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心理治疗师母亲的誓言:我永远不会打孩子

说起小孩挨打这件事,一些人会说,“该打就得打,我从小就被父母打,你看现在不是挺好吗?”但是另外一些曾经承受父母坏脾气的人长大了则暗暗许诺:永远不要让自己的孩子落入这个不良情绪的循环中。

在我做妈妈之前,我曾经发誓永远都不会做的事情有很多。而当我真正有了孩子之后,大多数的誓言都被我抛诸脑后,我才意识到我原本对为人父母这件事有多不了解。但有件事,我却始终坚持着——一件我发誓我绝不会、绝不该、以后也绝不可能做的事,那就是打我的孩子。

我不会那么做,因为我不能那么做。如果我第一次打了我的孩子,我以后可能就停不下来了。很快,我就会成为我发誓我永远不会成为的那种妈妈——我自己的妈妈。

童年曾经饱受单亲母亲虐待

我妈妈是一个单亲妈妈,她花了很大力气才把三个女儿抚养成人。她有合理的理由生气、沮丧——抚养孩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时候你很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想把孩子狠狠揍一顿。但我的妈妈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手来。当她生气的时候,她会失去控制,一边打我们,一边用可怕的脏话骂我们,拉扯我们的头发,有时候还会踢我们。她发明了一些奇怪的惩罚措施,然后把它们用到我们身上。你不喜欢她做的早餐?好吧,你不用吃了,全部“穿”在身上就好。

那时候的我对自己许下了很多承诺,包括再也不做哪些事来避免妈妈陷入愤怒,同时也承诺了未来绝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做的事。我想我的妈妈并没有意识到她对我们的所作所为给我们带来的痛苦和情感上的伤害。有时候我跟她提起童年的事,她总是用挖苦的语气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以前最喜欢妈妈了。”

但随着我逐渐长大,我还是不会把妈妈当成一个怪物来看待,因为她经常对我们充满了慈爱。结果这成了我们和她相处时最困难的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妈妈。她会一触即发地在两种状态之间互相转换,一会儿是一个像朋友一般、不主动管束我们的家长,一会儿又变成一个冷酷的、暴虐的当权者,因为一些莫名的理由而大发脾气。

那种感觉让我们又害怕又难过,而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做一个好女儿去取悦她。所以,在我的整个童年,我一直都相信只要我变得更好、更与众不同、更聪明、更漂亮、更有才华,我妈妈就不会再打我了。这种希望取悦他人的心态在我成年之后还一直影响着我,让我经历了一些很不健康的情感关系。

这就是为人父母带来的影响——它比任何其他事都更容易塑造孩子的性格,如果这种影响不是正面的,那么子女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做出改变。多年来,我一直在那么做,尽量让我自己离我的母亲远一点。我参与了心理治疗,事实上,我自己后来成为了一名治疗师。我研究了有关虐待的理论,为经历过虐待的幸存者们组织了相互支持的交流小组,让自己努力忘却母亲给我带来的伤痛。我认识到自己是充满韧性的,我可以用自己的力量重塑我自己,并且勇敢地前进。

长大后要控制打自己孩子的冲动太难了

一直以来,我都发誓我永远不要像自己的母亲一样,但在我有自己的孩子之前,我都没有意识到,要打破这种虐待孩子的恶性循环有多难。没错,虐待会形成一种循环。我的曾祖母打我的外婆,我的外婆打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打我。我从妈妈那里学来的那一套在我心里扎了根,虽然我已经主动保持警醒,但我还是时不时地要强烈压制自己打孩子的冲动。我猝不及防地发现,我和我妈妈一样,会在一瞬间受到强烈的刺激,而当我发现自己这种情绪的变化时,我很害怕自己将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因为,尽管我羞于承认,但当我的耐心被耗尽的时候,想打孩子的想法激起了我原始的本能。我想象着我能通过打孩子完全释放自己的情绪,从前我母亲在我身上释放愤怒的时候,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过这种快感,那种感觉对我来说充满了可怕的吸引力。虽然我能感受到这种冲动,也许正是因为我能感受到这种冲动,我才能控制住它。

我从来都不想让我的女儿们惧怕我。但我想让她们理解我不是她们的朋友,而是她们的妈妈——一个最有影响力的老师和她们的保护者。我希望她们感受到我的爱,在我身边感到安全,希望能够赢得她们的尊重,而不是通过威胁和暴力让她们屈服。我每天都告诉我的孩子们,我会倾听她们的声音,保证她们发言的权利。我很诚实地对待她们——她们知道很多有关我童年的事,以及我保证永远不会向她们动手的承诺。

但我曾经差一点就打破了誓言。有一次,我对我的小女儿举起了手,我告诉她我很想打她,因为她乱发脾气,还撕破了一本书;还有一次,我抓住了大女儿的胳膊,把她从一幢楼里拽出来塞进车里,因为她大声地拒绝去上舞蹈课,而之前是她自己求着我要去的。这两次事件发生以后, 我立刻对自己的愤怒和不耐烦承担了责任。之后我走进自己的卧室,难以自制地大哭了一场,心想着如果自己一时失控,对我自己和我的女儿们将意味着什么。

被体罚的背后,孩子付出了什么代价?

我想向你们传达的信息,并不是“只要你不是小时候受过虐待的孩子,你打自己的孩子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我希望那些会用体罚管理孩子的父母们能够理解这些行为可能对孩子造成的影响,并且重新考虑是否要那么做。这种影响并不会因为父母的初衷而改变。即使你从来没经历过打孩子的恶性循环,也不代表你不会成为恶性循环的开端。就打孩子这件事,我和我的朋友展开过很多次热烈的讨论。

他们总是说,虽然我的妈妈很过分,但“还好我没什么事”。我还是成长为一个礼貌、慷慨、有爱心的成年人,而且人们总是夸奖我的韧性——还有人会说,也许正是因为我妈妈的影响,我才具有了这些品质。真的是因为我妈妈用那种方法惩戒了我,所以我才像今天这样吗?还是应该说,虽然我妈妈那样对我,但我还是成为了今天的我呢?这背后的代价是什么呢?

虽然我有这些讨人喜欢的品质,但那只是人们能够看到的一部分。因为饱受虐待,我总是长期处于警戒状态,而且总是习惯克制自己,因为我在孩童时期就学习如何去迎合他人。有韧性既是优点,又是一种诅咒,因为你没办法关掉那个开关。

我现在不再和我的母亲联系了——并不是因为我还在生气,或者是我对她心怀怨恨,而是因为她还是没有改变。她已经不能再对我施以体罚了,但一旦她有机会,她还是会对我发泄情绪。让她远离我的生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最终,我不得不那么做,这不仅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的女儿们。

如果她总是对我发动言语上的攻击,我就会想把这股怒气发泄到我女儿身上,希望让她们来承担我的痛苦。我妈妈会点燃我身上的这种火花,而这是我千辛万苦想要避免的。所以,虽然我时常感到难过,我还是会远离我的妈妈,直到她愿意改变她对待我的方式为止。我希望我能等到那一天。但在那之前,我得保证这个恶性循环会在我身上结束。

上一篇:杨幂缺席小糯米毕业典礼 父母的陪伴多重要?

精彩推荐
古代青楼女子老了怎么办
“定金”和“订金”的区别
顺治帝竟曾向一位大师问大清国
刘亦菲杨洋热舞嗨翻天
女人的超能力,简直无法解释
古代宫廷如何鉴别女子的贞洁
10张图让孩子远离人贩子
原来陈赫后台那么硬!
冰箱里老积水?这些神器帮你解
神奇!腿的粗细竟然和脚趾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