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文唇死亡 无证美容师受审

庭审现场,工作人员向美容师吴某出示证据。

庭审现场,工作人员向美容师吴某出示证据。

原本只想做个文唇的简单美容,没想到却踏上一条不归路,由于对注射的麻药过敏,徐女士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后经调查,这家所谓的美容院不仅没有执照和资质,而且为徐女士注射麻药的美容师吴某也仅仅是在培训机构上过为期一个月的速成班,也无任何资质。前日,吴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在昌平法院出庭受审。

女顾客注射麻药后死亡

看到朋友此前做的文眉和文唇手术很成功,50岁的徐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慕名来到这家位于昌平区鼓楼南街某美容美发中心内的文绣店。2015年9月18日中午,徐女士和美容师吴某先就美容项目进行了沟通,吴某为其设计好唇形,便准备开始手术。

按照一般文唇步骤,吴某先用药物对徐女士的唇部进行了外敷麻醉,由于麻醉效果不明显,吴某在不具备麻醉师资格的情况下,又为徐女士注射不明成分的麻醉药品。很快,徐女士出现不良反应,并陷入昏迷。吴某立刻拨打急救电话,又买来速效救心丸放入其口中,但徐女士仍因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徐女士系过敏性休克死亡。

案发后,经过调查,吴某经营的文绣店并没有营业执照及卫生部门的手续。

注射麻药前未进行皮试

前日上午,昌平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过失致人死亡案件,吴某此前已被取保候审,前日在家人的陪伴下早早来到法庭门口等候开庭。

吴某今年24岁,湖北黄石人,只有初中文化。法庭上,她告诉法官,她只是曾在珠市口的一个文绣培训机构学习过一个月的文绣技术,没有经过任何考试,因此也没有相关证书。据了解,该培训机构也没有培训资格。

吴某回忆了事发经过,“我问过她(徐女士)有没有病史,会不会过敏,她说没有,我就给她敷了麻药”。外敷麻药后,文唇时徐女士仍说有点疼,吴某就介绍可以用注射麻药,“她(徐女士)同意了,我才为她的嘴唇注射了麻药”。吴某承认,注射前其并未对徐女士进行皮试。

曾为十余顾客注射麻药

吴某说,麻药刚注射一半,徐女士直喊疼,她赶紧停止注射。“这时候她才说自己有心脏病史”,吴某说,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徐女士便开始出虚汗,还自称手脚发麻,紧接着脸和嘴的颜色都发紫了。

“起初我和她朋友还帮她按摩手脚,后看情况越来越不好,就赶紧打了急救电话,又去买了速效救心丸。”吴某说,尽管如此,急救车赶到时,徐女士已陷入昏迷。

至于店内麻药的来源,吴某表示,麻药是前任店主留下来的,“我不知道来源是不是正规,不知道麻醉剂的用量,也不知道使用规定”。就是在这样一问三不知的情况下,吴某的文绣店开店一个月以来,共做过40余起文唇手术,“大部分人都怕疼,怎么也得有十几位都注射过麻药,之前也都没出过问题。”吴某说。

赔90万获死者家属谅解

记者了解到,由于文唇美容并未被纳入《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因此吴某的行为不构成非法行医,但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

前日的庭审中,吴某不时低头抽泣,对自己的行为十分后悔。吴某的辩护人表示,事发后吴某对徐女士实施了积极救助行为,且在徐女士不幸离世后,吴某家人也尽力代其向徐女士家人赔偿90万元并取得对方的谅解。因此,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检方则建议判处吴某有期徒刑一年至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猜你喜欢

火车的厕所停的时候不能使用
美移民新政遭遇持续反对声浪
为什么说草莓是最脏的水果
拔掉智齿人就会变傻?哈哈
那些让你胆寒的史前动物
香椿虽好,但并不是人人能吃
这个非洲原始部落也是醉了
蒲公英泡水喝的好处、禁忌与搭
攻略世界上最适合独自旅行的8
女子被抛弃后中奖1.2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