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和奥运那点事儿:如何利用体育比赛给竞选对手挖坑?

美国总统大选四年一次,年份正好与奥运会撞车,安排上有特别的考虑。通常来说,初选在六月结束,耗时两周的奥运会在七、八月间举行,而到九月上旬粉丝最多的职业橄榄球开赛。因此,安排在七月到九月初之间的民主、共和两党的党代会,要穿插在奥运会前后举行。

比赛更重要,竞选靠边站

前两届(2008与2012)的两党党代会都是排在奥运会之后,开完党代会已是九月初,大选就紧锣密鼓地闹起来。今年的党代会却是安排在奥运会之前,党代会过后体育版记者要忙活两周,头版的空间要让出很大一部分给赛事的报道,直到奥运会过后。

会有这样的考虑,是因为对一般观众来说,体育要远比政治来得重要。这一点不难从收视率的数据上看出来:一年一度的超级杯橄榄球最后决赛的观众数目可以达到一亿一千万[1];而总统大选期间收视最高的是参选人之间的辩论会,2012年最多的一次观众数目近七千万,已经是近年来的高峰[2]。

2016年超级杯橄榄球赛实况转播,吸引的电视观众达到一亿一千万,远高于总统大选辩论。刚刚结束的两党大会期间,所有电视网络同时进行实况转播,观众也就在两三千万之间。收视最高期间在候选人的压轴讲演,特朗普有三千二百万,多于希拉里的三千万,让特朗普很有几分得意[3]。职业橄榄球赛季开始之后,由三家电视网分别转播不同的比赛,每一家随便一场赛事都有两千万左右的观众[4]。2012奥运会期间,每晚黄金时间的观众也达到三千万[5]。如果党代会与这样的体育赛事撞车,那不知要流失多少观众。

竞选倒胃口,比赛更好看

体育比政治更为引起关注或许可以从两个角度理解。其一是美国的幸运。自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民权运动与反越战之后,美国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政治议题,通常的争论不外乎是候选人的资格、经历或是丑闻,谁该减税谁该加税,同性恋与变性人的权益等等。政治的讨论像是讨价还价,大家为着各自的利益吵成一团,并没有什么攸关国家兴亡的重大事项。

竞选的宣传不过就是商品销售的手段运用在政治行销之上,镜头拍得漂亮,口号喊得响亮,但是看过不几次就有让人发腻的感觉,诱人的广告内容空洞,华丽的词藻意在操纵观众的情感,可信度还不一定比得上商业广告。而攻击对手的负面广告,看着更是让人倒胃。政治竞争反倒没有体育比赛来得真实或动人。

其二则是选民的无奈。虽然每次选举都有记者的镜头对着投票箱,来几张“神圣一票”的特写,实际情况却是你那一票的作用微乎其微,投与不投无关大局。打赢选举靠的是金钱的投入与人员的组织,竞选人背后有一个团队调查民众对宣传词句的反应,寻找热门议题,演讲的时候有针对性地投其所好,避其所恶。当选之后该怎么做又是另一番考虑,选举的承诺也就只是有这么一说,时间不同语境不同总是可以绕得过去。

要论对政治的影响,钞票要比选票有力得多。每位选民一次最多也就只能投一张选票,捐助选举却是可以投下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当然一般民众没有这个经济能力,只有像特朗普这样富豪级的生意人,可以不分党派,候选人开口他就掏腰包。许多大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则是分工合作,一部分捐给民主党,另一部分捐给共和党。只有他们的影响才能超越选举,不管最后谁当选,他们总是可以见到当选者,有需要的时候电话可以打进他的办公室,游说求情。

对政客来说,一般的选民无名无姓,只是抽象的概念。捐款者,特别是大手笔的捐款者,才是有血有肉有气息,在募捐餐会上打过照面碰过酒杯的真人。

比赛“撞”辩论,“坑了”桑德斯

2008年总统大选[6],有金融危机的刺激,还有奥巴马带来的新鲜感,合资格的选民之中有62%出来投票。就这样每三位选民之中有一位缺席,却已经创下1968年以来的最高投票率。到2014年国会中期选举,奥巴马声望已大不如前,许多议员都与他保持距离,而一般选民更是冷漠以待,全国的平均投票率只有可怜的36%,每三位选名之中约有两位缺席。

让选民对投票不感兴趣甚至成为选举策略的一部分。2016年民主党初选,负责组织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本应是中立的裁判,却一早属意希拉里。全委会主席更是希拉里的热心追随者,在日程安排上处处为希拉里打算。

初选辩论是参选者在电视上露脸的机会,可以提高他们的知名度,也可以让选民熟悉民主党的主张。2008年初选,全委会安排的辩论有二十多场,为参选人扬名,也为民主党造势。但是2016年,全委会却只安排六场辩论,理由是准备辩论太花时间,不想忙坏参选人[7]。内中真正的原因其实大家都看得清楚,希拉里当过第一夫人与国务卿,早已家喻户晓,不需要为知名度操心,而且起初她还在民意调查中遥遥领先。辩论大会对她益处不大,反倒有可能替她在党内的竞争对手提供机会。

更有甚者,就这么六场辩论,竟然有三场安排在周六或周日的夜晚,时间上与橄榄球全国联赛决赛阶段的实况转播撞车[8]。进入2016年元月,原本默默无闻的参议员桑德斯在民调之中快速上升,大有超越希拉里的势头。无奈辩论会次数少,电视观众又被球赛引开,让桑德斯难有扩大声势的机会。

压低投票率,到底便宜谁?

