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生死豪赌,外交三张牌只剩一张

承蒙读者支持,上一篇以笔名“白耳”发表的文章《朝鲜拥核不可避免,中国是最大输家?》得到了数百条评论,笔者都看了。有读者要求以类似思路分析近期的国际热点问题,如土耳其政变。

近日,埃尔多安访俄,俄土关系加速缓和,可以说是土政变后重要的国际地缘政治事件,确实也有探讨的必要。

《朝》文中曾提到朝鲜半岛核危机的基本线索,金正恩2011年接班后面临困局,必须从拥核、亲中、联美三张牌里选一张打出,否则下场堪忧。随着拥核牌的打出和得分,这个生死赌局他已经基本过关。

五年之后的今天,另一位以强势著称的国家领导人也面临相似局面,必须进行又一轮生死豪赌,他就是雷杰普·塔依普·埃尔多安,土耳其总统。

不同于“奈何生于‘帝王’家”的朝鲜领导人,埃尔多安的政权是白手起家的结果,现在面临危机也是自己的原因。

2011年中东大乱(这事在未来的中学历史课本上无疑将是必背内容)之前,土耳其政治稳定,经济繁荣,对外左右逢源。宗教色彩很强的正义和发展党政权得到人口占多数的保守派信徒支持,但世俗化的沿海和大城市人群并没有太大意见,军方也被压得不敢造次。

大乱初期,美国和欧盟推波助澜地推翻了几个不够“民主”的中东政府,够民主的土耳其并没有受影响,却在追随美欧将这股潮流引向叙利亚的时候,出了大乱子。

土耳其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干涉行动与泰坦尼克号撞冰山的事故非常相似:早发现冰山可以避开,晚发现只会撞坏船头,结果不早不晚地遇到了灭顶之灾。这场干涉行动开始于漫长的犹豫,升级于不断增长的渗透行为,激化于俄军突然上场的戏剧性时刻,又在孤注一掷地击落俄战机后突然走向低潮。

行动在毫无建树之余,还恶化了国内的宗教矛盾、显示了军力的不足、暴露了与ISIS的联系、唤醒了一度被镇压的库尔德反政府武装、引来了俄罗斯并将其激怒、逼两伊一叙向俄靠拢,可谓一举五失,倒霉透顶。

干涉行动的失败也让部分军方人士和其他反对力量看到了夺回权力,让国家重回原有世俗化轨道的可能性。

6月28日,埃尔多安致信普京并表示为击落战机事件道歉并赔偿。7月16日,军事政变爆发。两件事相隔很近,很可能是有关系的。但从政变军人控制电视台后发表的声明来看,他们强调的是履行国际义务、维持与世界各国的和平,没有反对缓和土俄关系。

笔者认为,军方部分人士选择此时政变,是认为埃尔多安可能走出僵局,再不干就没有机会了。如果政变成功,涉事将领和飞行员可能访问俄罗斯,与俄阵亡者遗属相拥而泣,共同谴责“战犯总统”,让普京政府长出恶气,脸上有光;但回去以后仍毫不含糊地执行自己的北约义务,以低调务实的方式继续牵制俄罗斯,甚至相机瓦解俄与两伊一叙的四国反恐同盟;在土国内,军方将按凯末尔遗训恢复世俗化和秩序,此事已有多次先例,变数不大。

“已有先例”、“变数不大”是土耳其与朝鲜政权的的相反之处,也是埃尔多安最大的命门。在《朝》文中我们已经看到,现在为金家“打工”的官僚是很难在改朝换代以后继续干下去的,支持金氏政权延续是他们理性的选择。

土耳其则不然,虽然埃尔多安粉碎了军事政变,清洗了政变者和潜在的不安定者,极大地提高了推翻他的难度,但这种难度仍然在过程不在结果,社会精英仍可能对“改朝换代”抱有期待。

而与朝鲜政权相似的是,埃尔多安在国内的政治斗争中已经突破了很多底线,万一下台,难逃报复。为了生存,埃尔多安也必须稳定地掌权下去。要稳定的掌权,当然要排除不利于掌权的决定性因素,比如:

1、发达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是土耳其的经济基础,但作为政治基本盘的激进势力要求建立沙特式的沙里亚法国家,而所有沙里亚法国家都没有资本主义工商业可言。

2、国内外充满了潜在或明确的敌人,尤其是志在独立的库尔德民族武装,对付他们需要强大的军队,但军队在政变失败后已经失去战斗力和忠诚度。

3、北约和美国在政变中暧昧不明甚至推波助澜,得罪了埃尔多安政权;而埃尔多安也早已得罪了俄国及其盟友叙利亚。根据《黑暗森林》中提到的“猜疑链”理论,以后与这两大集团都只能逢场作戏,难以建立真正的互信。

