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早已沉淀,文化依旧馨香

晋商创造了非常了不起的事业,甚至于构建了初步的金融系统。的确,中国古代十大商帮以徽商和晋商规模最大,实力最为雄厚,几百年雄视海内、阔步天下而不衰。当我在开封山陕甘会馆闲庭信步时,这一感觉越发清晰而深刻,似锥划沙,如锤击磬矣。

摄影 / 丁丁

开封山陕甘会馆,位于开封市中心的徐府街中段路北,坐落在明代中山王徐达后裔的府第旧址上,是由清代乾隆年间寓居开封的山西、陕西、甘肃三省寓汴的富商巨贾集资兴建的聚会场馆,距今已有近300多年的历史。

摄影 / 丁丁

其建筑布局严谨,建造考究,富丽典雅,装饰华美,尤以精美的木雕、石雕和砖雕三绝以及蕴含在其中的儒商文化誉冠中原,雕刻玲珑剔透,栩栩如生;丹青彩画,色彩纷呈;内容丰富,雕工精细;技法不一,题材多样,集我国建筑、雕刻、油漆、彩绘之大成,堪称典范,是一座罕见的古代建筑艺术宝库。酒仙所看到的其实只是会馆中关帝庙的一部分,其余部分已在历史的风雨沧桑中烟消云散了。

摄影 / 丁丁

站在会馆的对面,看到的是一面巨大的仿木构青砖照壁。仿木庑殿顶覆盖其上,并缀以绿色琉璃瓦。檐下是精美的砖雕和云纹护栏。砖雕大多为琴、瑟、钟、瓶,蝙蝠形象点缀其中,另有梅、兰、竹、菊和牡丹等形象。云纹护栏下是一组吉祥的会意砖雕:一只鸬鹚站在荷花中——寓意“一路莲升”。照壁临街而建,覆以庑殿顶、绿琉璃瓦,显得方正庄重。

摄影 / 丁丁

山陕甘会馆为一处庭院式的建筑,占地面积不算大——其深,不过百丈;其宽,也仅二十来丈。主体建筑如照壁、戏楼、牌楼、大殿等置于中轴线上,附属建筑位于东西两侧,建筑之间以檐廊串联,整座建筑群整齐而精致,仿佛一个封建王朝时代大户人家的院落。但你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为数不多的建筑,它们绝大多数的年龄都和会馆的历史一样长,保持着原始风貌。

由照壁左转,穿过古朴的戏楼,扑面而来的便是一座错落有致、翘檐斗拱、色彩华丽的为歌颂关羽而建的大义参天牌坊。人们说起它时多用一个不怎么大气的名字——“鸡爪牌坊”。

摄影 / 丁丁

虽然名字不起眼,但这座精美的牌坊成了整个山陕甘会馆最引人注目的建筑。牌楼的正中镶嵌着一块书匾,上书“大义参天”四个金灿灿的大字,这大概是山陕甘商人身在商海而不惟利是图追求的写照。

摄影 / 丁丁

一座豪华的戏楼,古时又名歌楼,为旧时节日、祭祀、还愿、祝寿所用。戏楼面阔三间,分前后两部分。前台为"乐床"用作正式演出,后台为"戏房",专供演员化妆。清代时,每年的正月十三、五月十三、九月十三专门为祭祀关圣大帝演戏用。楹联写道:"幻即是真,世态人情,描写得淋漓尽致;今世犹古,新闻旧事,扮演来毫发不差。""台上笑,台下笑,台上台下笑惹笑;看古人,看今人,看古看今人看人。"

摄影 / 丁丁

摄影 / 丁丁

牌楼位于中轴线的北部,拜殿的南面。重檐歇山顶,中枢高耸,左右次楼略低。整个楼顶屋面曲线缓和,楼檐层层叠叠,翼角高高翘起。上下各层檐部均设置象鼻昂嘴斗拱。牌楼的两根中柱和四根边柱都是圆形木柱。

