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初中被指让学生在家中“网上补课”

在线课程。在江苏省教育厅三令五申、禁止中小学在假期补课的背景下,各地变化着花样搞暑期补课,比如,江苏省盱眙县等地的一些中学被曝出现了暑期补课的新模式——学生在家上网络课程。

刘刚是江苏盱眙县人,其女儿就读于盱眙县第一中学(初中,以下简称盱眙一中)。他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2016年7月1日至8月30日的暑假期间,盱眙一中以升学的名义要求学生在家进行网络补课,也就是登录淮安启迪课后网进行线上听课,提前学习下学期新课程。

据他介绍,初二年级在启迪网上总共有50多节课,一节课10元,共收费500多元。刘刚认为,这样“教授新课”的补课方式,让孩子“不得不上”,而网课的隐蔽性很高,根本“查不出来。”

盱眙县教育局督导室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说,对于上述举报,教育部门正在调查。

不过,2016年年初就曾接到举报该校冬季班的网络补课,当时和纪委调查发现,网课并不是学校主导,而是由淮安启迪课后网这一公司在一手宣传、操作。家长是自愿上网课,补课费用也是直接打到该公司的账户上,因此与学校无关。

不过,她也承认,网课确实是一个比较新鲜的概念,因此对于网上补课具体如何处理,他们也不大清楚,之前并无案例可循。

初中学生网上补课,课程为下学期内容

刘刚的女儿是盱眙一中初二学生。

刘刚提供的盱眙县第一中学通知上好网课的短信。据刘刚说,7月29日,学校发短信通知各位家长,认真督促孩子上好网课。短信中还说,认真与不认真的差别就是能上或上不了盱中的差别。“这明显就带有威胁的意味了。”

盱中指的是江苏省盱眙中学,是江苏省首批通过验收的四星级重点中学。

什么是网课?据刘刚介绍,这相当于一种在线授课的方式。老师在上课,孩子在家中听课。初二的课程大概一共50多节课,一节课10元,所以每个孩子得先缴纳500多元的网课费用,这钱是汇到老师指定的账户上,然后把凭据交给老师,老师再给学生一人一个账号和密码。

盱眙一中的网课平台是淮安启迪课后网,版权所属为浙江万朋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据其官网介绍,该平台强调一种新型的学习模式,不仅保留了传统课堂的实时性与互动性,还突破了时空限制。官网上所挂课程有盱眙一小、盱眙一中、曙光双语小学等。

“这样在家上网补课,隐蔽性强,谁还抓得到?”据刘刚介绍,这样的“技术”不仅逃得了教育局的监督,还能逮住那些不认真上课的人。

根据该应用的功能,老师在线讲课时,能够发现谁没有登录上课,谁上课不认真,谁点名没人应。然后,以短信通报给家长“未登录”与“认真度低于50%”的学生名单。

若是不想补课,又会怎样?

刘刚说,自己的孩子成绩还行,所以他从不勉强孩子补课。但是,网课并不是复习过往的知识,而是提前学习下学期的内容,因此“我们不得不上网课。”

淮安启迪课后网工作人员8月8日告诉澎湃新闻,目前,盱眙县一中的暑期班的课程已经快上完了,只有明天最后一天课程。若要继续上网课,只能等秋季班。

教育局:该网课是公司宣传、家长自愿,和学校无关系

盱眙一中暑假告家长书,认真上好每一次网课。盱眙县教育局督导室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赵姓科长说,早在2016年初,教育局就接到过关于盱眙一中冬季班网络补课的举报。当时,教育督导室和纪委都进行了调查了解,发现网络补课是由淮安启迪课后网的公司在负责,跟学校没有关系。

她表示,该公司虽确实是在盱眙一中校园内宣传“网课”,但是,家长都是自愿报名补课的,相关费用也是直接汇到该公司提供的账号上,然后由公司发给学生登录账号和密码,“与学校无关”。

至于是不是一中老师线上补课,若是如此又会怎么处理,周科长则表示并不清楚。

那么,学校可以把新课程放到补课来讲授吗?

周科长说,这肯定是不行的,应该不存在这样的做法。“开学了以后,该怎么讲课怎么讲。”但是,“我也没有去看网课,所以我也说不清楚。”

她表示,已经告知学校,不能再让这些培训机构进入到学校宣传。“至于校外,我们也就管不着了。”

不过,有一点她也承认,对于这样的网络补课,由于其是一个比较新鲜的概念,之前并无案例可循,因此具体如何处理,他们也不大清楚。

盱眙多个学校被曝暑期补课,校长表示很无奈

据学生反映,盱眙县多个学校均存在暑期补课情况。比如江苏省盱眙中学、江苏省马坝中学。

据多个学生透露,马坝中学为躲避教育督导,教室当宿舍,实验室当教室,音乐班在幼儿园补课,美术班的老师甚至直接借了朋友的培训基地补课,这样一来“名正言顺”。至于补课费用,都是先交钱后补课,从1000元到1600元不等。

周科长向澎湃新闻证实了这一点,教育局曾多次接到马坝中学补课的举报。音乐班的补课地点在英才幼儿园,美术班在一个有培训资质的艺美画室补课,“(对此)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看补课老师是不是该校教师。但是一般大门都是紧闭的,等到我们敲门进去,发现老师的确不是学校老师。”

周科长说,如果在校补课,他们接到举报赶去学校,校门也是紧闭的,等到打开门到教室里查,哪里还查得到(补课)?

而对于江苏省盱眙中学补课的举报,盱眙县教育局局长张鹤鸣对澎湃新闻说,他向学校那边了解过,并无补课一事,而是8月9日要军训,不过尚未通知。

江苏省盱眙中学李伟副校长告诉澎湃新闻,这样的集体补课绝对不可能。他戏谑道,一来可能是盱眙的孩子比较娇贵,“稍微补个课就很焦躁,但是南京孩子也补课啊,但是他们就会安安静静在补课。”

事实上,“补课”不只是学生“心累”,老师们也很委屈。李伟副校长坦言,“老师们也不愿补课啊,吃力不讨好,明明是为了学生好,牺牲休息时间来上课,但是学生们并不买账。”

而补课收费,“付出当然要有回报,但是对于老师来说,补课的性价比并不高。”

他提到,实际上,高校录取率的指标放在那儿,跟南京相比,盱眙的学校有多少学生能够被录取,“这些都是竞争”,“如果学校不补课,试问又有多少家长会安排孩子校外补课?”

上一篇:北京BJ20配置曝光 将于成都车展上市

精彩推荐
这8种热荐的婴儿用品别再买
50岁大叔男扮女装20年
啤酒和白酒哪个更伤身体
2017年下半年开播的热门电视剧
驾校教练酒后性侵女学员
为了避免坐牢,他假装昏迷两年
《战狼2》票房破12亿全球第一
狗狗被抛弃后,郁郁寡欢
女孩考科目二太兴奋尬舞
只是赶个时间!男子地铁上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