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时代“建档难”“黄牛号”炒到15000元

近日,几张北京一医院产科大厅内,家属连续三天三夜摆小板凳、支行军床排队建档的照片在网上热传。受“全面二孩”政策等影响,北京迎来“生育小高潮”,大医院产科建档难上加难,一些“号贩子”趁机高价代办建档,而基层医院产床则空置率高。

“建档难”的原因究竟是什么?该如何破解?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展开采访调查。

提前三天排队、天价“黄牛号”、托人找关系建档何其难

所谓“建档”,是医院接收孕妇的标志,建上档意味着平时产检和生育床位得到保证。

22日上午,记者来到北京积水潭医院回龙观分院,妇产科孕妇预建档窗口前仍可见“小板凳排号”的长队。

家住附近小区的刘先生替怀孕5周的妻子前来建档。“上周五下午就开始排队了,晚上九点保安会来确定排队名单,然后就是连续四晚住在医院大厅。周二早上7点,窗口开始放号建档,30或40个号不等。”

刘先生说:“由于回龙观地区三甲医院就这一家,为了方便产检,家住附近的孕妇大多选择来此建档。”刘先生加入了附近小区居民自发组织的排队微信群,每天都有人在现场值班,防止排队的小板凳“被踢走”。

二孩时代“建档难”“黄牛号”炒到15000元

二孩时代“建档难”“黄牛号”炒到15000元

据了解,北京积水潭医院回龙观分院25日贴出通告,从9月1日起将启用新的预约建档流程,取消排队建档。

记者采访发现,截至8月20日,包括北医三院、协和医院、安贞医院等多家北京三甲医院,预产期为明年4月的建档均已挂满。

而记者24日上午在北医三院采访时,在门诊大厅遇到一位自称姓刘的“号贩子”,承诺可以帮忙“搞定”预产期明年4月的建档挂号,收费为15000元,“具体操作你就别管了,一定没问题。”“号贩子”还“建议”记者,北医三院的号贵,去其他同类大医院六七千就可以。

来做产检的余女士坦言,自己当初建上档是找熟人托了关系。“北医三院建档要求挂两次专家号,特需也可以,人多号少很难挂上。资源紧张,听说病房最多的摆十几张床。但我属于高龄产妇生育二胎,北医三院看高危产科比较好,所以还是颇费周折地选择了这里。”

建档难,究竟“难”在哪里?

“以后生孩子是不是也得摇号了”“历经了异常艰难的挂号过程,终于建上档了”……记者随机进入几个建档交流论坛,在各种各样的经验分享、攻略指南中,不时可见准妈妈们对“建档难”的担忧。

根据北京市公安部门登记数据,截至7月末,北京户籍出生人口达到10.9万,同比增加4.1万。按照北京卫生部门预计,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将达30万左右,比常年多出生约6万,而新出生人口中30%左右为二孩。

北京市卫计委负责人介绍,2015年下半年,北京孕妇建档数比上年同期增加40%以上,而今年2月起,连续6个月月建档数超过3万。

出现“生育小高峰”的同时,是否存在医疗资源供给不足的问题呢?

根据北京市卫计委2016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北京已审批产科床位近5000张。从2015年的床位使用情况看,三级公立医院床位使用率为108%,持续超负荷运转。然而,二级公立医院产床多有空置,营利性医院产床使用率不足50%,基层医院产床利用率仅约为14%。

“如果北京地区所有产床全部利用起来的话,按照目前产妇住院4至6天的平均水平,全年可保障30万新生儿的分娩需求。”北京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说,建档难、产科一床难求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三甲医院。

一方面,追求最好的医疗质量、追求三甲医院,是人们长期以来存有的心态。另一方面,“二孩政策”也在一定层面上,加剧了这一趋势。

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数据显示,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后,目前1.4亿已生育一孩的已婚育龄妇女中,新增可生育二孩目标人群约9000万,其中40至49岁人群占50%。而年龄超过35岁的高龄产妇,怀孕同时出现妊娠糖尿病、早产、宫内死亡、生育缺陷等风险的几率较高,医护以及生产的复杂性也相应提高,进一步加大了对大医院、高水平妇产科的需求。

此外,在普遍“人多号少”的情况下,不同医院建档要求不一,也在某种程度上加大“建档难”。

记者采访了解到,建档手续大致可分为三类:确认怀孕即可预约建档;孕满6周后,到基层卫生服务机构拿到母子健康档案才能建档;除了要拿到母子健康档案,还需B超拍到胎心胎芽。医院发放建档名额,也分为月算和旬算。

不少孕妇反映,孕满6周后拿到母子健康档案时,一些医院的号就满了。“协和医院周一、周三放号,且一周仅5个普通号,下周开始放明年5月预产期的号,那时候我还拿不到母子健康档案,不知道能不能排上。”一位姓程的准妈妈告诉记者。而如果夫妇双方非本市户籍,则领取母子健康档案还需额外流程。

此外,一些孕妇认为什么时候有胎心胎芽,往往“看运气”。另外,在月算的医院,如果预产期在月底,床位竞争者会增加,建档难度相应提高。

打破医疗资源利用结构性失衡,“二孩”还需配套政策护航

业内专家表示,“全面二孩”放开后,产科服务需求明显增加。相较于根据前期预测增加总体产床数量,解决“建档难”的关键,更在于合理配置资源,调节产房在城市不同地域、不同级别医院分布结构,与老百姓对优质资源需求之间的矛盾。

北京市卫计委今年2月表示,将制定量化分级预警指标,建立各区建册社区、一二级助产机构、三级助产机构和区级危重孕产妇抢救指定医院网格化对接关系,明确三级助产机构接诊标准,严格执行孕妇分级建档。同时,还将制定产科人员补贴政策,提高薪酬待遇,进一步提高基层医院的服务水平。

据了解,四川省今年5月建立了产儿科分级诊疗制度,将孕产妇妊娠风险分为正常、低风险、中等风险、高风险和患有严重传染性疾病5级,分别用绿色、蓝色、橙色、红色、黄色标识,对不同风险等级的孕产妇实行分类管理。

浙江省计划在未来三年内,每年投入3000万元,用于妇幼健康服务体系建设,包括扩展生育门诊。

记者在协和医院了解到,院方建议没有合并症和并发症的孕妇前往专科或者二级助产机构建档,例如相距不远的北京东城区第一妇幼保健医院、北京第六医院、北京隆福医院。

“如果孕产妇在二级、一级医院遇到紧急情况,可以迅速转诊到三级医院,三级医院是无条件接受的。”一位妇产科医生告诉记者。

此外,专家建议,应进一步建立精细化的产科门诊管理体系,以更为公开透明的方式建档,对“号贩子”等非法倒卖医疗资源的行为,加大督查打击力度。

标签:二孩

上一篇:微商两千元减肥产品成本仅几元 功效全凭一张嘴

精彩推荐
男子作死拿20支烟绑在吹风机整
时尚芭莎慈善之夜最全名单
地球最强大象人,高2米1
为什么孩子晚上总是翻来翻去趴
养生警惕:盘点8种致命隔夜食
8月马上要播出的电视剧
女人买衣服时的幻想VS现实
监控拍下让人好气又好笑的画面
普通父母和聪明父母的11个区别
厉害了word猫!朋友圈里有人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