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摩的用上叫车软件 车主用手机快递APP送货载客

摩的司机开着手机接单

摩的司机开着手机接单

网上出现了针对摩的的叫车软件

网上出现了针对摩的的叫车软件

去年年底,一则滴滴出行“三蹦子”事业部进入实质运作阶段的消息不胫而走。虽然滴滴方面表示成立“三蹦子”事业部的传言不实,但黑摩的使用手机软件拉客的情况在现实中却已悄然出现。近日,在安贞门地铁下车的不少乘客发现,附近很多黑摩的前侧都装上了手机架,这些摩的车主也和网约车一样利用手机APP拉客、送货。亚运村城管执法队工作人员证实,在查处中确实发现了这种情况,黑摩的车主使用的是一款快递软件,一些乘客会以送快递的名义搭乘这些黑摩的出行。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乘客利用该快递软件确实可以乘坐没有客运资格的摩托车或摩的到指定位置。此外,市面上出现了可供黑摩的使用的叫车软件,在招募黑摩的的时候并不会对车辆和车主的真实情况进行验证。

现象

摩的傍上手机软件

以送快递名义拉客

昨天,亚运村城管执法队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最近他们对辖区安贞门地铁站口的黑摩的查处过程中,发现一些黑摩的车主使用手机软件进行载客、拉货。“一开始我们就很奇怪,为什么黑摩的方向盘边上有个放手机的架子,就跟很多网约车一样。”一位城管队员对北青报记者说。

执法队在进一步调查中发现,黑摩的司机使用软件的主要功能为收、送快递,但实际操作中软件运营方对注册的摩的车主从事的是送快递还是载客难以分辨,使得一些摩的车主为了增加自己的收入,借助该软件拉客。

乘坐过黑摩的的市民孙女士说,同城叫快递最快送达也需要一天多的时间,堵车可能更慢。她有时候需要加急送件,就通过这些软件预定摩的或电动车送货。有时候快件比较贵重,她就和司机商量,加5块钱连人带物品一起送过去,“自己心里也踏实,想回来还能用这个软件继续叫摩的,享受软件的补贴。”

有摩的车主对城管队员称,用上网约软件后,收入增加了不少,很多时候也顺便送人,多赚点钱。城管队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因为此类摩的车的送货、送人的行为均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无照经营取缔办法》的相关法律法规,摩的车主将接受相关行政处罚。

体验

利用软件接单送货

要求载人并不拒绝

昨天,北青报记者下载了这款同城快递类手机APP,在这款手机软件中,可以选择需要电瓶车还是小轿车来送快递。北青报记者以送书的名义在石榴庄附近用13元钱预约了一辆电瓶车,一分钟后有车主接单,并打电话询问接货的位置,北青报记者在电话中称希望能够搭乘对方的车一起到目的地,车主也爽快同意。

大约10分钟后,车主抵达了北青报记者所在的位置,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该车主所驾驶的是一辆二轮摩托车,车后货架上有一个存放货物的箱子。车主先给订单中作为货物的书拍了照,随后让北青报记者上车。

车主称,他平时是北京一家物流公司的快递员,利用不发货的时间用这个APP接单来赚点钱,“你给APP的13元都归我,如果每周能完成20单,那么我还能获得60元的奖励。”他说目前使用该APP的主要都是送货的,但是也能遇到客人希望搭乘的情况。

“一般来说这个APP派单都是顺路的,所以有空间的话送人也就送了。我这个摩托送人还没问题,但有的快递员其实没有车,坐地铁去送货,那样就载不了其他人了。”最终,车主将北青报记者送到了左安门桥附近的目的地。车主在手机上进行了“结束派件”的操作,随后北青报记者预留的收件人电话收到一条短信验证码,车主输入该验证码后,整个行程就完成了。

调查

叫车软件招募摩的

车主信息并不验证

一位城管队员对北青报记者说,目前在北京,因为执法力度比较大,黑摩的叫车软件主要隐藏在“送快递”的名义之下,但在很多二三线城市,还有专门供黑摩的车主接送乘客的叫车软件。

地铁1号线四惠地铁站外,一位黑摩的车主告诉北青报记者,前几个月有一个名为“小车跑跑”的叫车软件的工作人员曾经找到他,希望他能加入该软件成为一名车主,“我害怕被人抓了,所以没有加入”。

北青报记者在苹果APP商城看到,确实有一款名为“小车跑跑”的约车软件。该软件内容介绍显示,“软件的目标是解决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用户通过小车跑跑可以获得更安全、更高效、性价比更高的交通出行服务”。

北青报记者登录该软件,选择“成为车主”后发现,该软件只供“小车”车主注册,可供选择的车型只有“三轮车”和“四轮车”两种。虽然软件规定,车主必须填写姓名并进行电话认证,但是并不会对车主的真实身份和车辆情况进行考察。北青报记者随意填写了车型、姓名两项信息后,就可以作为一名车主来接单了。

不过,北青报记者随后以乘客的名义在四惠、宋家庄、海淀黄庄等地用“小车跑跑”叫车,软件均显示“附近暂时没有小车可用,请稍后重新呼叫”。

观察

从对讲机到APP

黑摩的“技术升级”

黑摩的问题由来已久,执法部门也下了大力气整治,但是由于其在解决“最后一公里”方面的便捷性和自身活动的灵活性,导致黑摩的屡禁不绝。此前,不少地区的黑摩的都配备了电台“联动”防止执法人员查抄,如今使用了手机软件后,将对城管、交管部门的执法带来更大困难。

亚运村城管队表示,黑摩的揽客出现新花样,但市民乘坐非常危险,人身安全和物品安全都无法保障,市民应该保证自身安全,抵制黑摩的。同时,城管部门将会联合交管等相关部门加大对黑摩的执法力度。

针对快递软件被黑摩的滥用情况,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用户明知快递摩托车、电瓶车等不属于可载客的交通运输方式,仍然乘坐,存在过错。快递员通过手机APP超出快递寄递范畴揽客,也存在过错。如果发生安全事故,在没有第三方侵权的情况下,用户与快递员应按各自过错范围内承担过错责任。

如果用户乘坐网约黑摩的造成人身财产损害,自己要承担一部分责任,同时还可以向车主,以及未尽到监管责任的APP平台承担各自过错范围内的赔偿责任。如果网约黑摩的造成第三方人身财产损害,则快递员及未尽责的APP平台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猜你喜欢

十大最不被理解的职业
雍正皇帝最爱的女人是谁
芬兰机构将为无业公民无偿发钱
非洲饥饿松鼠与蛇大战占上风吃
小哑巴对养父母的报恩
几百块的高跟鞋和几千块的高跟
有了它,工人们再也不用担心手
围观星二代和他们弟妹的日常
湖南商贩给生猪灌食泥浆
如果你的指甲出现以下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