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机构看病难怎么破? 部分地方医与养成“两张皮”

在四川省攀枝花市德铭菩提苑养护中心,几位老人正接受日常康复护理。宋俊康摄

在四川省攀枝花市德铭菩提苑养护中心,几位老人正接受日常康复护理。宋俊康摄

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对医疗服务的需求最迫切。如何让老年人“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社会普遍关注。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建设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目前,我国正积极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努力建设一批兼具医疗卫生、养老服务资质和能力的医疗卫生机构或养老机构。从今天起,我们推出“医养结合咋突围”系列报道,探究医养结合存在的问题,介绍四川、福建等地的好做法、新经验,以期引起更广泛的关注。

——编者

医疗机构能办养老院吗?

医院开设养老机构,老人们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问题,都能请专业医生解决

“医疗机构不能养老,养老机构不能看病”,这是我国养老的一大难点。国内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其中,许多人患有慢性病,近4000万人失能或部分失能。

然而,在很多地方,医疗机构只提供医疗服务,养老院只提供日常照料,医与养成为“两张皮”。虽然医疗机构从事养老服务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愿意“试水”的寥寥无几。由于我国医疗资源供不应求,医疗机构基本不愿放弃医疗做养老。

医疗机构能否办养老机构?四川省攀枝花市探索出一条“医中有养”的新模式。在颐心苑老年日间照料养护中心,78岁的高丽友正一边喝茶一边听广播,怡然自得。他说,儿女平时工作忙,最担心他没人照顾,如今住进了养老院,所有问题迎刃而解,特别是就医问题。

颐心苑位于攀枝花市第三人民医院心理卫生中心,作为全市医养融合试点单位,市三医院建立了这家社区老年日间照料养护中心,开放日托床位21张,全托床位39张,主要针对空巢、孤寡、慢性病老人、残障老人等,提供日间生活照料、娱乐活动、配餐、健康保健、精神慰藉、疾病治疗、康复理疗等服务。

“医院开设养老机构很有竞争优势,老人们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问题,都能请专业医生解决。”颐心苑负责人、攀枝花市三院心身疾病科主任续慧蕾说。

去年6月,王福白老人患了急性胃炎,医务人员及时诊治,病情很快稳定下来。王福白说:“幸亏有医生在,及时治好我的病,住在这样的养老院,我真的很踏实。”老人的儿子王易说,原来不太放心老人自己去养老院居住,就怕突然得了病无法及时治疗,后来知道颐心苑是市三医院开办的,医疗服务有保障,就放心地把老人托付给了养老院。

颐心苑的医护人员除了做好诊疗工作外,还十分注重与老人们进行情感交流,了解老人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态,有针对性地提供医疗养护服务。续慧蕾说:“办好养老机构,光有设备、床位是不行的。如果没有专业的医护人员,老人和子女就不会踏实,这也是许多养老机构欠缺的。”

目前,攀枝花市共有公办养老机构34家,可供老人居住的公办养老床位数3281张。同时,加快完善社区养老设施,现已建成城乡社区日间照料中心123个,拥有床位773张,服务社区老人近13万人,覆盖率达到50%以上。全市在社区日间照料中心试点建立4个健康体验中心,通过老年病检测、咨询,体验老年用品、用具和服务产品,提高社区为老年人提供健康服务的能力。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朱恒鹏指出,实现医养结合,一方面需要养老机构有医疗服务能力,满足老人治病需求;另一方面,需要获得医保支付的资格,降低老人负担。目前长期照护保险还在探讨阶段。因此,医保支付对于老人是很关键的经济支撑。

养老机构“看病难”怎么破?

养老机构只要取得医疗机构资格,符合医保定点的基本条件,就可纳入医保定点

住进养老院的老人都有一个愿望:足不出户能看病,并且开出医保报销的药。

但现实情况是,养老机构申请医疗机构执业许可非常困难。按照卫生部门的要求,申请医疗机构执业许可时,首先需要满足医务室的功能分区等硬件要求,比如要有抢救室、处置室、治疗室、消毒间等。有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申请医保定点资质还需要漫长的等待。即便两项都申请成功了,能否招来有经验的医生,也是一个未知数,因为养老院的收入远不能和大医院相比。

攀枝花市从2015年起全面取消医疗机构医保定点审批,养老机构只要取得医疗机构资格,符合医保定点的基本条件,就可纳入医保定点。同时,推进外地养老人员实现异地就医及时结算,全市现有19家医疗机构接入全省异地就医结算平台。

