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总统罗塞夫最后一搏:我怕的是民主之死

里约奥运会之后,巴西另一场秋后算账已经开始。当地时间29日,围绕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弹劾案的最终审判进入其自我陈述和接受参议员提问的环节,这位被空前孤立的女总统试图在参议院最后一搏,大声疾呼:“弹劾程序是政变”,“请投下反对弹劾我的一票”,“唯有民选是民主的象征”,“我害怕的是,民主的死亡”。

但判决结果其实早就出现了,西方媒体亦纷纷报道评论,如果不发生极大的意外,罗塞夫总统被弹劾的时刻已经来临。示威者甚至唱起了“再见,吾爱”。

被控违反预算法而遭停职的巴西女总统罗塞夫,29日亲赴参议院听证。尽管所有的预测都不利于她,罗塞夫还是微笑着来到参议院,在门口受到数千支持者的欢迎,他们高喊:“迪尔玛,巴西祖国的女战士”,人群中有人高举着“巴西工人党”的牌子。

人群中一位43岁的女职员萨哈伊娃对法新社(AFP)记者说:“我来这里是为了捍卫我们的权利,捍卫政变份子想从我们手中剥夺的权利。所有这些,全都是闹剧,一场右派的阴谋”。

德国之声报道称,另一侧的反对者中,32岁的金融顾问阿泽维多(Ana Priscila Azevedo)强调,“卢拉和罗塞夫必须进监狱”,他们毁了巴西。同时能够听到扩音器里传出的:“工人党,你们是小偷!罗塞夫,你必须下台。”示威者们已经打起了写有“再见,吾爱”的横幅。

前游击队战士出身罗塞夫今年68岁,在军政权独裁时期曾被关进监狱,陪伴她前来参加听证的左派议员卡斯塔表示,罗塞夫前来这里“与历史会晤,决断、准备战斗”。前总统卢拉,歌唱家兼作曲家布哈克,以及十几位前部长在她的身边陪伴。

罗塞夫29日在参议院为自己辩护

罗塞夫29日在参议院为自己辩护

罗塞夫最后一辩:我怕的是民主之死

在听证会上,罗塞夫首先提醒参议员们,她是5400多万选民投票再次选举出来的。她坚称自己无罪并未操控政府财务,很自豪“因为自己自始至终都忠于对这个国家”。

罗塞夫发表了大约45分钟的演说,称弹劾是不折不扣的政变,保守派政府上台将会大砍社会计划支出,摧毁已颇有成效的扶贫政策,“巴西未来岌岌可危”。她呼吁参议员投票反对弹劾她,“投票否决弹劾,投票力挺民主,不要接受政变。”

年轻时期的罗塞夫

年轻时期的罗塞夫

罗塞夫指责一些“敌人们”公然蔑视2014年投票选举她当总统的5400万巴西公民,她一字一句呐喊:“投票反对弹劾,投票为了民主”。“谁在面临挑战,是整个巴西的前途”。

罗塞夫的声音两次被激动的情绪打断,她提醒参议员她与独裁政权作斗争的历史:“那时我害怕死亡,害怕酷刑在我身体和灵魂留下后遗症。然而我没有让步。我经受住了考验”。她停了一下说:“今天,我害怕的是民主的死亡” 。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罗塞夫演说之后,开始回答参议员的质询。这个场景特别微妙,在参议院,超过半数以上的议员或者涉贪或者正在被司法调查。

支持弹劾总统的议员指责罗塞夫淡化了拉美第一大经济体的危机规模,开空头支票。女参议员特百特谴责说:“你花光了国家所有的钱,国库空空,你要求国家银行继续支出,你推销的巴西是一个不现实的巴西,虚假的数字导致巴西人信心丧失,我们正面临这个国家历史上最严重的金融危机”。

BBC制图,罗塞夫走上被弹劾之路,在国会的支持者越来越少,至今三分之二多人认为她有罪

罗塞夫再次当选总统之后,被三场剧烈的风暴逼上绝境:经济上空前衰退,政治上危机严重,巴西石油公司贪污丑闻爆发,大部分政治精英遭到污染。

巴西反对党早在去年9月就要求弹劾罗塞夫,指控她违反预算法,以及在2014年寻求连任的大选中操纵政府财政,为自己助选。巴西众议院去年底正式展开弹劾程序,今年4月启动弹劾程序,五月参院通过罗塞夫弹劾审判案,罗塞夫随即停职,职务由副总统特梅尔代理。现年75岁的特梅尔,他隶属中间偏右的“巴西民主运动党”。特梅尔的发言人称,弹劾案他们预计至少可拿下60票,从而确认特梅尔的总统地位。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特梅尔一直在努力争取公众的支持,现在他又试图将里约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作为自己可以利用的政治资本。他表示,要维护“体育部的这个伟大项目,将巴西变为奥林匹克强国”。

参议院将就是否弹劾罗赛夫进行投票,整个过程预计进行到30日或31日。根据规定,罢黜罗赛夫,需要参议院2/3多数,即81位参议员需有54人支持,弹劾案便告成立。

来源:news.qq.com

标签:巴西 陈奕

猜你喜欢

太浪费!亚马逊快递过度包装被
市民在野塘里钓到兽面观赏鱼
学会这3招!你包的饺子绝不会
派对造型 Do's & Don'ts
法国佳丽当选2016“环球小姐”
太经典的语句!我看了很多遍
十朵花,十段凄美的传说
美国“第一夫人”如何交接
明年坐飞机需知这些新规
用棉签掏耳朵?这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