共和党同样会玩这种把戏。近几年,通过他们掌控的州政府与州议会,共和党在各地立法,要求选民在票站投票之前必须出示带有头像的驾照(或类似的证明),号称是防止冒名投票[9]。根据多年的统计,冒名投票的案例其实极为罕见。只是美国人没有带身份证的习惯,通常以驾照显示身份。

而大城市之中的穷人、少数族裔及年轻人出门不大开车,要选民出示驾照肯定会压低他们的投票愿望,而偏巧民主党在这些人之中的支持率远远领先共和党。所以,压低投票率,搞到只有三分之一的选民投票选国会议员,其实是正中共和党的下怀。

插在投票站前边的标语牌,告诫选民必须带上有照片的身份证。共和党试图通过这一要求,降低投票率。这一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桑德斯吃够了低投票率的苦头。他的竞选集会总是能吸引成千上万的热心支持者,在大学体育馆举行的时候,时常是馆内几千人的座位挤满,馆外还有几千人排队无法入场。遇到这种情况,他只好不辞劳苦演讲两场,外边一场,里边一场。

2016年3月间,桑德斯在密苏里州立大学篮球馆举行集会,场内爆满。他特意来到场外,拿着手提喇叭,向不能进场,滞留馆外的众多支持者演说。相形之下,希拉里的集会却没有什么人气,尽管她顶着前第一夫人的光环,有时还拉上老公前总统克林顿助阵,却只能吸引一些看热闹的人,放在一个几百人的小礼堂还装不满。

但是桑德斯集会的人气却无法完全转换成选票。许多州初选登记的期限在投票之前好几周,一般人在此时根本就还没有认真考虑如何投票。许多人参加集会之后,鼓起支持桑德斯的热情,回到家中却发现自己还没有登记初选,而且已经赶不上限期,根本无法投票。希拉里打的却是组织战,有各地的议员、工会、民主党当权派帮忙,早已布置支持者进行登记,虽说民主党初选投票率低,却不妨碍希拉里赢过桑德斯。也因此许多桑德斯的支持者有输得不服气的感觉。

在政党分界线另一边的特朗普,顶着电视明星的光环,触摸到中下层民众对现状的不满,在各地的集会总是能吸引许多情绪热烈的共和党支持者,带动许多州的共和党初选投票率远远超过民主党。

展望大选的前景,今年的情形有几分特别。希拉里是带着旧面孔的政客,无法激起民众的热情,很多人更是对她觉得厌恶。而特朗普成天胡说八道,虽然得罪了许多群体,却有一帮热情的支持者。往年高投票率不利于共和党,今年却很有可能倒过来:如果特朗普的粉丝倾巢而出,民主党支持者却依然提不起情绪,那么高投票率或许会变成对民主党不利。

资料来源:

[1] Pallotta F., Stelter, B. “Super Bowl 50 audience is third largest in TV history.” CNN Money. 2016 Feb. 8. http://money.cnn.com/2016/02/08/media/super-bowl-50-ratings/

[2] Stelter B. “Presidential Debate Drew More Than 70 Million Viewers.” New York Times. 2012 Oct. 4. http://mediadecoder.blogs.nytimes.com/2012/10/04/presidential-debate-drew-more-than-70-million-viewers/?_r=0

[3] Stelter B. “Trump prevails over Clinton in convention speech ratings race.” CNN Money. 2016 July 30. http://money.cnn.com/2016/07/29/media/democratic-convention-night-four-ratings/

[4] Dachman J. “Ratings Roundup: NFL Regular Season Up on Three of Four Networks, New Year’s 6 Bowls Plummet on ESPN.” SVG News. 2016 Jan. 8. http://www.sportsvideo.org/2016/01/08/ratings-roundup-nfl-regular-season-up-on-three-of-four-networks-new-years-6-bowls-plummet-on-espn/

[5] Crupi A. “NBC Has the Last Laugh as Olympics Strike Gold.” AdWeek. 2012 Aug. 13. http://www.adweek.com/news/television/nbc-has-last-laugh-olympics-strike-gold-142706

[6] 投票率数据均来自The Editorial Board “The Worst Voter Turnout in 72 Years.” New York Times. 2014 Nov. 11. http://www.nytimes.com/2014/11/12/opinion/the-worst-voter-turnout-in-72-years.html?_r=0

[7] Frizell S. “Democratic Party Head Stands Firm on Debate Schedule Amid Controversy.” Time. 2015 Sept. 15. http://time.com/4029311/democratic-debate-schedule/

[8] Pindell J. “Will anyone watch the Democratic debate tonight?” Boston Globe. 2016 Jan. 15. https://www.bostonglobe.com/news/politics/2016/01/15/democrats-debate-during-nfl-playoff-game-downton-abbey/t2tr6YCcVSBFWxohQdC0zJ/story.html#comments

[9] Magoc E. “Flurry of Voter ID laws tied to conservative group ALEC.” 2012 Aug. 21. http://investigations.nbcnews.com/_news/2012/08/21/13392560-flurry-of-voter-id-laws-tied-to-conservative-group-alec

标签:美国

上一篇:土耳其监狱人满为患,释放近四万在押犯为“政变者”腾位

精彩推荐
林更新: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
早已杀青的六部电视剧
原来火龙果的果皮营养价值这么
九岁女童墓竟达帝王级别
俩熊孩子悄悄在超市过夜
大明星们成名前后的对比照
这些开拍待播的古装剧
狗狗老喜欢坐在窗口眺望
何洁这段婚姻有多心酸
古人保存鸡蛋、煮土豆的方法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