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城伦敦 一座城市的地下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

位于工地的一处12米的深坑是迄今为止伦敦发现的最重要的早期罗马遗址。整个街景跃然眼前,木结构的店铺、房屋、栅栏和院子都保存完好。

作为欧洲最古老的都城之一,伦敦曾居住过罗马人、萨克逊人、诺曼人,经历过都铎王朝、乔治时期、摄政时期和维多利亚时代等一系列历史阶段,这些时期的人民对城市加以建造,每个人都曾为伦敦的历史添砖加瓦。

夜晚,乘客们从位于伦敦市中心的皮卡迪利广场进入地铁站。新地铁线路的挖掘工作发现了成千上万件器物,它们讲述着这座城市从石器时代直至今天的故事。

如今这座现代化的都市地下埋藏的层层考古遗迹就像一块9米厚的夹心蛋糕。揭开一座像伦敦这样意义非凡的老城路面上的砖石你什么都有可能发现,从公元1世纪的壁画,到中世纪的冰鞋——甚至是大象的牙齿。

2世纪考古学家在利物浦街车站附近发掘出这些古罗马时期的头骨。它们在大约1900年前被埋葬,随后被冲入一条河道。

考古学家们面临的挑战在于,伦敦是一座熙熙攘攘的大都市,生活着超过800万名居民,到处都是繁忙的街道、摩天大楼和纪念性建筑。要掀开混凝土的屏障,在埋藏着丰富器物的土地间搜寻,不但机会渺茫,时间也不多。伦敦考古核心地带的重要工程项目和建筑热潮,为考古学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使他们能够窥探到伦敦的地下,探索城市深埋的过去。

河流中光滑的石子嵌在了一个头骨的眼窝里。

地处伦敦金融区核心位置的一处莱姆街的施工现场,正在为建造一座38层全新办公楼而挖掘地基的工人们,挖出了一座早前的罗马遗址,在此发现了一幅公元1世纪的巨大壁画,它长近3米,高近2米,也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壁画之一,而且保存得最为完整。博物馆专家认定壁画大概是公元60年左右的作品,这使它成为伦敦发现的年代最早的罗马壁画之一。

考古学家认为这幅壁画曾经装点的建筑在公元一二世纪之交被拆毁,让位于一座气势恢宏的新廊柱大厅和广场,那是罗马人在阿尔斯山以北建造的最宏大的建筑,规模甚至超过了 今天的圣保罗大教堂。

法灵顿站附近的施工现场将中世纪伦敦的面貌呈现在世人眼前。对埋葬在附近的瘟疫受害者的骨骼测试表明,那时的伦敦和今天一样,吸引着人们不远万里纷纷前往。

由重要工程项目和建筑热潮带来的考古发现数目惊人。它们包括泰晤士河沿岸涵盖了广阔人类历史的数百万件器物——时间跨度从大约1.1万年前的中石器时代,到19世纪末的维多利亚晚期。而地下伦敦的大门,是2010年在占地1.2公顷的“彭博伦敦”(即将揭幕的彭博金融帝国欧洲总部)施工现场被打开的。

伦敦的第一条地铁隧道只有3米宽。随后,科技的发展让人们建成了更安全、更宽阔的隧道,能容下体积更大的车厢,载着更多的伦敦人在城市中穿梭往来。

位于工地的一处12米的深坑是迄今为止伦敦发现的最重要的早期罗马遗址。随着土壤的逐渐清理,整个街景跃然眼前,木结构的店铺、房屋、栅栏和院子都保存完好。遗址可追溯至公元1世纪60年代初,其令人震惊的保存程度让考古学家给它起了个“北方庞贝”的昵称。发掘过程中有1.4万多件器物出土,包括钱币、护身符、白镴盘子、陶瓷灯、250只皮靴和凉鞋,以及900多箱陶器。

2013年,考古学家在一处新酒店的施工现场进行挖掘,发现了一尊保存状况最为完好的古罗马统治英国时期的雕塑。

出土物品中还有将近400块罕见的木质写字板,有些木板上仍可看出清晰的信文、法律协议和账目文字。(另外一处发掘现场出土了购物清单、聚会邀请函和一名奴隶女孩的买卖合同。)这些发现让我们获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机会,可以一瞥伦敦在罗马帝国统治时期的日常生活。

全新的横贯铁路全长42公里,在一座已经发展了几个世纪的大都市地下穿行。

贝德莱姆墓地发现的1665年瘟疫受害者的墓碑(MOLA,横贯铁路)

截至目前,令伦敦考古界收益最大的当属耗资230亿美元的横贯铁路项目,这一贯穿东西的地下通勤铁路既是欧洲最大的建筑工程,也是欧洲最大的考古发掘项目。自2009年破土动工,横贯铁路42公里长的隧道和40多个施工现场已经发掘出成千上万的器物和化石,年代跨度达7万年。

伦敦地面的演变:青铜时代(公元前2000~前600年)普拉姆斯特门地区。游牧民族用树干在沼泽上搭建小路,方便出行和捕猎。横贯铁路团队发现了一个石锤和尖头木桩。

古罗马统治时期(公元43~410年)利物浦街。古罗马统治时期,作为殖民地的伦底纽姆(伦敦旧称)得到发展。这处施工现场发现了一条大路的遗迹,附近的罗马人墓地中还发现了头骨。

规模最大也最引人注目的发掘工作于去年春天在繁忙的利物浦街车站前展开。建造一座地下售票厅的计划意味着要掘开贝德莱姆墓地,它是伦敦的第一座城市墓地。这项工作要挖掘出超过3300名伦敦人的尸骨——他们大多死于16至17世纪,在那个年代,瘟疫时常在城市的街道中肆虐。

