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退票网上搜索信息 为脑瘫儿治病6万被骗走

退火车票却遭遇电信诈骗,脑瘫患儿家庭重燃的希望又沦为绝望 郑大三附院方面也在积极协助唐爱莲为儿子申请河南省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基金,该救助基金训练费每人补助标准为1.2万元。

抱着一直昏睡的儿子,无论多困难,唐爱莲也不愿放弃。

抱着一直昏睡的儿子,无论多困难,唐爱莲也不愿放弃。

退火车票却遭遇电信诈骗,脑瘫患儿家庭重燃的希望又沦为绝望

记者李一川文平伟吴国强摄影

核心提示丨抱着怀中小头畸形、一直昏睡的儿子,29岁的唐爱莲没有去诅咒电话那头的骗子,而是用平静的语气讲述了整个被骗经过。而她一旁的婆婆,早已泪眼滂沱,泣不成声。

8月23日中午,因要将网上预订的火车票退掉,唐爱莲遭遇电信诈骗,银行卡上的6万元被骗走。而这些钱,是她给重症脑瘫儿子看病的救命钱。这些钱,一半是她通过“轻松筹”募集来的,而另一半则是东挪西借以及同村父老乡亲三块五块拼凑而来的……现在,唐爱莲重燃的一点希望直接变成绝望。

守护

刚从产房出来,她就收到儿子的病危通知书

昨日上午10时许,记者在郑大三附院脑瘫康复中心楼下见到了怀抱孩子的唐爱莲。此时,她在楼上刚结束为儿子所做的中药塌渍治疗。她怀中的儿子臭臭略显异常,其头顶小而尖,似乎一直在睡觉,连偶尔的哭闹也没有,任由口水流淌。

“现在臭臭左眼完全失明,右眼也只能睁开一条线,看到附近三五米的距离。他虽然一岁了,智力却跟两三个月的孩子差不多,不会坐也不会翻身。”唐爱莲边为儿子擦口水边说道。

唐爱莲说,他们是周口市沈丘县石槽乡唐庄村人。去年7月18日,她在沈丘县一家医院产下臭臭。“我从手术室被推出来,就得知刚出生的儿子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医生说他明显小头畸形,让我们放弃……”46天后,唐爱莲和丈夫王乙龙带儿子到省城大医院复查,医生同样建议他们放弃。

“医生说孩子重度脑瘫,没有治愈的希望,但我们还是选择硬扛,盼望着奇迹出现。”孩子的奶奶付留勤说。

唐爱莲说,她最怕每天醒来,因为一睁开眼就回到现实的折磨中。但她和家人还是尽可能创造条件让孩子康复。

“世界上那么多相遇,唯独你这一个,让我想拼命守护。宝贝,妈妈愿失却所有换你一世健康!愿你,健康快乐!”这是今年2月份,唐爱莲所发的一条微信。

事件

6万救命钱,几乎全被骗走

孩子的病,让原本充满欢乐的小家笼罩于黑暗。唐爱莲体重骤降40斤,而她48岁的婆婆也头发全白,整日以泪洗面。

虽然日子充满煎熬,但唐爱莲一家还是慢慢撑着度日,“前段时间,邻村一老乡说他们的孩子也是脑瘫,一岁半通过康复治疗后目前已经能生活自理,这重燃了我们对孩子的希望。我们没有地,家里全靠丈夫和公公在郑州工地打工挣钱。”唐爱莲一面找亲朋好友借款,一面在网上发起了轻松筹。“借款、同村村民的捐助,加上轻松筹上募集到的3.04万元,我们总共为儿子筹到6.1万多元的治疗费。”

8月18日,唐爱莲和丈夫、婆婆带臭臭奔赴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找专家诊治。专家给出治疗建议后,他们选择先回郑州,并准备8月25日再找其他专家看看。“当时,我在‘同程旅游’上订了郑州到上海的往返火车票。而8月23日,当我们得知郑大三附院有知名专家会诊后,我们决定将车票退掉。没想到,在退票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唐爱莲回忆说。

唐爱莲说,当时去程火车票很容易退掉了,而返程的火车票却退不掉,“为退票,我在百度上输入‘同程旅游退票客服电话’几个字搜索,当时排在第三位的是固话010-5670××××,我就打了过去。刚开始,电话里有‘同程旅游客服为您服务’的提示音,随后一位自称工号0035的男子说可为我退票,并让提供退款的银行卡”。

随后,按照电话提示,唐爱莲到一工行ATM机上进行了操作,“当时对方要我说出卡内余额,以核对退票款项是否到账。随后,又要我输入所谓的‘KEY’码,一系列实际上就是转账过程。先后三笔,对方骗我转走银行卡上近6万元。因为一直在和骗子通话,我也未注意到银行所发的扣款短信提醒”。

直到看到扣款短信,唐爱莲才意识到被骗了,赶紧报了警。接警后,郑州市公安局大学路分局的民警赶到现场调查此事。到银行查询时,钱已被转走。

援助

被骗后他们近乎绝望,工地老板与院方伸援手

8月23日,当得知为救儿子所筹的钱被骗走后,正在工地打工的王乙龙差点昏倒,“这些钱是我儿子康复的唯一希望”。

得知王乙龙的情况,工地老板决定预支给他工资两万元让他先给儿子治病。王乙龙赶医院后,看着憔悴的妻子,他没有责备,而是共同保守秘密,只是向母亲说”钱被骗走了一万”。

在医院博爱楼的穴位封针室,一直坚强不愿落泪的唐爱莲说:“希望记者能进去帮我按着孩子,我害怕看到把针管扎进孩子头里。”

据了解,在穴位封针治疗脑瘫的过程中,需要三四个大人将患儿的头及四肢牢牢固定,一点不能动。而此时,医生将拿针状注射器对患儿头、背及四肢进行注射治疗,而每针拔出后还需两人快速擦拭封针。

臭臭的主治大夫杨磊告诉记者说,臭臭目前被诊断为重度脑损伤,小头畸形,其智力、运动水平低下,仅相当于2到3个月孩子的水平,“这个治疗是个长期的过程,而且被治愈异常困难,希望家长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听说此话后,眼泪从臭臭奶奶眼中夺眶而出。记者了解到,被骗后唐爱莲整日仅吃一顿饭,而她还要给臭臭喂奶。“现在奶不够吃,臭臭每次能喝一碗粥,还能吃一些泡的馍。”付留勤说。而他们一家人每晚则挤在狭窄的病床上,轮流睡觉。

昨日下午,记者从警方了解到,目前,警方已对此立案,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另外,郑大三附院方面也在积极协助唐爱莲为儿子申请河南省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基金,该救助基金训练费每人补助标准为1.2万元。

来源:news.sznews.com

上一篇:门卫指路120急救绕远 老人去世后业主起诉物业

精彩推荐
真实的清朝后妃生活是怎样的
《千与千寻》中细思极恐的细节
这些食物永远不会变质
父母可能遗传给你的10种病
国内这种真人车贴太TM吓人
养生警惕:盘点8种致命隔夜食
张若昀唐艺昕公开恋情
九岁女童墓竟达帝王级别
在横店当群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美国这个牢房,女犯人进去后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