中柱下部有近两米高的抱鼓石,边柱与中柱轴线呈角,边柱之间又呈角前后岔开,边柱在中柱两边各成边长为1.90米的两个等腰三角形。这种三角形柱网,从力学和美学角度讲也都十分科学。无论从建筑结构或是建筑艺术上讲,牌楼均体现了古代建筑艺术的优秀传统和独特的风格,具有很高的科学和艺术价值。

摄影 / 丁丁

会馆的石雕既有汉代雕刻粗犷雄浑的神韵,又有清代雕刻细腻流畅的功力。精品有大殿的木雕二龙戏珠,龙舌头和珠子的接触面积仅1毫米,却历经几百年而不掉,还有西厢房木栏上的九狮戏绳,是一整根木头雕刻而成的,大门照壁上的二龙戏珠中间的珠子居然是蜘蛛,这个是国内仅有的,还有中庭的鸡脚牌坊也是国内所仅见,会馆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

摄影 / 丁丁

从明至清的数百年间,山西商人在开封一直很活跃。他们将西北的皮毛、山货及日用品源源不断地运抵开封。站在山陕甘会馆院落内,你可以想象当年晋商怀着“天下一家,信义为本”的新观念,开创了前无古人的大商帮,创造了何等辉煌的明清商业文明。

摄影 / 丁丁

透过这座华丽的会馆,穿过历史苍茫的云雾,酒仙隐约中看到了晋商500年——那可歌可泣、壮怀激烈、史诗般的寻求财富之路。正是有了他们的艰辛,才使很多外省人改变了山西只是贫瘠荒芜的看法,使很多学者改变了中国民国之前只有市井小贩的看法;正是晋商的发展壮大,才得以成就了国内和域外一批精美的会馆建筑。

摄影 / 丁丁

这个关羽塑像并不是原来保存下来的。原先的那个关羽塑像是浑身贴金的,后来在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作为华北特务总司令部来使用了。所以那个浑身贴金的关羽塑像就不知流失到何方了。现在这个是由河南大学的教授带着他的学生一起雕塑完成的,是关羽夜读春秋图。

摄影 / 丁丁

馆内遍布各种各样的木雕、石雕、砖雕等,雕工精美,造型栩栩如生,是我国雕刻艺术中的珍品,而各色的丹青彩绘极具民族特色,艺术价值不菲。这里的每一处绝美的雕刻艺术都再现了中国古老的文化内涵,值得一去。

由人而圣,由圣而神,由神而终成帝君。被人奉为“关圣帝君”,佛教称为“伽蓝菩萨”,尊称为“关公”。被后来的统治者崇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

摄影 / 丁丁

大义参天,忠义仁勇;福禄寿财,平安吉祥;精打细算,荣华富贵;多子多福,辈辈封侯。儒家的道义,商家的理想,至善至美的儒商文化与鬼斧神工的精湛技艺在这里珠联璧合,特别是各式建筑上那随处可见的美仑美奂的雕刻,无不给人以强烈的艺术震撼,使人忍不住击掌惊叹。

摄影 / 丁丁

会馆地势北高南低,由南向北依次增高百分之四,临街底的照壁高耸,显得巍峨庄重,揭开了会馆建筑的序幕;透过戏楼门洞,可望到牌楼和拜殿,很自然的将人们的视线集中到中轴线上,掀起了会馆建筑之高潮;左右两侧高大的钟鼓楼的出现,则增加了院落的纵深感

摄影 / 丁丁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会馆,是弥足的典藏。远去了曾经的荣光,定格在历史的一页。商品经济的大潮最终吞没了叱诧风云的晋商。无论是失落,或者是无奈,酒仙站在山陕甘会馆,回味浮篇之余,也只能面对这座历史陈迹去遥想当年晋商的绝代风采了......

标签:历史

上一篇:武陵山大裂谷里小七绽放美时光

精彩推荐
印度最胖女童:9岁体重95公斤
人生比戏更曲折离奇的演艺圈女
妈妈带两只宝宝搭“金字塔”
张一山自曝年底将开始休息
何洁这段婚姻有多心酸
好莱坞电影中的惊人细节
大妈怒怼cosplay女孩
关于外星人的一些想象插画
男人的心里话!性别不同想法和
照片不满意自己可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