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试行提供全民基本收入 每人每月将发4200元

政府提供全民基本收入(Basic income)的构想自诞生之日起就争议不断,今年6月,瑞士全面公投否决了这一提议,不过现在,第一个进行这项测试的欧洲国家出现了,芬兰政府25日表示,该国明年起将进行“全民基本收入计划”试验,向每位公民发放560欧元(约合人民币4200元)月工资。

根据计划,该试验由芬兰社会保险局开展,将随机挑选2000名工作年龄的芬兰公民发放560欧元的月基本收入。样本将从目前失业援助的收益者中挑选,为了为了防止选择性偏差,被选中者将被强制参与这一计划。同时,芬兰政府还将建立未获得基本收入的对照组进行比较。

考虑到试验主要是为了测试对就业的影响,学生和老年人将被排除在实验组和对照组之外。

芬兰政府称,这次试验也是为了践行15月前当选的总理西皮莱(Juha Sipila)的竞选承诺,商人出生的西皮莱想看看这项措施是否能够“减少官僚主义”及“促进就业简化福利系统”。

《环球时报》援引瑞士《巴塞尔日报》26日称,试验计划将于9月9日前公开咨询后正式确定。瑞士《商报》称,此前芬兰政府曾透露,随着计划推行,该国公民每月全民基本收入金额可能将提高到每月800欧元。

提供基本收入并非天上掉馅饼

基本收入是指从政府的收入中拿取部份配额作为全民的基本收入,该收入不需要任何条件与资格,只要是属于本国国民者,每个人都可以拿到一笔基本收入。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提供基本收入的想法虽然在政治实践中并不多,但早有大量的理论支持,从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到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这个想法获得了惊人广泛的支持。

英国智库——英国皇家艺术学会(Royal Society of Arts)就曾发表了一份报告,热情洋溢地支持了这个想法。荷兰记者吕特赫斯·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也同样热衷于这个想法——他在论述有力的近作《现实主义者的乌托邦》(Utopia for Realists)中,对这个想法进行了概述。

支持者认为,如果国家为每个人提供基本收入,无论他们是做什么的,或者需要什么,将构筑起终极的社会安全网。

虽然有些人质疑提供全民基本收入会大量养懒人,而事实上,发放全民基本收入并非是一项增加福利的做法,甚至相反,这一想法的初衷是削减政府福利支出。

例如,芬兰的福利制度非常复杂,比如失业救济金就有很复杂的计算公式,与失业者此前的收入等挂钩。而芬兰人实施全民基本收入后,现有的失业金、住房补贴等社会福利补助金将取消。

因此支持者称这一改革不仅不会养懒人,还会促使一些人进入劳动市场,因为全民基本收入的数额会低于很多人领到的失业救济金等社保。

德国N24电视台称,2014年,芬兰的社会福利支出达660亿欧元。而如果改成为每个芬兰人发放800欧元基本收入,财政预算仅需480亿欧元。很明显全民基本收入计划可节省政府开支。

因此有人调侃,只有那些愿意穷人损失一大笔钱的人和算术不好的才会支持这种计划。

或成福利改革方向

不管怎么说,芬兰已在福利改革中走在了欧洲的前列,今年6月5日,瑞士在公投中否决向每个公民发放全民基本收入的提案,该提案旨在向每个成年公民每月发放2500瑞郎(约合1.65万元人民币)基本保障工资,未成年公民625瑞郎(约合4205元人民币)。

目前芬兰已迈出全民基本收入的第一步,成为欧洲福利改革的先锋。此前,荷兰在乌特勒支市开展了基本收入试点项目,瑞典也正讨论相关计划。全民基本收入未来或将成为欧洲福利政策的新样本。

虽然瑞士人认为这项改革将使得瑞士人变懒,国家丧失活力,芬兰民众对全民基本收入计划的看法显然正面的多。民调显示,69%的芬兰人赞同这一计划,不过很多人认为基础收入额度提供的收入有点少,每月1000欧元更为合适。另外目前瑞典和荷兰都在讨论类似计划。

而欧洲以外的地区的政策实验已经展开,今年上半年,慈善机构GiveDirectly宣布在肯尼亚将实行一项随机试验的计划。在该实验中,6000名肯尼亚人将在逾10年的时间里始终获得基本收入。

来源:news.qq.com

标签:芬兰

猜你喜欢

心脏不好的6个“非主流”信号
有趣!西雅图五只浣熊准点登门
放138天的猕猴桃咋还硬?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反季节蔬菜到底能不能吃
月球发现储量巨大的未来能源
美国纽约一名双性人获发全美首
吃了用醋泡过的这3样东西
香港男婴元旦0时0分出生
全世界唯一一只棕色大熊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