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大学生网贷催款“十部曲”:在公共场合贴大字报

对话动机

对话动机

最近几年,校园网贷市场发展迅速,但同时带来不少问题,其中甚至涉及借款大学生的个人隐私、人身安全。因此,治理校园不良网贷成为相关部门的一项重点工作。近日,重庆市教委、金融办、银监局等部门联合发文,规范校园网贷。重庆市的措施能否起到预期作用?校园不良网贷问题究竟该如何治理?围绕这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与业内专家展开了对话。

对话人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 黄 震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室副主任 尹振涛

大学生网贷市场竞争失范

记者:大学生网络贷款——这样一种游走在法律和道德边缘灰色地带的创新型事物,从2013年开始爆发,到2014年野蛮生长,再到2015年的资本大鳄进驻。大学校园目前似乎已成为网络信贷平台争相追逐的“跑马场”。

尹振涛:互联网金融自成立之初就具有顽强的生命力,突出表现在四处寻找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覆盖、不愿覆盖或者尚无覆盖的领域。其中,大学生就是一个比较集中、比较特殊的人群。由于大学生自身的经济实力较差、金融需求单一,一直不是传统金融机构重视的人群。然而,对互联网金融而言,其庞大的人群规模和小额的金融需求都与互联网金融十分契合,也为其提供了必要的土壤。因此,大学校园一直是互联网金融创业项目的一个重要风口。

黄震:放贷服务是哪里有机会就往哪里追。在几年前,极少有面向大学生的放贷业务,而且面向大学生办理信用卡的业务也被叫停,所以大学生网络信贷平台成了曾经的信用卡业务的补充和替代。

同时,网络贷款服务一直在寻找以前业务的空白点,实现差异化竞争,一个机会来了就会一窝蜂涌上来,就会出现许多竞争失范的问题。

重庆新规可遏制风险扩大

记者:也正因如此,不少针对大学生人群的网贷平台都面临着缺乏足够“风险规避”意识和能力的现状,高度线上化运转使得资质审核、信用评级形同虚设,也出现诸多悲剧甚至是惨剧。为此,重庆市教委、市金融办、重庆银监局近日联合发文,为金融机构和高校列出8项负面清单,规范校园网贷行为,其中包括不得仅凭学生身份证、学生证等低门槛方式发放贷款,未取得家长、监护人等第二还款来源方书面同意,不得向学生发放贷款。

黄震:从本质来说,大学生一般都是年满18岁的公民,已经有了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应该独立承担自己的责任。不过,从目前的现状来看,大学生的经济来源还是靠父母,这样的规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过,也可能出现诸如假借身份证、家长书面同意虚假签字的现象。

为了防止这种现象的出现,除了信贷平台要加强监管,确认是借贷人本人、控制贷款额度并且确认借贷人有无还款能力,同时也要对大学生借款人加强信用知识、金融知识、消费知识的教育,防止不当和过度消费行为。监管部门还要建立信用规则,并且完善失信惩罚措施,使“信用”真正有价值。

尹振涛:重庆市教委和金融办的做法的确是针对当前在大学生网贷行业出现的突出问题而发布的具体措施,非常具有针对性,在一定程度上会杜绝一些违法乱纪的行为,遏制一些金融风险的继续扩大和蔓延。

当然,对于大学生为对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而言,势必会对其业务的开展造成一定影响。这也是金融监管必然在金融发展创新与金融安全之间找的平衡点。

政策出台重在执行和政策的落地,对互联网金融而言,其特殊的互联网属性的确增加了金融监管的难度。因此,重庆市也是多部门联合出台政策,力图实现部门合力、协同作用。不过,在具体实施中,仍需进一步明确监管权责及日常工作程序。同时,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也应该进一步发挥更大的作用。

治理不良校园网贷仍存难点

记者:今年4月,教育部联合银监会印发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其中要求加大不良网络借贷监管力度,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密切关注网络借贷业务在校园内拓展情况;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实时预警机制;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应对处置机制。时至今日,治理校园不良网贷的效果如何?

