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食脑”寄生虫或可治疗癌症

一项最新的研究结果表明,一种参与脑癌发病的“食脑”寄生虫(a brain-eating parasite)或许可以被重编程来治疗卵巢癌。

恶性“食脑”寄生虫或可治疗癌症(供图/华盖)

恶性“食脑”寄生虫或可治疗癌症(供图/华盖)

我们都知道,从20世纪初开始有些感染性疾病就成为引发特殊癌症的主要风险因素,但让研究者更为担忧的是,全世界大约六分之一的癌症都可归因于感染性制剂,全球有超过200万的癌症病例都和特定致癌病毒、细菌或寄生虫感染有关,其中三分之二的病例都集中在发展中国家。

尽管在18世纪以前研究者们都阐明了寄生虫和癌症之间的密切关联,但如今科学家们越来越多地发现特定的寄生虫感染和特殊类型癌症发病风险增加直接相关,比如来源于鱼机体中的寄生虫泰国肝吸虫和华支睾吸虫和个体胆管癌发生风险增加有关,胆管连接着肝脏和肠道;同时被埃及血吸虫感染也会引发膀胱癌,2012年仅在全球范围内,这三种寄生虫感染就已经引发了8300例癌症。

机体感染往往会通过直接控制相关基因的表达来诱发癌症,而这些特殊基因往往控制着受感染的宿主细胞的生长,其会诱发细胞疯狂生长;同时感染还会通过长期的机体炎性表现,引发受影响细胞及附近免疫细胞的改变来引发癌症,当然其还会通过抑制患者机体的免疫系统来促进癌症发生;但研究者知道,机体自身的免疫防御机制往往会被用来抵御肿瘤细胞,而且一项最新的研究结果表明,一种参与脑癌发病的“食脑”寄生虫(a brain-eating parasite)或许可以被重编程来治疗卵巢癌。

进行这项最新研究的科学家就开始着手利用机体对鼠弓形虫(Toxoplasma gondii)的免疫反应来开发治疗卵巢癌的新型疗法了,鼠弓形虫是一种在猫的粪便中发现的寄生虫。研究者发现,鼠弓形虫分泌的特殊蛋白能够促进机体免疫系统攻击小鼠机体中已经建立的卵巢肿瘤,因此鼠弓形虫分泌的特殊蛋白以及相关的机体防御机制或许对于机体产生潜在的抗肿瘤反应非常重要,随后研究者将鼠弓形虫中分泌特殊蛋白的基因进行剔除后来调节在寄生虫感染期间机体的细胞功能和免疫反应,同时他们还利用遗传修饰后的寄生虫来对恶性卵巢癌小鼠进行免疫。

研究结果指出,相比未进行免疫的小鼠而言,在寄生虫侵入到小鼠细胞之前或之后,随着特殊蛋白的分泌,被激活的寄生虫的入侵都会促进机体产生一种潜在的抗肿瘤反应并且可以使得小鼠的生存期增加至40天;而小鼠在患癌状态下可以存活较长时间被认为是疾病得到改善的一种标志,研究者应当对此结果进行仔细分析,因为被免疫的小鼠并不能完全去除癌症,而且研究者也并不清楚这种疗法是否在人类机体中也能够影响癌症的进展。

可怕的“臭虫”

在寄生虫学研究领域内,并没有哪一种寄生虫像鼠弓形虫一样备受欢迎,鼠弓形虫是一种单细胞寄生虫,其影响着全球大约三分之一人口的健康,这种寄生虫能够入侵并且损伤大脑组织,而且还能够改变受影响个体机体的行为。

在寨卡病毒成为影响孕妇健康的头号威胁之前,鼠弓形虫的感染对于孕妇而言非常可怕,不光如此,其还对免疫系统严重缺陷的个体非常有害,比如HIV/AIDS患者或癌症患者;这种寄生虫能够随着母体遗传给胎儿,从而使得胎儿患严重神经性和视觉障碍疾病的风险增加;而如今利用曾经让人闻而生畏的寄生虫感染来治疗机体严重疾病的想法让研究者们感觉非常有意思。

利用寄生虫感染诱发的机体防御来抵御疾病的想法并不是新颖的思路,一些寄生虫能够减少机体对1型糖尿病、其它自身免疫和炎性疾病的易感性,同时还能够促进伤口的愈合;然而深入探究和鼠弓形虫相关的机体免疫反应或可帮助机体免疫系统有效识别并且攻击卵巢癌,而卵巢癌是一种非常难以治疗的顽疾。

研究小组此前研究发现,利用活性减弱的鼠弓形虫就能够刺激机体产生长效的免疫力,从而保护机体抵御弥散性胰腺癌的复发,但后期仍需要更为深入的研究来确定是否相似的机制及效果能否在人类机体中出现。随着研究人员对寄生虫、免疫细胞及肿瘤之间动态交联的深入研究,鼠弓形虫或其分泌的特殊蛋白或许终有一天会被研究者们开发成为治疗乳腺癌和其它癌症的新型疗法。

来源:fashion.ifeng.com

猜你喜欢

中山美女跳桥寻死,没成想
下班就离线?老板想和你谈谈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为什么说穷游过西藏的女生
最后一次!奥巴马在白宫特赦两
百慕大魔鬼三角可能是通往平行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2017年新规,这5种驾照一年一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俄罗斯的冬天到底有多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