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布莱尔常美妆 国际男政要是“粉底控”?

资料图片:布莱尔

资料图片:布莱尔

参考消息网8月15日报道 英媒称,“他经常美妆,即便不接受电视采访时也这样。也许这只是满足其至始至终‘演戏者’的虚荣心。”不久前,政论记者兼作家罗伯特·哈里斯(Robert Harris)对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口诛笔伐可谓火药味十足,但杀伤力最大的莫过于哈里斯坚称布莱尔是“粉底控”。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8月12日报道,揭底布莱尔各种场合都补妆、而不是把BBC《新闻之夜》(Newsnight)演播室的灯光调暗一些,火力似乎非常软弱无力。但布莱尔并非唯一痴迷于美容的大哥大。特朗普越接近美国总统宝座,他的古铜色皮肤颜色就越深——他每发表一次煽动性演讲,棕褐色皮肤测量仪就似乎又测得一款深色调橙色。鲍里斯·约翰逊近日承认(随后又收回)自己如今是金色染发素不离身。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他最近的纽约之行竟积欠了1600美元发型设计费以及1750美元美妆费,引发激烈争议。

难道说:男士美容如今已变得不再那么犯忌?据美容服务网站Treatwell(以前称Wahanda)统计:男士如今预订各种美容,而且并不在意别人知晓;巴西吹烫头发的男士同比增加了2倍(头发涂抹定型剂以防止其卷曲);男士褪毛者(waxing)上升了85%,还有25%的男性客户预订了修指甲。

报道称,男士对于略微美容的好处并不是无动于衷;男士化妆品如今销售强劲,以至于有些化妆品公司开始生产男性专用美容用品。娇兰推出的Terracotta Bronzer曾是上市的首款男用美容化妆品,尽管后来停产,但最新推出的女款Terracotta Bronzer不含亮光粉,因此也适用于男士。

尼克·弗格森是雅诗兰黛专门服务男士的临时门店The Grooming Station的主策划者,他说倩碧的男用古铜色面霜(Clinique for Men Face Bronzer,售价19.50英镑)与汤姆·福特 的Brow Gel Comb(售价32英镑)是新店最受欢迎的两款美妆品。MAC与彼得与哈利·布兰特兄弟(Peter and Harry Brant)合推的第二款男用美容化妆品也在英国正式发售,这小哥俩是超模史蒂芬妮·西摩(Stephanie Seymour)与亿万富翁彼得·M·布兰特(Peter M Brant)的宝贝儿子。新系列中甚至包括了一款男用唇膏。

纪梵希这几个时装季一直在研发男用化妆品,它声称男消费者如今占到了水漾美肌BB霜(Hydra Sparkling BB cream)销售量的一半,并且说旗下最畅销的光滑粉底霜Mister Smooth(售价29英镑)也专为男士研发。它目前推出的夏季系列Les Saisons就包括了不含亮光剂的古铜色化妆品,抹后的效果不是皮肤亮闪闪,而是有着难以觉察的光洁感。“但不要报道这个了。”纪梵希化妆品艺术总监尼古拉·德热纳(Nicolas Degennes)力劝道。“男士永远不会承认用过美妆品。”

报道称,男士也许不想公开谈论使用美妆品,但很多男士开始接受涂抹些许化妆品以增辉的做法。“毫无疑问,最近时尚风向开始转变,”弗格森说。“这要感谢C罗这些经常在公开场合露面的型男,保湿霜、古铜色化妆品以及烫染头发等细节已成为某些型男的形象标志。”

The Grooming Station是雅诗兰黛不久前在其伦敦费兹洛维亚总部(Fitzrovia London HQ)内开设的最新门店兼美发店,以满足“那些常去健身房、喜欢自拍以及讲究自己形象的社交媒体弄潮男”之需求,雅诗兰黛英国及爱尔兰分部总裁克里斯·古德(Chris Good)说。他打算大面积开设这类门店,“充分利用男士花钱改善自身形象的愿望日渐浓厚的契机”。詹姆斯·里德(James Read)是皮肤着色喷剂方面的专家,也是同名美黑系列产品(sunless tan product)的创办者,他说预订皮肤着色喷雾剂的男士人数正缓慢而稳步增长中。

