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费百万成立组织 誓言3年内消除“挟尸要价”

曹春雨与救援队

曹春雨与救援队

■专访人物

曹春雨,1965年生,安徽阜阳人,阜阳蓝天救援队队长,网名“蓝天老仔”。2010年,创立安徽首支民间紧急救援队,近七年来,带领志愿者免费打捞尸体近千具。

■专访背景

8月中旬,华商报率先报道佳县一农妇因暴雨不幸被冲入黄河,200公里外的山西永和县村民打捞到了她的尸体,索要10万元的消息。看到相关报道后,安徽阜阳蓝天救援队队长曹春雨(网名“蓝天老仔”)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写道:安徽“蓝天老仔”及全国公益打捞人士对“挟尸要价”说不。昨晚,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时,曹春雨重复了救援队今年年初设立的目标:三年内在全国消除挟尸要价现象。

“挟尸要价”让他气愤 成立免费打捞组织

华商报:国内两次“挟尸要价”(2009年10月湖北荆州、2016年陕西佳县)报道,都是华商报首发,你是不是从华商报关注了相关信息?

曹春雨:这个倒没留意,网上的报道很多,但我知道刚刚发生的“挟尸要价”发生在山陕交界地带。

华商报:你成立免费的捞尸救援组织,目的是什么?

曹春雨: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想法,也不是你所想的那么伟大,只是想做一点好事,给溺水者家属一点温暖和帮助。2009年“挟尸要价”事件对我震撼很大。我想,亲人溺水后,家属是多么的无助和无奈,不帮他也就罢了,反而趁火打劫,挟尸要价,太不道义、太没人性了。这件事促使我产生成立免费打捞组织的念头。

华商报:组织最初有几人?

曹春雨:最初算不上组织,只能称有几个干活的人。包括我、妻子、两个儿子和其他几位亲戚组成,共7人。经过几年发展,现在队伍有上百人。

华商报:救援队成立近七年来,有哪些感人的故事?经历过哪些危险?

曹春雨:没有感人的故事,除了眼泪就是眼泪。事故现场那种撕心裂肺、那种惨痛、那种痛失亲人的场面,让你除了掉泪,没有别的感受。

要说感动,救援过程中,群众对我们的理解与支持体现在点点滴滴之上,让每一位救援队员铭记在心——救援队员泡方便面的时候,群众给我们倒开水;救援车加油的时候,群众让我们先加;从陆地上往水里推船的时候,群众帮我们推;救援队员遇到紧急任务打的时,的哥的姐不收我们的钱……这些帮助与支持,也都更加激发和坚定了我们免费救援的信心和决心。

每一场救援都暗藏危险,死神随时可能与你擦肩而过。深水下什么也看不见,全靠摸,稍有差池,救援队员可能就难以返回水面。所有救援队员都遇过这样的事情,危险让我们更加重视技术的改造,注重自身体能的提升。

首次打捞并不顺利 穿装备时碰掉一颗门牙

华商报:网名为什么叫“蓝天老仔”?

曹春雨:,我的孙子叫仔仔,我自然是“老仔”了。

华商报:第一次救援顺利吗?

曹春雨:并不顺利。首次下水捞人时,我不太会用潜水装备,学着电视上的样子戴上头套,却发现喘不过气来,硬扯下来,结果碰掉了一颗门牙,到现在都没有补,所以大家又叫我“豁牙队长”。

此外,由于缺乏经验,装备也不行,第一次打捞花了一天的时间也没有找到遇难者遗体。看着家属悲痛的神情,我很不是滋味。当晚,就琢磨问题出在哪里,最终确定是装备问题。第二天我带着连夜加工的装备,经过两遍搜索就发现了遇难者。此后,我通过各种机会进行学习,消防队、潜水员都是学习的对象。不仅如此,还自费去日本学习专业技能,救援队的技术、装备越来越过硬,以后的打捞基本没有失手过。

华商报:救援过程中,有没有和家属发生不快甚至纠纷,以至惹上官司?

曹春雨:从来没有。因为是免费,家属对我们的工作都很支持。好多次,救援队员打捞上遇难者尸体后,家属都跪地磕头以示感谢。有的怎么拦都拦不住。

7年投入100多万 为保队伍纯洁拒收捐赠

华商报:救援队成立近七年来,你总共投入了多少?这些投入一直是你先前积攒的财富(曹春雨年轻时当过建筑小工,卖过龙虾,修过摩托车……后来在阜阳当地开了家电瓶车厂,积累了一定财富)吗?有没有接受社会捐助?

