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人”将不再受消法保护

也有观点认为,职业打假者,是市场的民间维护力量:“这种行为是合法的,甚至我认为应该是鼓励的,原因就是我们希望假货越来越少。朱巍表示,“它说到,是以营利为目的,这个算是一个职业打假人,职业打假人应该不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的范畴。

“职业打假人”将不再受消法保护

视觉中国 供图

视觉中国 供图

近日,工商总局发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共八章,总计70条。《条例》中最受关注的是第二条,其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法》)的适用对象进行了界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条例保护,但是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这项有关“适用对象”的界定,也被认为是,所谓的“职业打假人”将不再受《消法》保护。

对“职业打假”的争论从未停止

通常,“疑假买假或知假买假,而后进行索赔,获得赔偿”这样的行为被算作是“职业打假”。多数情况,“职业打假人”还可能是经常性地这样做。而围绕“职业打假”的争论也一直存在。那么,相关行为是否应受法律保护?

在今年的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有媒体就曾聚焦“职业打假人”这一话题。对于“职业打假”行为,有人说,这些人知假买假,还要索赔,是敲诈勒索,“明知假货,到商家要求赔偿,如果每一项都由公民执行,这社会不就乱套了吗?” 也有人表示,“目的不纯,这就不是为消费者负责任。”

也有观点认为,职业打假者,是市场的民间维护力量:“这种行为是合法的,甚至我认为应该是鼓励的,原因就是我们希望假货越来越少。”

还有观点认为,他们认真地研究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要像啄木鸟一样到商家、到超市、到商店里去发现这些存在问题的商品。

如何界定“职业打假”成难题

在谈到职业打假时,南京一名法官曾用了一个词,叫“爱恨两难”:行政执法力量可能有不足,但是职业打假存在什么问题?他的价值取向已经不完全是提高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了,往往关注的是多获得赔偿相关的事情。

通常,对于“职业打假”的争议集中在以下几点:第一,算不算消费者?第二,是否以营利为目的?第三,算不算敲诈?

对此,进行“职业打假”多年的王海认为,不应把敲诈等违法行为和“疑假买假”的职业打假混淆:据说是有一些人采取调包的方式,去诈骗经营者,或者说是以其他的方式对商家进行敲诈。这个和打假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那么如果真正的职业打假、民间打假,你即便索取巨额赔偿也不构成犯罪,因为它是你的民事权利。

针对此次征求意见稿中第二条的规定,王海认为,这个规定很让人吃惊,因为只要不是用于生产经营,都是消费者。知假买假也好,或者民间打假也好,索赔索取的是惩罚性赔偿,不是属于经营收入,也不是指以营利为目的的所谓的这个“利”,它的性质是一个民事赔偿。

对“职业打假”法律界定还在探索

到底,“知假买假”是否对主张消费者的权利有影响?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张勇健,曾在2014年,就《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答记者问时明确。

张勇健表示,“知假买假”这样的行为不影响行为人主张消费者权益。但是,所谓职业打假人,甚至形成的一些公司、集团,在这个问题上这个司法解释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仍然还是在一种探索的过程中。

而就此次相关意见征求意见稿的第二条内容,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如该条内容通过,正是明确了职业打假人不在消法保护范畴。

朱巍表示,“它说到,是以营利为目的,这个算是一个职业打假人,职业打假人应该不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的范畴。我觉得这个并不是说职业打假人的举报这不对,而是他这个举报,对商家的处罚更多应该由行政管理部门做出,而不能把这个东西作为职业打假人的一个营利渠道,这个就扭曲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立法初衷。”

部分打假人偏离方向值得反思

对于当前这种现状,作为长期工作在消费维权事业一线的中国消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态度相对更为客观中立。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音江说:“我是支持职业打假的,只是有的职业打假人过于追求利益,在现实中偏离了方向,以至于社会对这个群体产生了诸多非议。”