早晨7点,70岁的陈桂芬在攀枝花德铭菩提苑养护中心护理人员的陪伴下,出门散步。陈桂芬在养护中心住了将近1年,对这家养老机构很有感情,不仅因为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照料,更因为这里同医院合作,在养老院内设置了医务室,老人们不用去医院就能看病,十分方便。“在攀枝花养老真的不错,许多养老院同医院都有合作,我们住在养老院放心、舒心。”陈桂芬说。

德铭菩提苑养护中心与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是合作单位。在养护中心工作的医护人员,不少都是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在职或退休的人员。养护中心院长蒋维蓉原来是市中西医结合医院一名护士长,退休后受聘来到这里。中西医结合医院老年医学科的专家们每周三来巡诊,每月举办一次健康讲座,每两个月为老人们开展一次集中免费体检。

杨秋芳老人说:“我住在这里已经习惯了,有时子女来接回家我还不太愿意呢!有这么好的医护人员照看,不出养老院的门就能看病。”

德铭菩提苑养护中心颇有名气,吸引了许多外地老人来养老。75岁的刘远珍,子女在成都工作,她没有选择跟子女一起居住,而是到攀枝花来养老。她说:“在攀枝花住养老院费用不高,还能享受到医疗服务。”刘远珍在养护中心已经住了15个月,每个月的入院费用只需2000余元。

在养护中心,刘远珍的饮食起居很有规律,打打麻将、种种鲜花、同子女通电话……刘远珍说:“在这里住了一年多,身体状况比原来好多了,尤其是和其他老人一起生活,大家互相关心,心情也格外好,真不想走了。”

据德铭菩提苑养护中心负责人介绍,该中心根据老人的身体状况和经济收入来确定老人们接受养护照料的程度,低程度护理每月只需2000余元,高程度护理则需要5000元至6000元,尽量满足不同层次消费群体的需求。

目前,以市中西医结合医院为代表的“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模式正在攀枝花市推广。医院在养老院设医务室,开展老年人健康咨询、慢性病用药管理及诊疗等,同时为养护中心的老年人就医提供绿色通道,不仅方便了老人就医,也为大医院减轻了压力。

社会资本咋搞医养结合?

出台推动医养融合产业发展的优惠政策,建立养老床位一次性建设补助和运营补贴制度

由于老年人群收入较低,支付能力有限,社会资本办养老院的积极性并不高。如何才能打破这一僵局?

民政部、财政部日前下发《关于中央财政支持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鼓励社会力量管理运营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设施,提出培育和打造一批品牌化、连锁化、规模化的龙头社会组织或机构、企业,使社会力量成为提供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服务的主体。

事实上,攀枝花早就出台了推动医养融合产业发展的优惠政策。例如,建立养老床位一次性建设补助制度。对民办养老机构,给予每张养老床位1万—2万元的一次性建设补助,对收养了老年人、达不到养老机构条件的机构,给予每张养老床位5000元的一次性建设补助。同时,建立养老床位运营补贴制度。根据收养老人能力评估,给予100—300元每月每床位的运营补助。

落户在攀枝花的台湾敏盛长辈照护中心是一家高端养老机构,服务对象定位于60岁以上全自理老人及60岁以上轻度失能、失智老人,服务功能定位于服务对象的日间托管照护。市中心医院与攀枝花康和敏盛服务有限公司合作,双方优势互补,共同搭建优质养老服务平台。企业保证充足的项目资金,医院提供先进的医疗资源,医养一体化的构想得到落实。

攀枝花实施养老机构远程医疗项目,将4家需求较大的养老机构接入远程心电会诊系统项目,与中心医院心电会诊中心进行有效连接,实现养老机构与三级医院心电会诊中心无缝链接,进行24小时养老机构及时诊断和诊疗指导。例如,敏盛长辈照护中心与市中心医院合作,建立了心电图检测仪、视频问诊,直接与市中心医院联网医疗服务。

敏盛长辈照护中心设有60张床位,凭借高端专业的养老服务,不仅吸引着本地老人争相入住,外地老人也慕名而来。78岁的崔霞退休前曾在攀枝花工作过几年,随后与子女在老家成都长期定居。近两年,患有风湿性关节炎的崔霞重新把目光投向了攀枝花。“攀枝花的阳光好,很适合我们这些有风湿关节病的老年人。”在敏盛长辈照护中心住了半年,崔霞的风湿性关节炎得到缓解,都不太想回老家了。

来源:fashion.ifeng.com

上一篇:北京市红十字会25家紧急救助站藏身邮电局

多部电视剧外景拍摄地
摩拜单车的盈利问题和壁垒问题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不做顶天立地的女汉子!
如此父爱!爱尔兰一父亲豪掷数
这里只有广东一半大小
花式明星同款 这些火爆的旅行
欧阳娜娜宋佳心机都放在肩上
一个适合女生独自旅行的地方
600年历史的高台民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