曹春雨:具体没统计过,大概有100多万吧。截至目前,救援队共完成大小任务近2000起,打捞遇难者尸体近1000具。每起救援,花费少则几百,多则上千。吃饭要花钱,加油要花钱,装备有损耗,这些都需要钱。

华商报:“全国蓝天”救援志愿组织有四句话:少说多做,默默奉献,完善自己,善待他人。“阜阳蓝天”在这之前又加了两句“远离名利,拒绝捐款”。成立近七年来,“阜阳蓝天”没有接受过社会和政府一分钱捐赠,为什么?救援队的资金从何而来?

曹春雨:公益组织一旦接受社会捐助,和利益挂钩,就没有战斗力,就很难走长远,不接受捐赠,是为了保证队伍的“干净、纯洁”。“阜阳蓝天”的宗旨是干干净净,坦坦荡荡,清清白白做公益,远离名利和捐款。我们平时对费用控制得比较紧,吃饭差一点,装备自己做一部分,节约了不少钱。剩下一部分费用由我自己出。

华商报:“阜阳蓝天”救援组织真的任何费用也不收吗?有没有家属过意不去,执意要送东西或付费?如何在物质上保证救援组织今后的正常运行?

曹春雨:的确不收任何费用,你可以在阜阳方圆150公里范围内随时查证。我们有自己的原则,不吸当事人一根烟,不吃当事人一顿饭,不喝当事人一瓶水,不拿当事人一分钱。正是严格落实免费原则,2012年,我们实现了在阜阳消除挟尸要价现象的愿望。

华商报:有的地方为了避晦气,民间打捞者会象征性收取红布之类的东西,阜阳救援队有没有这样的讲究?

曹春雨:从来没有这样的讲究。遇难者也有尊严,救人有什么可避晦气的呢?不久前,我儿子打捞起一具遇难者遗体,当时没有工具,他直接将遗体抱起来放在地上,没有什么。我个人认为收红布之类的所谓避晦气,是想占小便宜的人给自己找的理由和借口。

曾遭到潜水行业部分人员人身攻击和威胁

华商报:有人称你是中国免费捞尸界的脊梁,你怎么看这个评价?

曹春雨:太大了,我只是做了一点小事而已。在近几年的救援过程中,我们确实积累了一些经验,创新了一些装备,但仅此而已。

华商报: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曹春雨:我没有座右铭,但我给自己写下了投身公益的誓言:“人生为棋,我愿为卒,虽人老眼花,但谁曾见我在灾难前后退一步”!

华商报:阜阳免费救援组织成立前,有些人曾借捞尸谋利,救援组织的成立无疑影响了他们的财路,有没有遭到恐吓、报复?

曹春雨:救援有投入,合理收费是可以理解的。比如打捞一具尸体收几千块钱,无可厚非。但不能漫天要价,动辄几万甚至数十万,这种行为应该受到社会的谴责。前几天我在网上提出三年在中国消除挟尸要价现象后,遭到国内潜水行业部分人员的人身攻击和威胁,但这不会影响我免费打捞的决心。

华商报:三年消除挟尸要价是什么意思?全国建联盟,还是什么打算?有人对此提出怀疑,认为你过于乐观,你怎么看?

曹春雨:为了结束挟尸要价这个为社会诟病的不正常现象,我想把救援的经验、理念、装备、技术无偿提供给全国的公益组织、消防组织,在全国范围内消除挟尸要价现象。2017年开始,我将开始全国之行,开启送理念、送经验、送技术、送装备之旅,我对三年这个时限有信心。

华商报:平时和陕西的救援组织有联系吗?什么时候来陕西宣讲、送经验、送设备?

曹春雨:一直和陕西的救援组织有来往。前年、去年曾赴陕西交流学习。前不久和汉中有关方面有接洽,近期准备将我们发明的“老仔钩”送给汉中消防支队,希望对汉中的救援工作有所帮助。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来源:news.qq.com

上一篇:西媒:意大利地震震倒豆腐渣建筑 黑手党疑牵涉其中

何洁这段婚姻有多心酸
《择天记》秋山君到底有没有魔
如何委婉的拒绝朋友借钱
明星开始用这4件来代替牛仔裤
从果园飘香到麦浪滚滚
周立波吸毒在美国被抓搜出枪支
斯里兰卡洪水和山体滑坡已致2
比空调更适合暑假的是夏天的喀
街拍女王杨幂热门单品盘点
这个隐世村落竟然是一妻侍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