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澈流动千年的游牧风景

有一个诗人说:“世上路走得最多的是哈萨克人,世上搬家最勤的是哈萨克人”,此话不假,作为一个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来说,这是他们的生产方式,这也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乐途旅游网摄影师 许伟华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转场应该还是个陌生的字眼,且看哈萨克民谣是如何传唱转场:“冬不拉的琴弦断了好几回,马儿换乘了一批又一批,我们还在草原里转圈圈,离开夏牧场又去冬窝子,吃够了野果子再嚼奶疙瘩……”

乐途旅游网摄影师 许伟华

千百年来,勇敢智慧的哈萨克人早已读懂了大自然,摸透了草场的生长规律,知道如何与大自然和谐相处,转场就是牧民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产物。转场虽然辛苦,但牧场有了休养生息的机会,而牛羊也因此有了更多新鲜甜美的食物。

乐途旅游网摄影师 许伟华

夏季来临时,牧民驱赶着牛羊去往水草肥美的夏牧场;秋天来临时,牧民驱赶着牛羊去往避风的冬窝子……一年四季,不管风晴雨雪,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在那儿,哪儿就是家,这就是转场,占据了哈萨克族大部分生活的转场。当然,哈萨克人的转场也在千百年来形成了相对固定的牧场范围,并不是漫无目的,也不是无时无刻在走。

乐途旅游网摄影师 许伟华

从喀纳斯去往那仁牧场的路上,我终于有机会亲眼目睹传说中的转场,那真是洪水来袭的感觉,牛啊羊啊骆驼啊,走着的,跑着的,堵在路上的,眼前乌压压一大片,堪称千军万马排山倒海……

乐途旅游网摄影师 许伟华

夏季转场一般集中在六月中旬,那仁牧场属于高山夏牧场,北距县城约130千米,南距白哈巴村约23千米,银白色的那仁河在这里悠悠流淌。当夏天来临,那仁牧场鲜花怒放,好像披上了五彩斑斓的新衣裳,芍药,百合,金莲花,黄芪,糙苏等等都在迎风而舞……置身于此,如入天堂,我都如此惊讶于这里的美,更何况牧人和他的牧群呢?

乐途旅游网摄影师 许伟华

一般来说,转场至少会持续一个礼拜,甚至更长。转场到那仁牧场的牧群来自哈巴河牧场,这就是他们固定的转场路线,多少年来,他们就沿着这个转道来来回回。

乐途旅游网摄影师 许伟华

如果路上恰巧碰到了转场,你又赶时间,只要羊群不让路,那你也没辙。羊群啊如浪花一样多,一波又一波,雪白的是山羊,咖啡色的是大尾羊。羊群你挤着我我拥着你,全部堆积在原本就不宽阔的土路上。

最逗的是大尾羊,由于大尾羊本身比较肥硕,加上又有一个格外肥大的臀部,小跑起来的时候,尾巴不是上下晃动得厉害,就是左右晃动得厉害,一颠一颠的,要多呆萌有多呆萌。听牧民说,尾巴一上一下晃动的是公羊,好像在说“来嘛来嘛”;左右晃动的是母羊,好像在说“不嘛不嘛”。

听到这段的时候,我早已笑得前俯后仰,也顾不上确认是否真实。当然,这么庞大的羊群总有那么几只不听话的,非要绕到土路旁边的草丛里,这时牧民就会骑着马,扬鞭而来,如果主人顾不上这几只调皮鬼,牧羊犬就会绕回来替主人收拾这些不听话的家伙。

相比呆萌的羊群,牛群相对就听话一些,走的速度也要快一些。最可爱的是小牛犊,当看见车辆的时候,小牛犊就慌了神,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走,堵在车子前面一个劲转圈圈,还奶声奶气的叫着,非得母牛过来护着小牛犊,叫几声安抚一下,小牛犊才跟着妈妈仓皇走去。

乐途旅游网编辑 雪蜜儿

整个转场过程中,最优雅的莫过于骆驼,别惊讶骆驼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而不是在沙漠里。骆驼可是哈萨克牧民搬家的主力军,所有的家当,包括毡房,家什都由骆驼来运输,甚至走不动的小羊羔也像个孩子一样,被扛在驼峰的一侧。骆驼走起来的时候高昂着头颅,那长长的脖颈没少为他的优雅加分。如果后面有车,骆驼会跑起来,速度还挺快,就连跑着的时候也都不忘高高抬着头,真是个傲娇的家伙。

乐途旅游网编辑 雪蜜儿

我想,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多的牛羊,也就在转场路上吧。千百年来,哈萨克这个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就是这样周而复始的生活,于他们而言,转场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对于外人来说,这就是一幅流动千年的游牧风景,更是游牧民族人文历史的活化石。

猜你喜欢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盘点河北
动作真快!杜莎夫人蜡像馆将朱
这个村庄随处可见美丽的孔雀
信阳一女子怀孕24周产下男婴
中山美女跳桥寻死,没成想
别出心裁!英男子农田写巨型文
罗志祥女友被盗号 支招
中国低于10岁网民超2000万
“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最美乡村
孩子说话晚真的是“贵人语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