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业主独住避暑烂尾楼 方圆一公里只有20多户

领英分享

苏马荡凤凰国际小区的烂尾楼。

苏马荡凤凰国际小区的烂尾楼。

公式在苏马荡避暑房独居的雷秀英。

公式在苏马荡避暑房独居的雷秀英。

本报8月5日报道的“重庆客苏马荡避暑,连续3年遭遇停水”事件引发关注。本报两路记者到重庆周边避暑房深入调查,今天起陆续推出“重庆周边避暑房之乱”系列报道。对避暑房的问题,市民可拨打重庆晨报热线023-966966,@重庆晨报官方微博,重庆晨报官方微信留言或上游新闻客户端跟帖评论反映。

在湖北利川苏马荡景区,每当夜幕降临,独住一栋避暑楼的重庆人雷秀英总会感到莫名的紧张。她会紧闭门窗,让阳台的灯一直开到天亮,“让隔壁楼的邻居放心,我还活着。”

■故事

一楼一人,孤独避暑

附近方圆一公里之内只居住有20多户人家,她夜间从来不敢出门。有时隔壁空房间里传来异响,往往会吓得她一阵哆嗦,握紧了手里的电话。

8月9日,湖北利川苏马荡景区,室外气温只有22℃。谋道镇上居住着上万名来自重庆的避暑客,雷秀英是其中较为特别的一个。

重庆晨报记者在苏马荡凤凰国际小区看到,在一片废墟和工地的包围下,雷秀英独自一人居住在凤凰国际B区7栋5楼。

这是一栋6层高,可供48户人家居住的楼梯房,黄白相间的外墙已装饰完毕,如果不是门口丛生的野草和一块“施工现场闲人免进”的蓝色铁牌,没人会相信这是一栋烂尾楼。

记者跟随雷秀英走进大楼,发现大楼内墙锈迹斑斑,地面污秽,不少房间大门洞开。

整栋楼只有雷秀英一人入住,2单元5-1,两室一厅,54㎡。这间房是整栋楼里唯一装修完毕的,家具家电齐全,通水电,没通气。

雷秀英是今年7月10日从重庆到苏马荡避暑的。每天,她上午出门和隔壁8栋和9栋的避暑邻居们聊聊天,或者相约一起爬爬山,然后步行2公里,穿过杂草丛生的工地到镇上去买菜。傍晚7点,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会回家做饭,饭后看一会电视就睡觉。

但她常失眠。凤凰国际小区靠近森林,楼盘烂尾之后,附近方圆一公里之内只居住有20多户人家,她夜间从来不敢出门。有时隔壁空房间里传来异响,往往会吓得她一阵哆嗦,握紧了手里的电话。

买房一年,遭遇烂尾

已交了大半房款的雷秀英不甘心,和开发商协商,让开发商将她的那套房子装修出来交给她,她补齐剩余房款。

雷秀英今年56岁,退休后,每年夏季都会加入重庆出城避暑的大军。

3年前,湖北省利川市谋道镇苏马荡组织了一批避暑房小区来重庆主城区推销,她花15万元积蓄购买了凤凰国际小区C区一套小户型避暑房,当时的开发商是湖北云鼎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合同约定一年后交房。

一年后,她和家人兴冲冲地赶到苏马荡接房,结果看到除小区A区竣工外,B区部分完工,C区已全部停工——因为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工地已经停工数月之久。楼盘开发商也变更为利川翌菲地产有限公司。开发商和雷秀英变更了合同,约定其C区的房屋地址更换为B区7栋2单元同面积的5-1。

但B区7栋的建筑商因为没有收到工程款,中断了最后的装修,这也使得雷秀英无法接房。已交了大半房款的雷秀英不甘心,和开发商协商,让开发商将她的那套房子装修出来交给她,她补齐剩余房款。

于是,一个女人住进了一栋烂尾楼。

昔日购房,今朝被套

雷秀英说,当年和她一起购房的重庆人有500多户,其中大部分来自主城区,其他来自万州区等区县。

虽然雷秀英独自居住在一栋烂尾楼,但在旁边的8栋和9栋,还有20多户来自重庆的烂尾避暑房受害者,同样交了房款,同样每年坚持两个月在烂尾楼里避暑。雷秀英说,当年和她一起购房的重庆人有500多户,其中大部分来自主城区,其他来自万州区等区县。

