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宣判特大网络制销假药案 推销员"自创"降糖药

制图/李晓军

制图/李晓军

一名药品推销员,发现生产销售“保健品”是一条快速发家致富的捷径,于是决定自己制售假药。他先向他人购买无批准文号的降糖类、降压类西药,在葛根、女贞子等中药中添加上述西药制成胶囊,再包装成“百草糖立康”“参芪糖康”“百草糖康”“本草化糖”等十余种假药,并通过快递、物流销往江苏、辽宁、山东、广东、云南、黑龙江等地,销售金额高达500万余元。

《法制日报》记者从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检察院获悉,经该院提起公诉,这起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的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件的7名犯罪嫌疑人,已分别被判刑。

京口区检察院通过梳理发现,近年来,网络制销假药案件频发,原因何在?又该如何遏制此类违法犯罪行为?

出租屋内查获3000盒假药

2014年11月5日,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接到线索,辖区一居民张凯莉涉嫌销售假药。公安机关于当日立案侦查,迅速将犯罪嫌疑人张凯莉抓获归案,并从其住处搜查出“金杞胰岛素”2824盒、“九味稳压肽”57盒、“百草糖立康”380盒。经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鉴定,这些所谓的降糖降压药均为假药。

据张凯莉交代,2013年12月至2014年11月,她明知购进的“金杞胰岛素”“九味稳压肽”是假药,仍利用开设的淘宝网店“陌上花开8008”“王超61888”,通过支付宝结算、物流快递发货的方式予以销售,销售金额22万余元。

经侦查,张凯莉供述其假药是从河南籍男子王帅处购得。同日,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决定成立专案组。历时近一个月时间,在河南警方的积极配合下,镇江警方基本查清了王帅团伙人员架构、藏身地点,并于2014年12月23日在河南省南召县云阳镇将犯罪嫌疑人王帅抓获。这个假药集团也随之浮出水面。

药品推销员自创降糖药配方

1986年出生的王帅原本是一家公司的药品、保健品推销员,日常工作就是公司提供的电话和客户信息,挨个打电话推销公司产品。

摸清门道后,王帅发现生产销售“保健品”是一条快速发家致富的捷径。2012年3月,王帅参加了郑州的一个“药交会”,积攒到人脉的他开始选择单干。经过一段时间“市场调研”,他将“产品”锁定在降糖、降压药。

王帅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药品配方。经过向“药友圈”的朋友多方打听,王帅得知,降糖降压药的配方种类繁多,效果不一,要想全部配齐,成本较高。

凭借自己多年从事保健品推销的经验,王帅将葛根、天花粉、女贞子、陈皮四种药材混合,再按配比添加格列美脲、罗格列酮、苯乙双瓜、苯黄酸荌录地平、卡托普利、双克等西药,制成胶囊,自创出所谓的降糖降压药。

根据王帅交代,他选择降糖、降压药,是因为这些药的市场销路较好。为了进行推销,他还专门给自己生产的假药起了“百草糖立康”“参芪糖康”“蚁粒乐压”“百草糖康”“本草化糖”“奇方骨康”等多个名称,但实际上每类药物成分都是一模一样。

假药流水化生产快递发货

受利益驱使,生产假药的不止王帅一个。

据王帅交代,在他的牵头下,其生产假药的过程形成了一套标准化的“流程”。通常,王帅分别从犯罪嫌疑人刘鹏辉(另案处理)、吕国华处购进无批准文号的格列美脲等原料西药和中药材,再由犯罪嫌疑人徐占红按照王帅要求的配比,将中药材原料用粉碎机粉碎成颗粒状,将西药药粉与中药颗粒混合搅拌均匀,经过打粉机打成药粉,装进胶囊内。

