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火车“洗肺师”一天清理30台火车头

火车头冷却单节被称为火车的“肺”,清洗肺部使其降温是确保火车正常运行的重要工作之一。90后小伙儿刘政是北京机务段北京整备车间保养组的一名“洗肺师”,无论室外气温如何,火车头狭小的冷却夹角内部,温度总是犹如盛夏的当午时分,而刘政和他的同事每人每天要在高温环境中吹扫机车30台,别说一天,洗完一台机车,洁白的口罩就会被尘土糊成黑色。

90后小伙工作40分钟口罩就变黑冷却夹角内高温似桑拿

90后小伙工作40分钟口罩就变黑冷却夹角内高温似桑拿

火车头冷却单节被称为火车的“肺”,清洗肺部使其降温是确保火车正常运行的重要工作之一。90后小伙儿刘政是北京机务段北京整备车间保养组的一名“洗肺师”,无论室外气温如何,火车头狭小的冷却夹角内部,温度总是犹如盛夏的当午时分,而刘政和他的同事每人每天要在高温环境中吹扫机车30台,别说一天,洗完一台机车,洁白的口罩就会被尘土糊成黑色。

60摄氏度 冷却夹角内“蒸桑拿”

学生开学在即,接近尾声的暑运迎来返京客流高峰,而刘政和他的同事们也变得更加忙碌。近日,北京晨报记者来到北京机务段进行探访,只见刘政身着秋款工作服、工作帽、护目镜、防尘面罩,从上到下包裹得严严实实,尽管秋风已送爽,但光配齐这身行头,刘政的额头就已冒汗。

刘政告诉记者,刚开回来的机车,冷却夹角内部的温度差不多能达到60多摄氏度,油水管路更是烫得不能碰,“即便是在三伏天,我们也得穿着这身衣服。”

接好风源、确认机车防护到位,刘政开始给机车“清肺”。记者看到,刘政的工作空间十分狭窄,里面还布满了各种油水管路,身高超过1.8米的他需要各种俯身、蜷缩跃过密密麻麻的管路,最终钻入冷却夹角内部。

夹角内部空间呈倒梯形,最窄的地方仅有60厘米宽,高度不到1.4米,刘政半蹲在盖板上,一手持风压在5兆帕左右压力的风管、一手摸索着,俯身、半蹲着开始给机车“洗肺”。在风管巨大的风力作用下,尘土涌出机械间。

40分钟 清一台车口罩已变黑

约40分钟后,刘政完成了一台机车的洗肺工作,透光法检测合格、风速测量达标。北京晨报记者留意到,此时,刘政佩戴的洁白的口罩已变得黑糊糊的,护目镜上汗水蒸腾的水雾与尘土混合在一起流下几缕泥水。摘下防护用具,刘政只有眼睛和口罩覆盖的地方还显露着肤色。

记者了解到,机车冷却单节是确保柴油机自由呼吸的重要部件,就像是人的“肺”。柴油机的油水管路全靠冷却单节冷却降温,如果柴油机的“肺”清洁不良,柴油机也会像人一样发起“高烧”来,轻则动力下降,重则烧损机件。因此,“洗肺”工作一年四季都得做。

30台机车 每天“洗肺”需一次达标

暑运期间,刘政和同事们每人每天至少要为30台机车“洗肺”。而且,暑运期间,机车经常处于“零预备”状态,如果刘政和同事吹扫一遍不达标就放弃,那么,这台车就必须入库进行深度整治,不仅带来库内检修台位紧张,更会给检修车间造成大量临修机车。无形间增加了整体的工作量,影响工作效率。“所以,我们必须争取一遍达标。”刘政说。

北京晨报记者 曹晶瑞/文

王巍/摄

来源:news.sznews.com

上一篇:男子术后病情反加重成阳痿 院方欲一万元私了

精彩推荐
衣范追踪 穿T恤如何显个高
6月找凉快!绵阳周边这些溶洞景
到西递石林感受花海浪漫
《向往的生活》对于赵丽颖的到
慢行墨西哥,充满人文气息的五
疯狂的滴血鉴定胎儿性别
自驾丝绸之路 我在青海湖等你
美食加美色 扛把子周冬雨新作
黄河沿线九大著名景观
琼中"富美乡村"模式探路全域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