B区9栋2单元401的郑女士介绍,她是2013年7月的购房者之一,她甚至还到现场来看了样板房,看到规模很大,开发商承诺有70年产权,加上总价低,就买了一套。

这500多户重庆购房者都支付了大部分房款,其中只有约一半购房者勉强接了房,居住在A区和B区,未能接到房的购房者就只能一直等待,等待开发商起死回生的那一天。

记者随后拨打开发商熊某的电话,但一直无法接通。

■调查

烂尾溃疡,多处蔓延

在市场资金推动下,苏马荡大量项目仓促上马,加上最近两年销售不畅,大量楼盘积压,发生烂尾的不只这一家。

湖北省利川市谋道镇苏马荡,位于北纬30度,海拔约1500米,距利川城区48公里、距重庆万州72公里。苏马荡一边是纵横奇美的磁洞沟峡谷,一边是一望无际的苍茫林海,一边是遍布高山草原的齐岳山。

苏马荡年平均气温18℃左右,在盛夏算是天然空调,同样也是夏季休闲、度假、纳凉的好去处。

2010年前后,苏马荡出现了很多房地产项目,无一例外都是避暑房,目标消费人群多是来自重庆的市民。

记者在苏马荡走访发现,凤凰国际是苏马荡第一个发生大规模烂尾的避暑房项目,开发商熊某是万州人。

在市场资金推动下,苏马荡大量项目仓促上马,加上最近两年销售量不畅,大量楼盘积压,发生烂尾的不只这一家。

在苏马荡林立的小区中,记者发现还有多个项目已停工,出现烂尾迹象。在迎宾大道上,记者看到怡雅苑和山水青城两个项目只修建了一半,塔吊孤零零地矗立在工地上,暂时没有开工迹象。

楼房烂尾,殃及众人

建筑材料商们的日子同样不好过。大部分建筑材料都是材料商垫资,开发商为了抵债,将建成的楼房低价抵债。

烂尾楼除了不能按时交房外,还给建房生态链造成影响。在凤凰国际工地上,看守建筑材料的4名工人因为拿不到工钱,又不忍就此离开,结果一直在此煎熬。

来自万州龙驹的72岁留守工人阎家高为了讨回拖欠3年的数万元工钱,已在四处漏风的工地上熬了3年,他就住在工地内的工棚里,过着没电没水没气的生活,每天只能靠烧柴火煮饭维持。

来自忠县的57岁的陶金群不仅被欠工钱,还借给建筑老板20万元,为了熬过漫长的讨薪岁月,他从附近村民手里找来一块土地,开始种起蔬菜自给自足。

建筑材料商们的日子同样不好过。大部分建筑材料都是材料商垫资,开发商为了抵债,将建成的楼房低价抵债。一名冯姓建筑材料商介绍,因为被拖欠下40多万材料款,开发商以每平方米1000元的价格抵了4套房子给自己,但这些房子卖不出去,也租不出去。

为讨回工程款,材料商们也采用了过激的手段。购房者许光华介绍,在8栋和9栋的20多名购房者今年6月前来避暑时,发现楼栋大门被材料商用条石封闭,并且被断电。

购房者们找到恩施州政府,几经协调,材料商才将大门打开,恢复供电。但材料商扬言,等夏天过去,他们将重新封闭大楼,继续讨要工程款。

对于烂尾楼盘带来的纠纷,当地政府也是不胜其烦。

谋道镇综治办副主任罗仕华说,经常有来自重庆的烂尾楼购房者前来讨要说法,但政府只能协调,在没有其他企业愿意接盘的情况下,政府也没有办法。

谋道镇副镇长牟慧介绍,目前涉及凤凰国际烂尾楼盘的12家材料商以及部分购房者在镇政府的支持下,已决定起诉开发商,目前起诉工作正在进行当中。

能否讨要到属于自己的房子,对购房者来说,仍是个未知数。

本报记者 范永松 湖北利川摄影报道

利川苏马荡烂尾避暑房及看守的工人。

来源:news.qq.com

标签:方圆

猜你喜欢

美国“第一夫人”如何交接
素人偶遇林更新系列笑哭你
胶带捆扎蔬菜甲醛超标10倍
迎合富豪口味美国推出“土豪版
在日本香川 吃一份让你热泪盈
这位富家女,直到上大学才知道
一个把头发染红一个染绿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2017年春节这样请假你能在家多
这些水果吃过5种是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