“维权案件大幅增多,说明消费者维权意识增强,这也是好事。但法院同时也表示担忧,因为这些案件中有80%左右是关于商品标识的,真正关注商品质量的案件却寥寥无几。”陈音江无奈表示。

时至今日,职业打假人主要盯着一些相对比较规范的大中型企业的商品标识等问题,而不是老百姓最痛恨的制假售假行为时,社会的期望值就会大打折扣,加上少数职业打假人采取绑架市场监管部门,甚至采用非法手段恶意敲诈企业,谋取不义之财,也给社会抹黑了职业打假人这个队伍。

“现在为什么社会上那么多人反对职业打假,我觉得确实值得反思,尤其是值得职业打假人反思。”陈音江说。

法官:《条例》不是针对职业打假人

针对条例的规定,沈阳铁西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陈言表示,消费者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遇到了质量等问题,可以依法向生产者和经营者索赔,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对于即将出台的新条例,从字面上可以理解这个营利还是应该指转卖商品获利,而不是通过索赔获得赔偿。

辽宁联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金威则认为,原来倡导的“知假买假”确实可以起到监督市场的作用,但这是不可取的,保护市场经济不能靠这种恶意的手段,得靠法律和制度。金威认为,如果职业打假人明确不受消法保护,从短期来看,将会减轻一些商超应对打假的压力,“随着法律的逐步健全,执法的加强和监管越来越到位,职业打假这种现象会逐步消失。”

目前,该征求意见稿正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2016年9月5日。王海表示,已经通过网络提交了相关意见:“我们已经申请政府积极公开,我们要求公开判断的标准,怎么判断它是不是以营利为目的,也提交了建议,我们建议就是要让生产经营者也应该可以直接索取惩罚性赔偿,加入到打假的队伍中来,更有利于消费者权益的保护。”

新闻链接

网购维权措施更完善 拆封可退 禁短信轰炸

在有关“职业打假”的条款遭遇争议的同时,对于网购维权措施的完善则赢得一致叫好。

例如,对网购中“售出不退货”“拆封不退货”等“霸王条款”,《条例》提出了新的规定。其中,第二章第十条指出,经营者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不符合质量要求的,即使无发票或其他退换、修理凭证,但是有其他证据证明商品或者服务在经营者应当承担退货、更换、修理等责任有效期限内的,经营者不得拒绝履行退货、更换、修理等义务。

第十四条也规定了五种视为经营者对消费者合法要求故意拖延或者无理拒绝的行为,包括“对于适用无理由退货的商品,未经消费者确认,以自行规定该商品不适用无理由退货或消费者已拆封、查验影响商品完好为由拒绝退货并超过15日的”。

之前很多消费者在网购经常接到的“短信轰炸”,也被列入《条例》的“禁止”之列。其中第二十三条明确规定,未经消费者明确同意或者请求,经营者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电子信息或者拨打商业性推销电话。

此外,《条例》对于快递丢失之后的赔偿制度也进行了规范。第二十八条规定,快递服务经营者对依前款所订立合同中免除经营者责任及涉及损失赔偿的条款,应当在快递运单中以显著的方式列出,并对消费者予以说明。在快递服务过程中,发生快件延误、丢失、损毁和内件不符的,快递服务经营者与消费者有约定的,按照约定赔偿。对于购买保价的快件,应当按照保价金额赔偿。对于无约定且未购买保价的快件,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赔偿。

(深圳晚报综合央广网、沈阳晚报、法制日报、南方日报报道)

来源:www.sznews.com

上一篇:第8日看点:游泳收官宁泽涛首进决赛 百米预赛中国速度受考验

148分钟620公里-首架运12F顺利
为何35岁林依晨还那么有少女感
什么 中国南方还有草原?
14条新奇另类的小知识
微卖性感是我的新目标
前往莫赫悬崖途中偶遇茅草村和
十人九腰痛,怎样才能解救你的
大美四川,除了自然美景
扒一扒:新晋影后Emma
21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霍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