埃尔多安有什么牌可出呢?难道也要拥核?这根本算不上一张牌。拥核需要满足很多条件,土耳其现在连最基本的条件——军队的支持都没有。拥核当然也意味着和北约、俄罗斯两大集团彻底决裂,双方很可能达成共识,联手毁灭埃尔多安政权。

剩下的是三张还算可行的牌:A是答谢7·16政变中的支持者,使国家快速宗教化,对外以宗教为跳板扩大对中东的影响力;B是利用刚刚进行的俄土总统会谈,挟俄自重;C是回到北约框架里,让美欧保卫土耳其及其政权。讽刺的是,三张牌原来都是土耳其行之有效的外交政策,现在却只能打出一张。

A是一张破釜沉舟的牌。

宗教过去还能为土耳其的轻工产品出口起到一定帮助(土耳其轻工产品畅销亚非的原因之一就是宣称外国的产品不“清真”),从而被工商界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但到了2016年,伊斯兰社会的宗教化已经暴露出极其危险的一面,只要踩下一脚油门,没有什么力量能刹车。

只要走上这条路,军队、政府、工商界、文化界中的凯末尔“余孽”都将丢弃幻想,奋起反抗;北约和俄罗斯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军力空前的原教旨主义强国在中东出现(土耳其的陆军实力在北约中仅次于美国,一旦被埃尔多安掌控,中东甚至东欧都将受到威胁)。埃尔多安将被视为威力加强版萨达姆,第一次海湾战争很可能重演。

B是一张异想天开的牌,不过已有先例可循。

中东哪一个国家没亲过美?驱苏投美的埃及、美国解放的阿富汗伊拉克、美国保护的海湾六国……但就在这几年里,阿富汗、伊拉克几乎已成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埃及军政府在美俄之间不站队,海湾国家也有不听指挥的苗头。

土耳其现在责备美国庇护政变策划者居伦(以及2002年世界杯球星哈坎·苏克等许多许多人),不管是真是假,疏远美国的理由是现成的。

另一方面,作为搅局者的俄罗斯,对土耳其的要求也很简单,一是通过公开道歉让普京找回面子(已经做了),二是给美国找麻烦(驱美本身就可以实现这一点),缓解俄罗斯在其他方向的战略压力。最近圣彼得堡举行的俄土首脑峰会,就是两国元首一拍即合的成果。

这张牌的真正问题是——与A牌恰恰相反——缺乏延伸下去的内在动力。

俄罗斯不是苏联,虽然这省去了许多意识形态的麻烦,但也意味着俄罗斯没有苏联那样的综合国力。对于任何盟友,俄罗斯能提供的无非是几十架飞机和上千名军人,把逼近首都的恐怖分子或反政府武装打回去。

这种程度的帮助对缓解埃尔多安的长期困境几乎毫无帮助,再加上击落战机事件带来的猜疑链和在中亚的战略矛盾,俄土之间的统一战线只会是暂时的。

C是一张吉凶难卜的牌。

虽然种种迹象都表明7·16政变背后有北约的支持,但有时候国际政治的现实正如《潜伏》的台词,“你一枪打不死我,我爬起来还能跟你做生意”,“茉莉花革命”后失去光环的美国也可能接受这个现实。

这五年的乱局里,奥巴马、希拉里表现出的水平比埃尔多安也高不到哪里去,疏远了亲美政权、挑逗了反美政府,让俄罗斯渔翁得利,局面之被动堪称冷战以来首见,对于面临选举的希拉里显然是不利的。

7·16政变本身,未必不是美国政府寻找可靠打手、挽回中东局面的一种尝试。现在埃尔多安摇摇摆摆地从挖好的坑里爬了出来,奥巴马脸皮够厚的话,继续跟他做政治交易也没什么不行。

但这种交易是非常被动的,美国不得不默许甚至支持埃尔多安采用残酷手段对付国内政敌,摧毁伊斯兰世界唯一长久稳定的民主政体,最终还是会证明希拉里当年政策的错误。

在土耳其的要求下接收众多难民的欧洲国家,也完全可能出现极右翼上台的剧变,这对美国和土耳其来说都是极其糟糕的。

因此,笔者也不看好美土之间同床异梦的复婚。

总的来说,笔者没法帮埃尔多安找到一条符合逻辑的必胜之路,连金正恩那种相对可行的出路都没有。埃尔多安的命运,固然要考虑他自身的努力,但更多的还是要考虑历史的行程。

来源:news.qq.com

标签:土耳其

猜你喜欢

骄傲!首位中国籍探险家闪米特
一个把头发染红一个染绿
心脏不好的6个“非主流”信号
2017年最流行的包包款式
派对造型 Do's & Don'ts
去这些地方 只吃这一样美食就
为什么故宫里的皇帝卧室还不到
瘦贼偷红木一次数百斤
惊险!南非一大白鲨跃出水面欲
科学发现灵魂有可能是量子态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