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草根主播:平台抽走七成收入 多数月入五六千

绘图:马嘉雯

绘图:马嘉雯

从打工妹到网络主播,让徐璐身份发生改变的是直播平台。过去20年,这个长相一般、仅有高中学历的女孩,从未想过会有那么多人听自己闲聊和KTV水平的歌声,并且还能从中获得一笔收入。

因为门槛低、技能要求低,但又充斥着年入百万、千万元的成功神话,网络主播正成为时下最热门的“工种”。根据腾讯日前发布的2016年大学生就业大数据报告,在“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中,排名前二的就是主播和网红。

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直播当成新的社交平台,取代文字和照片,用视频的方式向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展示自己的生活。全民直播时代,正在来临。

被成功神话吸引而来

徐璐是一名职业主播,22时到次日凌晨3时,她需要在自己所签约的某直播平台上给粉丝唱歌、聊天。直播中的她,就像是身在自己的卧室里,但其实这些都是布景。

相比于那些名人或网红来说,作为一名草根女主播,徐璐的工作环境要差很多。她所上班的地方,是位于广州市岗顶电脑城楼上的一个100多平方米的房子,但属于她的空间仅是一个用木板隔开的小屋子。屋子装修极简,一台装着摄像头和麦克风的台式电脑,一张椅子,和一幅大布景。

今年7月11日的21时,“中国第一网红”papi酱在八大平台上进行直播首秀,90分钟吸引了超过2000万人观看,并收到价值90万元打赏和1.13亿人次点赞。

这一度让从“打工妹”转型过来的徐璐激动不已,她说,她从papi酱的身上看到自己成功的可能。徐璐也多次直言,之所以选择这个行业,最大的原因就是在这里充满了一切可能性。

此外,从她们入行开始就流传几个主播的成功神话,那些成功者从草根做起,在几次直播后,突然一夜成名,过着月收入十万元甚至百万元的生活。

徐璐的经纪人刘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坚定地说,他见过收入最高的主播,是月收入20万元。某直播平台的经纪人也多次向记者表示,自己也见过多位年收入上百万的网红主播。

然而,对于这样的成功神话,易观互动娱乐分析师王传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主播的构成比例来看,那种有技能、有庞大粉丝群、网络号召力强的主播确实有可能成功,但是毕竟属于少数。

此前,网红经纪公司“九鱼传媒”的CEO李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直言:“如果哪个主播告诉你月入10万元,基本上都是假的。”

PP助手安卓应用中心总经理张博也向记者表示,从草根主播到真正的网红,成功率只有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随着网络直播越来越成熟,那些没有多少才艺的草根主播,将会被大量淘汰。

直播平台抽走七成收入

徐璐向记者透露了她的真实收入,从业4个多月来,她每月的平均收入有六七千元,7月份可以破万。相比于她以前在工厂里的收入来说要好很多,并且工作相对轻松。刘强也向记者坦言,他签下来的十几位主播,月收入也多是五六千元。

张博介绍,国内大多数的直播平台,实行底薪加提成,好一点的直播平台会给主播们两三千元的底薪,不好的只有几百元。在提成方面,则主要是观众给主播送的虚拟礼物。据张博介绍,国内大多数的直播平台在主播的礼物上实行分成制度,一般平台抽走七成,给主播留下三成。以某直播平台为例,一个“钻石”需要0.1元,观众送一个“火炬”需要两个钻石,也就是0.2元;送一个“保时捷”需要1200个钻石,也就是120元。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在直播平台上偶尔会有一些土豪在各个直播间里送礼物刷存在感。据可查的报道显示,2012年4月,一个叫风流天子的ID出现在YY各大直播间里,见人就刷礼物,几乎每个大主播直播间都要刷上几万元。今年3月,“国民老公”王思聪也曾因为被挑衅而“怒刷”礼物,上了各大娱乐媒体的头条。

然而,更多的主播还是像徐璐这样,靠网友零点几元或几元的打赏来积少成多。7月的一天下午,记者在徐璐办公的地方采访时,突然从直播间传来兴奋的叫声:“谢谢你!哇!我太开心了!我要再为你唱首歌。”原来是一位主播被刷了一个价值200元的“女神”道具。

属于明星和网红的游戏

据易观互动娱乐分析师王传珍介绍,从内容形态上来看,直播可以分为秀场、游戏、体育、教育、财经等相对垂直的独立平台以及相对综合的泛娱乐直播平台,其中秀场直播主要以唱歌、跳舞的才艺表现为主,参与门槛相对较低,同质化程度也相对较高,但模式相对成熟。

此外,从主播的角度来看,也可以分为明星主播和草根主播。明星主播会自己给直播平台带流量,所以不少直播平台都会花大钱签约一些明星主播。最近就有传言,游戏英雄联盟的主播小智被某平台以3年1.2亿的身价给签走。

同时,为增加人气吸引流量,一些网络平台也会邀请一些娱乐界的当红明星前来助阵,小S、范冰冰、姚晨、井柏然等都曾在一些直播平台上亮过相,并且瞬间迎来流量高峰。当然,这些平台也会花费不少钱。

