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门诊输液需要更多地区跟进

王传涛

王传涛

去年8月,江苏省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通知》,提出2016年7月1日起,全省二级以上医院(除儿童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注抗菌药物;今年年底前,全省二级以上医院(除儿童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液。江苏省成了全国第一个全面叫停门诊输液的省份。

对于世界上最危险的给药方式——输液,江苏省已在门诊全面叫停。对于这样的举措,笔者认为在我国这样一个被称作“世界第一输液大国”的现实语境里,非常及时且有必要。虽然现在对于此政策,还有许多百姓表示不能理解,认为输液见效更快、疗效更好,但政府对于政策的强推显然已经结束了这样的争论。

门诊不提供输液,是国际医务惯例,这个常识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国人熟知。然而在我国,不仅大医院门诊和社区诊所提供输液服务,就连一些乡下的赤脚医生也都提供上门输液服务。在挥之不去的利益诱惑面前,许多医院和医生从输液中赚得了利益,悲催的是,整个社会却付出了人均每年输液8瓶、全国每年输液104亿瓶次的代价,这个代价显然不只是就医成本上扬的简单问题,更包括抗生素滥用导致了国人免疫力下降的灾难。

“输液有害”作为医疗常识,在许多国家早已普及。西方许多医院如果要输液,尤其是输抗生素,是需要像对待一场手术一样倍加小心的,必要时还需要相关机构、权威专家的论证。在我国,近年来关于“输液有害”、“滥用抗生素”的理念常识正在慢慢普及。但遗憾的是,放眼全国,能够叫停门诊输液服务的医院屈指可数。

当然了,拒绝门诊输液的医院在我国也绝非不存在。早在1998年,浙江的邵逸夫医院就停止门诊输液,医院也没有门诊输液大厅。该医院认为,绝大部分门诊常见病都可以采用口服药物等方式治疗,如果一个病人的病情严重到需要输液的程度,那说明他需要住院了。

据了解,该院药占比仅30%左右,远低于多数国内同级医院的60%。据悉,该院由香港著名实业家邵逸夫捐资兴建,自建立之初,就引进美国模式,美国罗马琳达大学以顾问形式参与管理。

改变“吊瓶大国”和“输液过度”现状,卫生部并非无知无觉。2013年12月,卫生部发布“用药十大原则”。其中,第二条明确规定“遵循能不用就不用、能少用就不多用,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的原则”。这显然是一种进步,卫生部门发布这样的原则,对于提高整个社会的用药规范性和科学性,有着不言而喻的作用。然而,让人纠结的是,这只是一些所谓的原则,而不是一些制度;只有“遵循”,而缺少强有力的落实。

如果将“输液过度”的现状完全归结为医院牟利的冲动,也有些不够客观,我国一些患者对于输液的依赖也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程度。很多人迷信输液,他们相信输液能让病痛快速消除,一些患者甚至直接向医生提出输液要求,这些观念都需要医院和社会多方面共同引导和扭转。

制止输液过度、抗生素滥用,仅靠卫生部门发布所谓用药原则远远不够。尤其是在当下体制之下,仅仅靠医院和医生自觉来减少输液,是不现实的。因此,加强对医院的输液管控,需要更多的制度设计和监督落实。而江苏省用政策一刀切的做法,此时就显得十分给力。那么,其他省份和地区,包括一些医院,都应该积极主动地革掉“门诊输液”的命。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猜你喜欢

经常这么做,可以预防和治疗抑
人生就是带雨伞时不下雨
日本泡温泉不只是热水澡
外国父母惩戒孩子的方式
妈妈第六感救宝宝的故事
老腊肉和小鲜肉的哭戏对比
陈赫的爱情,如人饮水
30年前生二胎生活是这样的!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比鸡汤更具直锲人心力量的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