14世纪1348年至1350 年爆发的黑死病夺去了半数伦敦人的生命。受害者中就包括这些人,他们的遗骨是在查特豪斯广场附近被发掘出来的。

随着教堂墓地很快被瘟疫受害者占满,市政官员决定建一处公墓来安顿无处安置的尸骨。贝斯莱姆皇家医院(俗称贝德莱姆,欧洲的第一所精神病院)的负责人在1569年卖给了他们一英亩(0.4公顷)的土地。由于不属于任何教会,贝德莱姆成了激进分子、不从国教者、移民、边缘人群和劳苦大众们的安息之所。

“在这里你可以发现来自所有社会阶层的人,从疯子和罪犯到前伦敦市市长的妻子,无所不包。”截至1738年左右墓地最终关闭时,墓地埋葬的人数超出了其最大容纳限度数倍,约有3万名死者在那里长眠。据悉许多被挖掘出来的尸骨都来自1665年的瘟疫大爆发,在当时伦敦总人口为45万人的情况下,那场瘟疫夺去了7.5至10万人的性命。

它展现了一条蛇在一只鹰的爪下扭动身躯的景象,很可能是用来装饰某位官员的陵墓。

科学家计划对一些骸骨进行测试,以期了解夺走如此多性命的瘟疫细菌的演变过程。有个巨大的谜题——为何瘟疫在1665年后就再没重返过伦敦?在此之前瘟疫是城中的常客,但此后就再没出现过。为什么?究竟是什么发生了变化?通过测试也许有一天谜题能被解开。

中世纪伦敦(1066~1485年)法灵顿站。出土的25具尸骨为伦敦给黑死病爆发期间(1348 ?1350年)死者紧急修建的第二处墓地提供了证据。城中有一半人被夺去了性命。

都铎王朝(1485~1603年)士得利园枢纽。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座名叫“约翰国王的宫院”的宅邸,它有专用的护城河。后来这处住宅成了不信奉英国国教的新教徒和清教徒的庇护所。

对在查特豪斯广场发掘出土的一系列14至15世纪的骨骼的同位素及骨质分析,勾勒出了一幅伦敦中世纪生活的悲惨景象。许多骨骼显示出营养不良的迹象,每六个人当中就有一人患有佝偻病。严重的口腔问题和牙齿脓肿也很普遍,还有繁重体力劳动造成的背部损伤和肌肉拉伤。生活在15世纪的人上身受伤比例高得惊人,很可能与瘟疫爆发后法律和秩序被破坏,暴力冲突频发有关。

17世纪中期利物浦街。这里出土了成千上万具尸骨,是伦敦第一处建在城墙外的公墓,安葬着城内教区无处安置的死者,包括在1665年瘟疫中去世的人们。

维多利亚时代的工程造船厂。泰晤士钢铁厂和造船公司(一些世界上最为知名的战舰就出自这里)的遗址见证了英国工业发展的历史。

不过对于追求更好生活的乡下人而言,伦敦依然充满吸引力。同位素分析显示测试的尸骨中有接近半数个体是在城市之外长大,有些是从遥远的苏格兰北部迁来的——就像今天一样,14世纪的伦敦就已经吸引着全英国的人纷至沓来。

1838年维多利亚女王加冕仪式上的纪念盘(MOLA)

13世纪中东香水瓶(MOLA)

幸亏一位名叫约翰?科尼尔斯的古文物收藏家,今天我们才得以目睹这些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古罗马遗迹,他曾在1666年大火之后,克里斯托弗?雷恩爵士重修圣斯威森教堂的时候跟随雷恩的工人一起工作,记笔记,收集器物,绘制细致的图画,当代历史学家认为这可以称作是世界范围内第一次正式的考古调查。科尼尔斯还记录下了几年后国王十字火车站附近一头猛犸象的挖掘工作,也是他首先成功说服众人相信附近的燧石手斧是人类制造的。而此前这类事件往往被称作“精灵雷电”。

伦敦奥运会会场出土的新石器时代手斧(伦敦博物馆)

莎士比亚时期玫瑰剧院挖掘出的钱盒和炮弹——用来滚动制造雷声效果(伦敦博物馆)

19世纪40年代,维多利亚时期的工程师开始在城市地下挖掘隧道,建立四通八达的排水系统,一位名叫查尔斯?罗奇?史密斯的药剂师、钱币收藏家和业余古文物收藏家摒弃社会传统,穿上旧衣服,与工人一起钻进隧道。和科尼尔斯一样,他观察工人们的挖掘工作、记笔记、画图,抢救可以抢救的一切器物。他成了罗马统治时期英国历史领域的至高权威,其著作《罗马时期伦敦图景》50年来始终是该领域的权威著作。他个人收藏的器物后来成了伦敦博物馆罗马统治英国时期藏品的核心构成。

尽管他是150年前在此工作,然而他的观察和记录仍有助于提醒我们城中还可能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遗址。

来源:travel.163.com

标签:伦敦

上一篇:山东女司机驾车撞人后绕死者跳舞被刑拘 排除酒驾毒驾

只想保护最真实的自己
卡拉-迪瓦伊秃头造型首现片场
全民健身——清明踏青好骑行
别漾春日 周生生Charme新品烂
探访宫崎骏幽灵公主的森林
十个金句,2017年我们都要好好
去过张家口这些山沟沟
王室风云:90后主战场
“美丽河北 古村记忆”邀您走
新加坡这8处小众好玩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