黄震:各地采取治理校园网贷的措施是非常必要的,关键是在落实过程中每个环节的规范化。制度和监管虽然存在,但是不可能杜绝一切问题。

治理校园不良网贷,主要是要加强宣传工作,在规范网贷平台的同时,也要规范大学生借款人行为,加强风险告知,借款人还款能力要与风险匹配。要掐断校园网贷的违规苗头,就要加强对违规行为的打击,使违规的代价最大化。对于网贷平台不当宣传、过度广告的行为,要依据广告法加以制裁。

尹振涛:随着互联网金融专项治理工作的开展及银监会就校园不良网贷风险防范通知的出台,针对大学生的网络借贷行业及其他互联网金融还是有了很大的改观和规范。

不过,难点仍然存在,突出表现在:一是大学生数量众多、人群分散;二是大学生的金融知识相对薄弱,法律意识淡薄;三是针对大学生的金融产品金额小,不易发现;四是出于要面子等原因,很多问题被掩盖;五是校园相对而言是一个封闭的小社会,很多信息无法传递。

记者:不可否认,面对形形色色的网贷平台,为了避免校园贷款引发悲剧,对网贷市场不仅需要加强监管,打击不法平台,金融机构审慎经营,大学生自己也要提高信用意识,要学会理性消费。

尹振涛:互联网金融监管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难度较大的监管工作。其混业跨界的特性,传播快、传播广的特点都加大了金融监管的难度。校园网贷产品更是复杂。

要做好校园网贷产品及监管工作,应把握以下几个原则:一是金融监管应该组织化,银监会、金融办、教委、学校都应该重视该项工作,形成机制,分工协作;二是金融监管应该立体化,发挥日常监管、数据统计预警、线索悬赏举报等多位一体的监管机制;三是将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放在首位,重视法律法规、重视隐私保护、重视危机救助、重视知识普及;四是应鼓励和扶持传统金融机构重视大学生金融需求,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建设;五是金融监管、行业自律与社会监督构成风险防控网络。

黄震:治理校园不良网贷的根本之策,就是要把借款人培养成负责、理性、独立的消费者,不要指望父母能为其还款,并纵容违法违规行为。对于虚假借款、不当消费、编造借贷用途理由的行为,要对借贷人予以重罚。

高校教师学生揭校园网贷平台“野蛮”手段

“那真是一段黑暗的日子。”

提起校园网贷经历,在哈尔滨上大学的大四学生顾佳有些不堪回首——不仅隐私被曝光,还被多“勒索”了几百元。

催款“十部曲”

2015年年初,顾佳跟室友相约假期旅游,因为不好意思向父母要旅游经费,在同学的推荐下,她在一个校园网贷平台贷款3000元,承诺分7个月还清,每个月需还448元,“前几个月,我都按时还上,但是后来有一个月,我经济实在紧张,拖了几天没还,他们就一直打电话恐吓我,说会把我欠钱不还的事情告诉老师和同学”。

对于网贷公司的恐吓,顾佳并没有理会,但噩梦却“如期而至”。当天晚上,顾佳的朋友告诉她,在某社交网站上,看到了该公司发出的关于她欠款的消息,上面还附带了顾佳等一百多名欠款同学的身份证信息、联系方式、家庭住址等私人信息。

“当时,真的是又羞又怒,我逾期未还款的确不对,但是他们也没权利把我们的隐私信息公布出去吧。”无奈之下,顾佳只好跟父母坦白了自己的欠款情况,最后在父母的资助下偿还了欠款。

然而,这并非是句号。在还债时,顾佳满心以为只需还清余下欠款和利息即可,工作人员却告诉她,由于逾期,顾佳需要根据逾期天数额外支付500多元的滞纳金。

“贷款之前,客服没有跟我说过需要支付这部分钱,我也没认真看合同,真是坑死人。”想起那段经历,顾佳至今仍心有余悸。

“校园网贷申请门槛低、申请手续简单、放款速度快。”校园网贷,曾经在顾佳眼中可谓“无限美好”,作为在校大学生的她只需要通过网贷移动客户端,简单上传个人身份证,登记学籍资料,花几分钟与校园代理人签约,就可以成功在分期网站上购买心仪的商品或者拿到上万元的网络贷款,“这比跟爸妈要生活费还快”。

就在大学生享受着“花明日的钱,圆今天的梦”的畅快感时,往往忽略掉了光鲜面具背后的种种真相。

对于逾期不还款的学生,网上“公示”只是方法之一,某些校园网贷平台还有诸多“不文明、不合法”逾期催款方式。“后来,我听说,还有盛传的某校园网贷平台风险控制人的催款‘十部曲’:通过QQ给所有贷款学生群发逾期通知、单独发短信、单独打电话、联系贷款学生室友、联系学生父母、再联系警告学生本人、发送律师函、去学校找学生、在学校公共场合贴学生欠款的大字报,最后一步,群发短信给学生所有亲朋好友。”顾佳说。

