另一个是在A Coruna现代美术馆举办的展览,她的新工作室也将在那里建成。

“我的根在西班牙,我一直会是西班牙人。当国人们承认你的作品并热爱你的时候,这种感觉是非常美的。”

对于她的生母,Cabellut说已经原谅她了。她回忆起在她做学生的时候有一次去看她的妈妈,不知道要如何说出自己的感受。而当谈及她的作品的时候,她回忆起自己在巴塞罗那大街上的童年。“我仍然觉得我在卖那些星星,人们并不仅仅是在买画、画布和松香——魔法和情感才是艺术的灵魂。”

来源:baby.163.com

猜你喜欢

驾照未满一年不能上高速
早在1000多年前月球就已成为外
派对造型 Do's & Don'ts
每天吃6瓣大蒜,一个月后会有
霜降来了!教你过好秋天最后一
这才是最真实的迪拜生活!
内存不够用?你需要关闭微信这
为什么故宫里的皇帝卧室还不到
日本女游客撞脸元朝公主画像笑
2017年最流行的包包款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