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山大裂谷里小七绽放美时光

在重庆,必去游玩武陵山的大裂谷,在重庆站“小七们”的带领下,让我看到了我过去所从来还没有见到过的大美景,说实在话,如果天公作美,这样的武陵山大裂谷的大美景,只差一点儿就要在山谷里歌唱起来了!

摄影/朱文鑫

你可能要问:小七们是谁?小七是重庆站的一位女子。小七们是重庆站的几位朋友。几天来,他们不辞辛苦,带着我们一个个景区的游走,为宣传山水重庆鼓与呼。

摄影/朱文鑫

一早,我们爬山了武陵山顶,一幅水墨般的山川映在了眼前。武陵山的美景,他的大裂谷到底是什么样子?

摄影/朱文鑫

说起武陵山可能知道的人不多,可一提涪陵榨菜,几乎每个人都吃过吧。武陵山大裂谷就隶属涪陵地区武陵山乡的东南侧,地处乌江下游边滩峡东面纵深,东接武隆县双河乡,东北与涪陵区白涛街道和武陵山森林公园、大木花谷等景区共同构成涪陵武陵山旅游度假区。

小七们一早就带着我们进入了景区。此时遇上山顶淡淡的云雾缭绕,放眼武陵山,犹如置身“仙境”。此外,景区另一风景“天门洞”索桥项目也修建完毕,一横一纵两道天索架于万壑群山中,形成了武陵山大裂谷“天门奇险”的新游线。

摄影/朱文鑫

正直酷热,重庆城里竟是燥热之时,一走进武陵山及至车行山道,山风拂面,遍体皆凉。山道盘旋,愈行愈高,举目远望,山势连绵,苍苍莽莽;俯察近观,花草葳蕤,蓊蓊郁郁。而山愈高,则心愈宽。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光一下子来回了几万年前。地貌变化,望山石巨刃,一时怅然若失。忽然一滴水珠自高处溅落衣领,颈中一凉,不由打个寒战,清醒过来,继续前行。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小七说,这里望远,心旷神怡。只见谷中栈道,分为左右两侧,均筑于绝壁三分之一处,凭栏下视,距谷底廿丈有余;倚壁仰望,距谷顶则三五十丈不等。危崖峭拔,裂缝幽深,震撼人心,极是壮观。

摄影/朱文鑫

大家笑谈风雨,轻步谷底。在乌江流域,几天来,仿佛是当年的红军长征,但,大家不说苦累只赞叹这世外美景。谷底壁上绝多袒露之岩,层层叠叠,除偶见潮湿之处有苔藓片片;但近谷顶之高处危崖,亦偶有青草数茎,随风摇曳,山花数朵,悠然开谢。

像是人生或是爱情的辛劳之道。忽然,一只蝴蝶飘来,引来无数美言。我与她聊起这谷中植被丰富,抑或是山风捎来、蜂蝶带来、小鸟口中滑落下来的草籽,但有一星半点的阳光雨露,便自生根发芽,就此岁岁枯荣,共此太古洪荒长相厮守,纵无誓言,亦守得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摄影/朱文鑫

太公不是太作美。阴凉的天气,没有阳光照射谷底,只见壁上,被昨日的阳光烙下之斑斑印迹,是透过谷顶植物投射而来的天赐厚礼,弥足珍贵;而在此光斑之外的绝壁上,哪怕是数寸、数分之遥,亦或为终古不见天日之处也胜出几只绿色生命。赞叹造化之奇,造物之私,可见一斑,而人生际遇,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摄影/朱文鑫

美女们几日连续徒步,只是笑脸上荡着笑脸,不仅心中所感,衍成一联:已历沧桑,对此处青山,想当年碧海;何言坎坷,从千寻石壁,望万古云霄。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这对闺蜜,从始至终,每百米处,必是自拍互拍留倩影。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行走于大裂谷景区,在绿荫葱茏的主游道上,只见分布着一处处的奇观异景,如来神掌、铜墙铁壁、孔雀开屏、情人谷、西游记、鳄鱼出水等等。这些千姿百态的峡谷景点,一个接一个地纷纷呈现,使游人目不暇接,它们或雄或险,或奇或秀,亦真亦幻,让谁都连连地叫好不已!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在这里,可以饱尝了美味的菜肴,可以再饱享世上的自然大美,很是令人快慰至极,很是令人愉悦至极。

摄影/朱文鑫

走出武陵山大裂谷不远处,就是有一番美景地——大木花谷和林下花园。徜徉在海棠苑,或是走近百亩向日葵,你不美都不行....

摄影/朱文鑫

在这百亩葵花园子,又有何新的故事发生?且听我用镜头给你继续讲述.......

标签:重庆

上一篇:毛坪村,最纯的山水、最美的大自然

精彩推荐
周立波吸毒在美国被抓搜出枪支
Queen S原型?这个富二代名媛只
揭示现代社会阴暗面的插图
印尼诡异习俗,每年挖亲人尸骨
法国泥浆日 参赛选手变身“泥
当你在想活着是为了什么的时候
曾被国人复制的奥地利天鹅小镇
迪奥蓝调之夜美破天际
6个儿子不愿承担70老母亲抚养
下一个简-铂金?想做云淡风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