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公路”穿村过车不让人:几乎每周伤亡

今年7月份,大张村61岁的李大妈送6岁的孙女上学,经过路口时被一辆大货车碾轧致死。据何营村刘志伟透露,一年多来,沿路各村死于交通事故的总人数不少于50人, 受伤人员则更多。

■村庄路口看不到红绿灯和减速带。

■村庄路口看不到红绿灯和减速带。

■交通事故接连不断。

■交通事故接连不断。

昨日上午,邯郸市永年县何营村任红仕望着穿村而过的洺李公路,独自黯然落泪。前段时间,他的儿子、侄子驾车外出遭遇车祸身亡,留下了6个年幼的孩子。

令人震惊的是,附近村庄众多居民和任红仕一样谈“路”色变,他们称一年多来至少有50余人死于交通事故,伤者更是难以统计,洺李公路被称为名副其实的“死亡公路”。

仅一个村庄就死伤10余人

据了解,永年县洺李公路(洺关镇至李庄村)全长20多公里,多数路段为双向四车道,设计标准为一级公路,沿途穿越多个村庄。

记者在一些村庄看到,过往车辆进入村庄后依然风驰电掣一般,即使路口两侧有不少行人等待通行,司机也是置若罔闻,速度丝毫不减。

何营村一些居民说,很早以前,公路上以小车为主,可公路大幅拓宽后,各式各样的大货车成群结队而来,特别是夜幕降临后,几乎成了货车的天下,庞大的车队川流不息,人们过马路心惊胆战。

居民任红仕回忆说,今年1月16日早晨,他的儿子和侄子,还有一位朋友开车出去办事,驶入村中公路没有多久,与前方一辆大货车相撞,儿子、侄子当场死亡,同车的朋友身受重伤。

“还没有出村,两个大活人突然间就没了,两位年轻人留下6个可怜的娃娃,最小的还不到1周岁,这日子还怎么过?”任红仕每次谈起那场惨痛的交通事故,总是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事后没多久,何营村46岁男子孙民的骑着电动车,带着年货自东向西沿着公路往南拐弯过路口时,一辆大车疾速而来,因刹车不及撞倒电动车,孙民的被甩出数米远,头部受到重创成了“植物人”。

村支部书记刘志伟坦言,洺李公路让他们村苦不堪言,自3014年秋季以来,除5人死亡外,还有一人重伤,多人轻伤,大大小小的交通事故可以说从未间断过,每月至少一起以上,有时一周数起。

居民称“死亡公路”每周都有伤亡事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洺李公路事故多发区域主要集中于三塔至北护驾路段,长10余公里。其中三塔、前六星、后六星、何营、大张村等村庄人口稠密,伤亡最为惨重。

今年7月份,大张村61岁的李大妈送6岁的孙女上学,经过路口时被一辆大货车碾轧致死。

“现场惨不忍睹,老太太当场没有了人样,小女孩也是血肉模糊!”大张村张女士和邻居们获悉记者采访道路交通事故情况,一个个唉声叹气,认为这条路伤人太多了,人们都称其为“死亡公路”、“吃人路”。

在后六星村一家临街店铺内,几位女士粗略计算了一下,仅他们店铺周围10多天内就发生了3起惨重事故,先后有两辆大货车一头撞进路边民房,还有一辆大货车将一位居民撞死。

对于洺李公路的交通伤亡情况,记者今年7月中旬曾采访过永年县交警部门,但无一人给予答复,有的说正在开会,有的说已请假休息,还有的干脆不接电话。

据何营村刘志伟透露,一年多来,沿路各村死于交通事故的总人数不少于50人,

受伤人员则更多。而一些村民专门进行过统计,认为死亡人数应该更多,几乎每周都有伤亡事故发生。

红绿灯、减速带、人行横道一个也没有

记者驱车采访途中注意到,被沿路村庄居民称为“死亡公路”的10余公里路段上,看不到任何红绿灯和减速带,数十个路口均无人行横道,仅有大张村设有限速“60km/h”标识牌。

在前六星、后六星、大张村等村,虽然有一米多高的铁制护栏将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强行隔离,但因为护栏过高,人们过路口时被遮挡住了视线,很难看清路上的车辆。

当地有关人士认为,公路从村中心穿过,大货车过于集中,机动车进村后不减速、不懂得避让行人等,是当地交通事故频发的主要原因。

对此,刘志伟作为乡人大代表曾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在洺李公路事故多发路段增设减速带、红绿灯等交通设施,特别是在集贸市场,学生上下学的重要路口、时段,切实加强警力,有效防止各类事故的发生。

□文/图 记者 王彬 通讯员 郜雅

来源:news.sznews.com

猜你喜欢

科学发现灵魂有可能是量子态存
英国一肥猫通过游泳减肥萌翻网
这位富家女,直到上大学才知道
山药原来这么厉害,功效真好
人点烛 鬼吹灯,一部网剧炒火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为什么故宫里的皇帝卧室还不到
十大撩妹金句,你值得拥有
闹鬼的王府,邪门的很
穿越时空是否真的能变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