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爱上海的理由——龙美术馆

晚上要乘飞机离开上海,早晨将行李寄存到机场后,我背着三脚架奔赴了龙美术馆的西岸馆。刚来上海时和闺蜜一起去了浦东馆,那时西岸馆刚好在布展,不对外开放,我们两个在外面游荡了好久,不尽兴地离开。

龙美术馆分为浦东馆和西岸馆两个大规模展馆,由收藏家刘益谦和王薇夫妇创办,是中国内地最具规模和收藏实力的私立美术馆。这两个场馆各有特色,最近的两个展也很有趣,因为这些美好的事物,对上海的好感与日俱增。

妞妞在记录 摄影/莲雾浮生

光影变化 摄影/莲雾浮生

浦东馆虚实 摄影/莲雾浮生

浦东馆和西岸馆的建筑材质都是清水混凝土,对光线的处理有异曲同工之妙,人在场馆里能感受到外界阳光的变化,颇有“移竹当窗,分离为院;溶溶月色,瑟瑟风声;静扰一榻琴书,动涵半轮秋水”的意味。两个场馆不同的地方,在我看来,浦东馆立面多棱角,西岸馆更柔和,西岸馆的场地本身就是旧工厂,又靠着水,两者风格既统一又有变化。浦东馆内向性空间更多,而西岸馆内部就能欣赏到外面的蓝天和白云,竟不知建筑在景观中还是景观在建筑中。

西岸馆 摄影/莲雾浮生

光影 摄影/莲雾浮生

对比 摄影/莲雾浮生

我和妞妞一起去浦东馆,她学建筑,我学景观,交流起来受益蛮多。她说的一些话启发了我:“人能被了解,是因为人本身想要被了解,她掀起了她的裙角,就像他打开了衬衫的第一个纽扣,等待着你的到来。建筑本身也具有多样的性格,它们邀请或者拒绝着你探索的目光。我拒绝你,所以用冰冷的铁门和极丑的立面。”那一瞬间我彷佛理解了丑存在的意义,当丑成为一种表达的时候,它就值得被记录。

拍照一定要有趣、一定要美吗?不是这样的,我展示着当下的情绪,不管好坏,存在即合理。就像《简爱》里说的:“你以为我贫穷、不美、低微、渺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我和你有一样多的灵魂,一样充实的心。我现在不是以社会生活和习俗准则和你说话,而是以我的心灵同你的心灵讲话”。

吓人 摄影/莲雾浮生

喜欢 摄影/莲雾浮生

红楼 摄影/莲雾浮生

浦东馆展览中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80后 08后——龙美术馆藏青年艺术家作品展”和“海上升明月”馆藏“海派”绘画展,前者呈现的是“80后”艺术家对生活各种稀奇古怪而又情理之中的理解:不管是赋予日常物品神秘感还是陌生感,亦或是重申艺术纯粹性,又或者是解读死亡和生命这种永恒的话题,还是通过卡通表现少年之思,少女之梦……后者我很喜欢的原因是可以长见识,我们很多人好像和中国传统文化并没有太大的关联,我和妞妞在看这些艺术家的书画时边百度边欣赏,也算是接受了一些传统的洗礼。

光影 摄影/莲雾浮生

光影 摄影/莲雾浮生

标签化 摄影/莲雾浮生

西岸馆近期的展览主题为“她们”,“她们”是以古今中外优秀女性艺术家为主题,讲述女性崛起的故事,从自我湮灭、自我解放、自我关照走向自我表达,展示女性艺术家丰富细腻的内心世界和勃发于外的创造力。她们其实就是我们,记不得哪本书里写一个男生生来不会被承认是男人,只有通过自身努力,才会被认可,才会被承认具有男性气概。

我当时就想,女生何尝不是这样,首先成为人,成为自己,再去分男性气概或者女性气质,至于是自我接纳还是社会价值认同,又是后面的事情了。父母给了我们身体,但使我们真正成为自己的是日复一日对自身的完善。

她们 摄影/莲雾浮生

她们 摄影/莲雾浮生

在西岸馆发现一个小庭院,从封闭的室内向外看,能看到天空,白石,绿树,是个适合静静思考发呆的地方。玻璃不是全透明的,而是由许多圆形透明小孔排列组合的,外面的世界很像PS图像放大失真后的像素点。我觉得画景观效果图最好玩的就是自己可以在场景图中给风,给雨,给阳光,把自己放在设计图里去体验,创造。

大概最近脾气变得不太好,若有人一直在耳边叨叨的时候特别想捂住她们的嘴或者反手抽个耳光,这样静静坐着没有人打扰真好。若有这样的一个庭院,每天一定要早醒晚起,在床上感受光线的偏移,时光的流逝。院子里也种一棵树,我不要格物致知,就想研究一下奇工技巧。沉思好久,试着在沙发上躺一躺换个角度观察小院子,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妈妈打电话过来问是否收拾好行李才被惊醒,心里暗暗窃喜:在这里我曾午睡过呢。

美术馆多情似故人,以后要常来看。

院子 摄影/莲雾浮生

我和院子 摄影/莲雾浮生

以文会友

标签:上海

猜你喜欢

下次在五星酒店看到这些东西
山药原来这么厉害,功效真好
教你辨别猪肉是否注水
一辈子想开了,就是那么回事儿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怀念明朝
对WiFi过敏?英国女子失去居所
使用蓝色洁厕块相当于自杀
让你变得越来越丑的三个睡前恶
吃了用醋泡过的这3样东西
2017全年国内赏花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