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医院数量超公立医院 诊疗人次不及公立医院1/7

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年)》,取消了社会办医的多项限制。有人形容,这是民营医疗的又一春。

近年来,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的政策密集出台,民营医院数量也在快速增加。那么,民营医院的现状究竟如何?人们对民营医院的“偏见”有没有消除?民营医院有没有冲破“玻璃门”?记者进行了采访。

医院(供图/华盖)

医院(供图/华盖)

喜人的市场“大蛋糕”

一季度健康服务业增长17.4%,社会办医获得“大尺度”鼓励

梁女士手骨折了,属于工伤,需要长时间的康复治疗。她来到深圳市龙城医院,和众多工伤患者们一起治疗。记者采访时,她已经治了两个多月,如此长时间的治疗,她没有出一分钱,全部由工伤保险埋单。

仍在这家民营医院内,记者上楼来到了儿童康复病区,一名孤独症男孩正在用一台先进的设备治疗。护士长贺静介绍,这是该市唯一的儿童康复住院病区,医保能报销90%费用,剩下的10%医院还会有所减免。

该院院长王玉林介绍,医院已为患者减免各类费用1389.37万元。共有11名植物人经康复治疗苏醒,康复病人的复岗率达56.3%,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率达95.6%,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今年1月,该院正式启动国际康复质量认证委员会(CARF)康复认证工作。这些具有特色的康复模式和先进的技术设备,受到人们的欢迎。

像龙城医院这样的民营三级医院,得到深圳市的鼓励和支持,包括三级医院一次性奖励、地价优惠、床位补贴、基本医疗服务补贴、所得税奖励、医保一视同仁。不仅在深圳,全国还有很多省份对社会办医出台了“大尺度”的鼓励政策,比如取消对社会办医疗机构的具体数量、类别和地点限制,在职称评定、科研课题招标和成果评价、重点学科(重点实验室)、重点专科建设项目等方面与公立医疗机构享有同等待遇。

“政策利好不断释放,现实与人民的需求有差距,这些因素让医疗健康类企业、多元综合企业及跨界投资类企业对医疗健康行业的投资热情不断高涨,并由健康服务向核心的医疗服务领域转移。”普华永道中国华北区企业并购服务部及医疗行业主管合伙人钱立强说。

近日普华永道公布的中国境内医院并购活动报告显示,2012年至2015年,披露的医院并购数量每年稳步增长,其中境内医院并购活动最为活跃,并购案例总计122宗,占医疗健康行业并购案例总数的54.5%,交易金额达137.9亿元。境内医院并购活动主要集中在北京、江苏、浙江和广东等医改先行地区,四地并购数量占总数的一半以上,投资金额占总额约70%。投资二、三级综合医院的并购交易持续增长,并购数量增至27宗,并购金额达39.8亿元。

资本的进入使中国医疗产业的“蛋糕”不断做大。国家卫计委近日公布的《2015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全国卫生总费用预计突破4万亿元,保持两三年增长一万亿元的势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77亿人次,比上年增加1亿人次。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以医疗服务为主的健康服务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7.4%。其中,妇幼保健院(所、站)等收入增速最快,增长28.2%。

“欧美人群在过去长达150年的收入增长过程中,家庭消费增长弹性最大的是医疗健康需求,长期高达收入增长的1.6倍。过去几年,中国医疗健康服务业的增长也一枝独秀,大健康产业成为现代服务业的龙头之一、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导产业之一。”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专家委员会委员刘国恩说。

愁人的资源“玻璃门”

去年民营医院诊疗人次3.7亿人次,仅占医院诊疗人次总数的12%

在医疗产业不断扩容之际,民营医院的数量也在猛增。数据显示,2015年民营医院占医院总数的52.6%,在数量上已经超过公立医院。

然而,数量增了,市场占有率却不高。在4万亿元的医疗服务市场中,公立医院仍占绝对优势。数据显示,2015年,公立医院床位占80.6%,诊疗人次27.1亿人次,占医院诊疗人次总数的88%。民营医院床位占19.4%,诊疗人次3.7亿人次,占医院诊疗人次总数的12%。人们就医仍是往公立医院,去民营医院看病的人次不到公立医院的1/7。