有业内人士分析,对于网络直播平台来说,10%甚至更少的明星主播承包了直播平台80%的流量,“直播还是明星和网红的游戏”。

相对于那些明星主播自带光环,徐璐这样的草根主播则要辛苦很多。她们要连续三四个小时坐在镜头前唱歌跳舞,跟网友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徐璐自嘲道,她在直播中,说的最多的两个词就是“欢迎”和“谢谢”。虽然要面对镜头那边几千名观众,但屏幕这边能看到的只是枯燥的数字和昵称,并不知对方是什么人,年纪多大。

刘强和他的团队曾经做过一个分析,他们的观众,大多是在外打工的年轻男子。“现实生活中的他们可能没有人爱,没有人关心,更不会有漂亮的女孩跟他们互动,但是在直播平台里有。”刘强说。

其实,在徐璐的五百多个固定粉丝中,也有一个人会固定地给她刷礼物,每天都会几元几十元的刷,两个月来已经为她刷了将近一万元的礼物。但是,这个粉丝是她的前男友,因为在做主播的问题上无法调和,两人最终选择了分手。之后,前男友就用这样的方式来关注徐璐的事业。

“我曾经对他说不让他刷了,因为能到我手上的不多,但是他不听,他受不了别人比他更舍得在我身上花钱。”对于前男友这样的举动,徐璐也颇为无奈。

一般直播平台上的观众会设有等级限制,比如有的直播平台,普通的观众说话不超过7个字,而等级越高,说话的字数就越多。

此外,据刘强介绍,在直播上刷存在感只有两个办法:刷礼品和骂人。徐璐就遭遇过有观众骂她丑、歌难听。不过,有后台管理,骂人者很快会被踢出直播间,而刷礼物者也会为徐璐叫好。

直播平台大多亏损

根据PP助手的数据,目前涉及到直播业务的公司有254家,涵盖游戏、娱乐、体育、社交等10个领域。并且,今年上半年直播类APP的下载量占总下载量的70%以上,这也意味着今年上半年是直播行业的爆发期,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将今年视作直播的元年。

不过,在热闹的背后,盈利模式依然是无法绕过去的问题。据了解,目前直播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有两种,一是用户的直接消费,购买道具、礼物、会员等;一是第三方商业合作,以广告的方式变现。此外,游戏、体育类的直播平台,还会有赛事竞猜的收入,但是这些都很难带来盈利。

根据相关机构的数据,在游戏类直播APP中排名第一的斗鱼,虽然日活跃用户大约为300万,估值超过10亿美元,但没有盈利。另一家网络直播平台映客的日活用户接近千万,注册用户超过1.3亿,用户规模排名第一,但只是刚刚实现收支平衡。

除了天价明星主播的签约费,直播平台还有每月数千万元的宽带费用。张博表示,就行业平均水平而言,在线人数每达到百万人,直播平台每月仅带宽费用就至少要花3000万元左右。

一直以来,“直播+”的模式被寄予厚望,将直播与电商、股市分析、房屋中介等联系起来完成变现。但是,该模式却一直未能真正成熟起来。在易观互动娱乐分析师王传珍看来,“直播+”模式的价值更多在于对现有业务的提升,并不能成为主要的盈利模式,比如增加直播的淘宝和聚美优品,直播更多的是提升客户对商品的直观印象,但是增加的购买量有限。

长期关注网络直播行业的艾媒咨询CEO张毅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早期的直播平台其实是赚钱的,并且赚了不少钱;但是,后来涌进的这些直播平台大多处于亏损状态,“并且亏得一塌糊涂”。

“然而,由于早些年的直播平台赚到了钱,大家都觉得可以赌一赌。并且,还有不少人觉得,直播很有可能取代QQ、微信,用视频的方式,成为第三代社交平台,所以即便是竞争激烈,还是有大量的平台涌入。”张毅说。

UC浏览器正在经历着从工具类产品到内容平台的转变,其重点打造的UC头条也被视为一个重要的内容分发平台。UC总经理陈超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未来UC头条有可能会增加直播功能,但是“直播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热度过后,还会归于平静”。

不过,随着监管的收紧,这种疯狂增长的模式,不会持续太久,草根主播逆袭的时代也已经过去。潮水退去,裸泳的更多的是那些并无才艺和专业的草根主播。如何不被淘汰,并能将主播真正当成一个职业来做,既是从业者要考虑的,也是平台要考虑的。(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news.southcn.com

标签:直播

猜你喜欢

王者荣耀:中了下面三条
这些水果吃过5种是土豪
影响你发家致富的4个坏习惯
2016年终大总结,太精辟了
这三类人是宇宙程序特意安排到
世界上最长寿的喵星人
教你辨别猪肉是否注水
为啥《王者荣耀》这么受欢迎
攻略世界上最适合独自旅行的8
明年坐飞机需知这些新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