那么,这些用来完美男士形象的美容用品为何会突然井喷?与女性一样,如今的男性保持自身良好形象的压力越来越大,尤其在数字化时代,从公司视频片到电子邮件顶端邮票大小的脸部照,男人的脸蛋到处“亮相”。我们每个人的脸蛋每时每刻都遭人评头论足。“这一切都与这一理念紧密相连:自己形象自己负责。”专与影视明星打交道的美容专家凯·蒙塔诺(Kay Motano)说,她说由于数字照片无处不在,男性对改善自我形象更为敏感。

“拍照时,我们会挑剔讲究自己的外表,而在实际生活中,个人魅力更多与性格以及关系亲密度相关。影像中的亮丽形象,现实生活中可能会惨不忍睹。萨维尔街(Savile Row)定制裁缝行理查德·詹姆斯(Richard James)联合创始人肖恩·狄克逊(Sean Dixon)这样评价最近的男装秀:“我知道有些男士(纯爷们)打了粉底妆。远看,他们形象亮丽,但近看则目不忍睹。这一切似乎显得太过处心积虑了。”

报道称,当蒙塔纳为男演员美妆时,一直注重“浅尝辄止”,并充分利用自己与摄影师布鲁斯·韦伯(Bruce Webber)共事获得的经验。“布鲁斯对眉毛情有独钟。”她说,“他们希望显得自然,所以我从不修整他们的眉毛。”她对当前盛行“雕眉与刷眉” (carved, stencilled brows)惊骇不已,尤其对普通男士的美妆手法甚感失望。

“瞧瞧健身房的那些男士,自以为像猛男,但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自己女人气的眉毛让他们颇似下了班的变性人。我认识的男同性恋者与女性一样讲究细节。”她继续说,“但纯爷们轻抹些许遮暇化妆品后会自以为,‘本人形象不错!’但事实正好相反。”她说,“美容专家最棘手的事就是遮掩皮肤斑点与阴影部分。”她说汤姆·福特与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s)是屈指可数懂得化妆诀窍的设计师,因为两位都推出了自己的同名美妆品牌。雅可布用的都是自己的品牌——唇膏Lock Lips Moisture Balm(售价18英镑)、眉毛美容定型胶Brow Tamer Grooming Gel(售价18英镑)以及遮瑕色修笔Remedy Concealer Pen(售价25英镑)。

承认使用美妆用品“因代而异”,这一点都不足为奇。尽管年轻一代消费者对此非常坦率公开,但老一辈人对涂指抹粉仍觉忸怩羞答答。约翰·弗里达(John Frieda)旗下染发专家尼古拉·克拉克(Nicola Clarke)说自己的很多男性客户都要求染发,但大多数希望对此保密:一位满头花发的知名摇滚明星在约翰·弗里达位于伦敦Aldford Street大街的美店单间内染了发。

这些明星客户不希望染得太过显眼。“男士希望模样自然,而不是像他们风华正茂时那么张扬。”她这样解释道,“因此,我只是一片片、而不是对整个头部进行烫染,会在发际处留些灰白发。”

哈利街美发店(Harley Street Hair Clinic)的情况如出一辙,球星韦恩·鲁尼也许大可在推特上公开自己植过发、而无需担心遭人讥笑,但年龄大的谢顶男士则极不情愿承认自己植过发。“我们的客户中有很多媒体界高管,模样老得就象你父亲的老友,却担任了诸多要职。”哈利街美发店老板兼主管纳迪姆·乌丁·汗(Nadeem Uddin Khan)说。“这些高管预请三周假,而不是正常情况下的二周时间,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不能及时‘恢复元气’,从而引发他人胡乱猜测,但他们会悄悄告诉推荐给他们的人想到我们美发店染发。”

上一篇:防紫外线测试:遮阳伞完胜防晒帽

精彩推荐
爸爸妈妈都在玩为啥我不行
白云机场紧急救助突发胃出血旅
70年代“御姐超模”女儿出山
几张照片暴露赵又廷的真实为人
2017国际旅游小姐中国区总决赛
小伙路边卖菜被老板相中
西藏鲜为人知的十大秘境
师徒恋,黄药师至死都未捅破的
少女心炸裂,这些粉色沙滩你看
全域旅游的“陕西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