“尽管民营医院数量增长很快,但是公立医院仍占了市场大头,这个现象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原因归结于中国的医疗服务体系‘倒金字塔’现状,三级医院的门诊和住院量仍是最多的,而一个国家正常的医疗服务体系应该是‘正金字塔’型,在基层就医的人最多。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经济学教授蔡江南分析,一个国家的医疗资源可以分为四大类:医院、医生、药品、检查。在我国,这些资源往往通过行政化手段分配,塔尖的公立大医院因此在准入、规划、评级、编制、科研、医保等政策方面具有绝对的优势。因此民营医院发展的劣势也被称为“玻璃门”——看得见,进不去。

记者采访过的不少民营医院医生表示,评高级职称的时候要求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研究的必须是国家级科研项目,民营医院往往难以争取到此类科研项目,影响到医生的职称晋升和职业发展。

在深圳,全市49%的医生已经取消编制,公立医院逐步去行政化。但是王玉林认为,光一个城市取消编制仍不能吸引人才,编制仍是公立医院医生流动的后顾之忧。

在投融资方面,仍然遭遇融资难,民营医院希望在建立之初就获得和公立医院一样的政策,比如地价优惠、奖励、补贴、融资等。由于医院投资回报周期长,大型综合医院从建设到经营上的盈亏平衡往往要8—10年时间,融资难问题成为民营医院面临的普遍性难题。

恼人的人才“板结化”

让优质人才流动起来,不再是“单位人”,形成分工合理的医疗服务体系

最近,一个专门研究基因检测技术的“基因小镇”在浙江杭州开始运转。其研发成果将为精准医疗奠定基础。浙江省健康产业联合会理事长、迪安诊断董事长陈海斌告诉记者,精准医疗是医学发展的最前沿的技术,这方面人才紧缺,为此企业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全球分子诊断巨头等建立了人才培训关系。

“人才太重要了,全国都应该取消编制,让聚集在北上广的专家流动起来,满足全国老百姓的需求。”龙城医院投资人杨丽怀说。

“好医生集中在金字塔塔尖,基层大量的是本科学历以下的医生,严重制约我国整个健康产业的发展,成为最大的瓶颈。”蔡江南说,我国的医生是“单位人”,决定了医生不能自由执业,其工资收入按照事业单位标准发放,远低于国外发达国家的水平,未能体现他们的技术劳务价值。低收入、高风险的医生职业,让很多人不再对学医抱有憧憬,造成优质医生短缺加剧。而在发达国家,由于自由执业比较普遍,因此医生收入较高,比如自由执业专科医生收入达到社会平均收入的6倍。

优质人才稀缺,流动性差,但资本又是逐利的,希望快速得到回报,这让行业内“赚快钱”的心态非常普遍,影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在一个论坛上,两名投资人坦陈,由于资本追求快速回报,而医疗行业核心资源如优质医疗人才都集中在公立医院,人们就医习惯也是在公立医院,因此资本更乐于投在公立医院,而且是有知名度的中高端医院,而不是自己重新建一所民营医院。

蔡江南认为,必须让人才流动起来,形成分工合理的医疗服务体系。具体来说,建议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医生培养体制、收入、就业机制,鼓励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建立公平竞争的发展环境,改善政府监管的水平和手段,实行负面清单制度,从简单控制准入转为进入后的持续监管。

实际上,医生多点执业政策早已出台,但“单位人”的性质导致政策难以落地。近日,人社部表示,正在“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中国健康服务业发展改革联盟执行主席田佑中认为,此举将有利于加速社会办医。他说,取消编制后,医院将根据岗位实施聘用制或合同制,在职称晋升、薪酬水平、学术地位方面实现同岗同薪同待遇。

这一方面能够改善编内编外的不公平现象,极大地调动现有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另一方面,编制内职称评定、薪酬、福利待遇是制约医生走出“体制”的制约因素。编制取消后,医务人员将从“单位人”变为“职业人”,符合条件的政府办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可以到社会办医疗机构兼职、就职或开办私人诊所,将极大地推动多点执业,促进社会办医。

来源:fashion.ifeng.com

猜你喜欢

接收到跨越30亿光年的宇宙信号
《星战》博物馆将落户洛杉矶
一个把头发染红一个染绿
清朝选秀女竟然如此残忍
为什么80后离婚率越来越高
汤汪中学一老师期末评语火了
泡脚水里加3样宝胜过吃人参
没有她就没有秦始皇陵地宫里的
素人偶遇林更新系列笑哭你
十大撩妹金句,你值得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