假药生产好后,在王帅看来决定销路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来了——包装。得知原材料供应商吕国华有一台价值3万多元的自动压板机,王帅找到了吕国华,由吕国华将胶囊放进药板,机器就可以把事先铺好的铝箔纸封塑到药板上去。随后,仿制其他厂家产品包装盒,稍作改动后加上新的产品名,摇身一变,这些假药就成了王帅口中的保健品。

生产存放“保健品”的仓库,是王帅在郑州市铁炉村租住的五间出租屋。仓库的负责人是个重要职务,必须找自己信得过的人。王帅雇佣了自己的舅舅张歌和弟弟马帅令。他们俩每天的任务就是负责接收王帅安排其他人送过来的药板、防潮袋、药品包装盒和说明书,指导工人按照药的种类和数量进行包装,并负责通过快递或者物流匿名发货。

王帅的主要精力投放在销售上。他累计花费了3万余元从网上购买客户信息,并招聘销售员张玲、赵站旗及张红星(另案处理)等人从事“保健品”销售业务。

王帅和销售员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分头联系客户,联系成功之后,由王帅汇总客户地址、产品和数量,再转发给张歌,通知其通过物流快递形式发货。仅仅一年时间,王帅就在郑州买了房,还一次性付款买了一辆宝马车。

经查,2013年9月至2014年12月,王帅等人共计生产、销售假药达500万余元。2016年8月4日,经京口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王帅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以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张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以生产假药罪,判处吕国华有期徒刑二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以销售假药罪,判处张玲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3万元;以销售假药罪,判处赵战旗有期徒刑二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2万元;以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马帅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6万元;以生产假药罪,判处徐红占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网络制售假药何以如此猖獗

药品安全关乎千家万户的身体健康,因此,假药的危害程度尤甚于疾病本身,对患者造成的是二次伤害。

近年来,网络成为新型买药途径,这种便宜、快捷、隐蔽的购药方式,为生产、销售假药行为突破了地域的限制,呈现出全国性、高扩散性。

仅2014年,京口区检察院办理生产、销售假药案就达5件27人,其中,老年离退休人员、喜好美容的女士、特殊病种患者,都是假药制销者瞄准的重点目标。

京口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陈东认为,网络制销假药之所以如此猖獗,首先是涉药知识严重缺乏。我国从事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活动必须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其中向个人消费者提供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必须是依法设立的药品零售连锁企业,但部分消费者尤其是一些老年消费者对此情况并不知晓,容易受药品广告的影响。

其次,高额利益导致假药屡禁不止。药品研发与临床试验需要花费巨额资金,研发成功后,还需要严格按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生产,接受药品监管部门的严格检查。假药生产不需要高额的研发成本与任何审批手续,巨大的商业利益,使得网络制销假药泛滥,再加上华丽的包装、铺天盖地的宣传,假药往往比正规药品更加畅销,短期内可获取实体店销售无法取得的利润。

再次,利用互联网制销假药打击难度大。互联网交易法规的不完善使得打击网络制销假药存在取证难、认定难、网络与物流监管缺失等问题。虚拟交易涉及的网站服务器、销售者、发货仓库可能都不在一个地方,大大增加了打击网上销售假药工作的难度。

对于如何有效遏制网络制销假药的行为,陈东认为,首先应当完善药品广告审核、发布、管理的相关制度。其次应加大对互联网违法发布制销药品信息的监测力度。还应加大规范邮政快递等物流环节的管理力度。

来源:news.xinhuanet.com

上一篇:东帝汶要求重划海洋边界 澳大利亚:海牙仲裁庭无司法权

精彩推荐
刘亦菲杨洋热舞嗨翻天
讨女友欢心男子工资全上交
小三给妻子的信,妻子看哭了
台湾最美双胞胎长大了
男子野外捡到一只呆萌小猫
长期穿人字拖,可引起足部疾病
这样扦插绿萝,搞不好哪天成大
舐犊情深!袋鼠妈妈临死前试图
张大大爆一线女星在校期间被师
一个女生最真实真舒服的生活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