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要钱被拒灌水银弑母 两次带孩子与尸体过夜

领英分享

昨日,犯罪嫌疑人杨坤在二中院受审,讲述弑母过程。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昨日,犯罪嫌疑人杨坤在二中院受审,讲述弑母过程。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2014年1月中旬,在要钱被拒绝后,36岁的杨坤向六旬母亲强灌体温计内的水银,捆绑并用衣物缠绕头部将其杀害。之后杨坤翻找全屋,拿走母亲财物。

此后三个月内,杨坤带着7岁的女儿在酒店过了春节,期间内数次回家,并用“酸菜变质”来向邻居掩饰尸体的气味。

昨日,被控涉嫌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杨坤在二中院受审并当庭认罪。

平静回忆弑母 谈及女儿落泪

昨日上午9点半,梳马尾辫、一袭黑衣的杨坤被法警带入法庭。1977年出生的杨坤,高中毕业后曾在多家酒店、饭店务工,自2009年起无业。因为太紧张,杨坤一开始受审时说话有些颤抖,慢慢才恢复。

据检方指控2014年1月中旬,在丰台区嘉园一里的家中,杨坤因琐事与61岁的母亲刘某某发生争执,后杨坤对刘某某进行捆绑、殴打,将事先购买的体温计砸开,将体温计中的水银灌入刘某某的口中,并用衣物缠绕刘某某头面部,造成刘某某死亡,随后杨坤窃取刘某某存放在屋内的银行卡、存折及人民币现金2000余元,并从刘某某存折中提取9600余元。检方认为,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追究杨坤刑事责任。

“属实”,对这些指控的犯罪事实,杨坤表示没有异议,称向母亲下毒手只是因为借钱被拒绝。在谈及作案过程时,杨坤表现得非常平静,目睹母亲从挣扎到死亡的她情绪几乎没有波动,只在谈及母亲这些年对她的苛责及无人照料的女儿时,声音才有些哽咽。

母女关系紧张 多次发生冲突

“她(母亲)说我不争气,还说从来没生过这样的孩子,丢人,啃老。”受审时,杨坤语气中带有些许怨念。

杨坤说,父亲因交通意外去世后,母女俩获得一笔不菲的赔偿金,被母亲据为己有。为此她多次以做生意为由向母亲要钱。但据杨坤此前供述显示,父亲去世后,母亲陆续给过约30万元,被其与男友用于消遣。

多名邻居证言显示,杨坤母女的关系一直不好,多次发生冲突。一些邻居还认为杨坤算不上孝顺,甚至有些拖累老人。此外杨坤的女儿证言证实,母亲与姥姥经常吵架。

杨坤辩护人透露,杨坤曾说过,父亲在世时特别宠爱自己,因她离婚带孩子回娘家啃老,母亲认为父亲是因为她才不得不外出工作,进而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因此对她一直严厉苛责,家门钥匙都不给。

辩护人说,杨坤曾有过两段婚姻,但均以失败告终。第一个女儿随第一任前夫生活。第二任丈夫自案发后失联,与其所生的女儿7岁,至今在福利院生活。女儿是杨坤最大的牵挂。出于对孩子未来的担忧,庭审前,亲属提出希望法院从轻判处。

法庭上,当辩护人在做罪轻辩护时再次提到杨坤女儿的生活时,杨坤落泪了。

本案未当庭宣判。

案情1

要钱不成 女儿捆绑母亲要挟

案发前杨坤没有收入,和母亲、女儿生活在一起,离婚的丈夫没有支付7岁女儿的抚养费,全家人都靠母亲收入生活。

杨坤说,案发当天午后,进屋叫睡觉的母亲吃饭时,看到母亲正拆开一盒安眠药,挤出4片放进嘴里。杨坤称,母亲身体不好常服用安眠药。

之后,杨坤告诉母亲想借点钱,做点买卖。“我告诉她说,这回我不会像以前那样瞎胡闹了,因为有孩子了,要好好过日子。”母亲当即表示不同意,并开始对自己辱骂,随着声音越来越高,自己的情绪也发生了变化。