河南某大学生郑旭不堪60万元重债最终选择跳楼,他生前说,网络借贷平台的人打电话威胁他,频繁发短信,没有一天让他安生过,害得他过年也没有回家,生怕自己贷款的事儿被父母知道。甚至有平台派出催债人(通常是社会青年)到学校,三五个陌生人会将欠款学生围住。

那么,如果逾期未还款会怎么收费呢?某网贷平台借款前必须勾选的用户协议显示:逾期付款的,按逾期天数每日支付逾期未付款1%的违约金;逾期未还款累计达到全部应还款的20%,或者连续逾期2期或达60天未还款的,平台有权要求借款人提前付清全部应还款(即便提前还清了债务,服务费也不减免)并支付违约金。

“一旦逾期未还款,借款学生欠这些平台的费用可就不只是每月的月供了,还可能包括各种违约金、罚息、服务费、催缴费。”某网贷平台的业务部负责人陈珂(化名)透露说,甚至可能还有调查取证费用、差旅费、诉讼费用、执行费用、律师费、媒体广告费等。

“放任”的家长

郑彤是一所二本大学的班主任,说起校园网贷连连摇头。

“班上曾经有个学生就是因此毁了。这名学生刚入学表现还正常,学期末就开始夜不归宿。当时,我们只是以为他玩网游旷课,直到班上很多同学包括我收到催款电话,才知道他从大一上学期末就在网络平台借款,半个学期就借了几万元,还不起,借贷公司就死命催。”郑彤说。

得知这一情况后,郑彤立刻联系了这名学生的父母。然而,让郑彤没想到的是,“粗心”的家长在帮助还了一部分款项之后就听之任之,“家长当时给我的解释是,他们相信自己的孩子可以解决问题”。

“结果怎样?寒假过年,这名学生居然没回家,在外面流浪。借贷的款项也翻了好几番。催款公司还派律师到学校找院领导。最后,这名学生因为长时间旷课被劝退。”郑彤惋惜地说。

因为这个学生,郑彤曾特意考察了针对学生的校园网贷,“贷款公司难以计数,基本上只要学生提供个人信息就可以拿到钱,所以一个学生基本上一下可以贷到数十万元。而且不正规的公司居多,有些公司为了套住学生更多的利息,合同里居然规定不能一次性提前还款”。

据陈珂透露,根据专业和学校不同,网贷平台一般都做阶梯状的资金额度发放,“比如说,本科会相对高一点,专科相对低了几千元”。

据了解,根据陈珂所在平台借款金额粗略估算,借款用户的人均借贷金额从大一到大三呈阶梯状递减。以某大学为例,通常一名大一学生能够申请到的额度大约为8000元到1万元,但是大二年级的学生通常网贷申请额度是5000元到7000元左右,大三的额度则低于5000元。

“专业、学籍的稳定性因素也是影响借贷额度浮动的重要指标。”陈珂说,如果学生在校时间较长,那么这个学生的学籍相对稳定程度较好,有利于后期进行资金回收。如果涉及到三本院校,学籍会不稳定,可借贷金额会大打折扣。

同时,受访的业内人士还向记者透露,地域也会造成贷款的巨大差别,而在差别背后则可透视出监管问题:

如果一名大学生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就读,由于学生信用审核流程在发达地区较严,该学生能够通过多个网贷平台整合的方式,共借贷到二三十万元左右。但是由于二三线城市网贷平台审核流程较松,且多以地区性的小平台为主,一名当地大学的学生,通过多个平台能借贷高达七八十万元之多。

“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是,为了保证回款,贷款公司还会鼓励贷款学生向其他学生推销。这样一来,被荼毒的学生也就也来越多。”郑彤说。

来源:news.xinhuanet.com

上一篇:满屏马甲线!英国健美大赛型男美女齐秀肌肉

精彩推荐
生活中最让人尴尬的九个时刻
史上结局最意想不到的恐怖片
唐太宗送唐僧去西天取经
美国一黑熊拉开车门觅食
迪丽热巴跑男最喜欢搭档的两位
男子每晚让八旬老母露宿街头
赵飞燕从未干预过朝政
一招让你永久告别烦人的热水壶
明星衣服多?可有的也是租的
生孩子你是先见红还是先破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