杨坤在客厅寻觅,找到一根电话线,随后进屋把母亲的胳膊绑在前胸。杨坤回忆,母亲当时服用了安眠药,眼神已有些迷离,并没有反抗,杨坤又提出要钱,再次被拒绝。

面对进门劝架的7岁女儿,杨坤以“正跟姥姥谈事儿”为由将孩子支走,这是朝夕相伴的祖孙俩,最后一次见面。

案情2

水银倒入母亲水杯 称不知有毒

被控制了行动的母亲仍未打算停止口头指责,杨坤称当时脑子混乱,径直走到自己的卧室,找出此前一次性购买的5支体温计中的2支。

案发前,有朋友告诉杨坤,一部电影中,因女主角不忠诚,男人砸开体温计,用水银杀死了女人。不过杨坤受审时称,买体温计是因对内部构造好奇,不知水银是否有毒,从没想伤害母亲。

“我想吓唬吓唬她,让她把钱给我。”杨坤称,其带着体温计到厨房,用磨刀石砸开有水银的一端,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很短。杨坤称,为了确认水银在体温计内的具体位置,她已在案发前跑到楼道里做过测试。

杨坤称,她随后用小勺把水银倒进一个小碗里,体温计碎片拨到一边。杨坤端着小碗穿过用一间卧室改造出的客厅,进入母亲卧室。在此期间,她曾在茶几旁逗留,将水银从小碗里倒入母亲的水杯中。

案情3

作案后取母亲存款给孩子过生日

据杨坤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回到母亲的卧室后,她再次借钱被拒,母亲指责其“没出息、啃老”。

杨坤于是捆绑住母亲的四肢,用小勺撬开母亲的嘴灌入水银,再用秋衣塞进母亲的嘴……。在母亲死亡后,她还拽下床上的被子,罩在遗体上。

随后,杨坤找出母亲的退休金存折、父亲去世的补偿款、以及母亲钱包内的200元现金后,她带着孩子,反锁卧室门和房门后,离开了家。

从母亲存折里取出的9600余元现金,杨坤用于吃住、给孩子买新衣、过生日。

案情4

带女儿与尸体过夜 称气味是酸菜变质

邻居证言显示,案发后数日,楼道里的气味越来越大,杨坤的解释是酸菜臭了。她答应邻居们,等半身不遂住院的母亲出院后,马上清理。

杨坤说,案发后的三个月,其曾至少两次带孩子回过家,为了掩盖气味,她在地上撒洗衣液、空气清新剂,还在家门猫眼上喷洒清凉油。

因没钱住酒店,杨坤在第二次回家时,带着孩子与尸体一同住了一夜,查看尸体时,杨坤发现了母亲床垫下藏着的2000元现金和存折。

辗转于酒店和家里的杨坤说,那年春节过得十分煎熬,作为家中的独生女,她亲手杀害了母亲,曾想到去自首,但想到7岁的女儿即将到来的生日,决定陪着孩子。

被抓前,杨坤已花光所有能取出的钱,将女儿送到邻居家让其帮忙照看,借口到医院照顾住院的母亲。

准备接回孩子时,杨坤被邻居告知孩子在派出所,民警让其到派出所领孩子。

“我知道被盯上了。”杨坤脑海混乱地在派出所附近转了一个多小时。而民警的出现结束了她的所有挣扎。2014年4月10日晚,杨坤归案。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标签:杨坤

上一篇:福建一女子遭多次拐卖 失踪22年后“丈夫”送还

精彩推荐
“奥莱女王”终于揭开了神秘面
古巴,再不去就看不到的风景
望海男孩,没有烦恼的夏日海滨
在草原马背上奔驰100公里
王室风云:不与姐姐凯特撞婚纱
保定市在京举办“京畿胜境·醉
6月开始,四川将美成人间天堂
浪漫 比利时新婚夫妇蜜月逾半
王室风云:不是一枝独秀
中国古镇三:诗书之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