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钱仁凤案律师:最终赔偿金额约173万元

2015年12月21日,云南省高院获悉,云南省高院对钱仁凤投放危险物质再审案进行宣判,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钱仁凤无罪。 东方IC 资料图

在蒙冤入狱近14年获释后,云南巧家保姆投毒冤案当事人钱仁凤即将得到属于自己的补偿。昨日,其代理律师杨柱向记者透露,各方已就钱仁凤的赔偿数额达成一致,最终裁定的赔偿金额在173万元左右,云南省高院或将在下周送达正式的裁决书。

钱仁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裁定的赔偿金额与申请的金额有不小的差距,但从另一个角度上,我能重获自由也离不开司法的进步和好心人的帮助。带着一颗感恩的心,我会理解省高院的工作人员,也试着调整自己的心态来接受这个现实。”

在蒙冤入狱近14年获释后,云南巧家保姆投毒冤案当事人钱仁凤即将得到属于自己的补偿。昨日,其代理律师杨柱向记者透露,最终裁定的赔偿金额在173万元左右。云南省高院或将在下周送达正式的赔偿裁决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钱仁凤表示,“跟国家赔偿相比,我更想要这13年来所失去的青春和时光,现在这些伤害不是钱能弥补的。”

2002年2月,云南省巧家县“星蕊宝宝园”幼儿园发生投毒案,一名在此就读的2岁女童中毒身亡。随后,在该园工作的17岁保姆钱仁凤被认定为案件嫌疑人。2012年12月,云南省高院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钱仁凤无期徒刑。在狱中,钱仁凤曾多次进行申诉。检方复查发现,钱仁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且其中5份认罪笔录并非钱仁凤本人书写,字迹与当年参与审讯钱仁凤的办案民警蒋某、杨某、李某的字迹相同。

云南省高院于2015年12月21日宣布钱仁凤无罪,当庭释放。在此之前,钱仁凤已被关押、服刑13年零10个月。

今年6月1日,钱仁凤向云南高院提起国家赔偿,共计索赔955万余元。当时其代理律师杨柱曾介绍,虽然根据惯例,国家赔偿以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为基本计算标准,职工工资以每日工作8小时计算,但在他们看来,钱仁凤在狱中失去的是24小时的自由,不能等于工作8小时。因而才根据所有被剥夺自由的时间计算,提出了上述索赔的金额。

今年7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钱仁凤提起的国家赔偿举行的听证会上,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国家赔偿委员会主任田成有代表云南高院,向当事人钱仁凤鞠躬赔礼道歉。

田成有表示,对钱仁凤提出的赔偿和道歉请求表示充分理解和尊重,希望依法及时通过国家赔偿,给予钱仁凤在精神和生活上最大限度的弥补和安慰。同时,法院将从此案中汲取教训,进一步规范司法行为,严格证据审查标准,坚决杜绝一切错案的发生,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杨柱所透露的最终裁定的赔偿金额,与最初提出的955万余元相差甚远。而此前杨柱也曾表示,钱仁凤的国家赔偿申请数额不是偏高,而是偏低。周边的日本、澳大利亚等都比国内高。为了对含冤者给予更好的抚慰,也为了更快促进国家相关立法,希望在本案的国家赔偿中能够有所突破。

此次在最终赔偿裁决即将公布的时候,杨柱再次呼吁,应努力查清当年“巧家投毒案”的真相,并惩处相关的责任人员。

对话

相比赔偿 更想要失去的青春和时光

北青报:重获自由以后,这半年来的生活怎么样?

钱仁凤:现在来广州这边工作,但生活状态还是不太好,心里特别累,觉得自己在社会上一点用都没用。我在别人面前努力表现得坚强,有些东西埋在心里慢慢承受,但是这些心里面的苦,常人真的没办法理解。

北青报:还是因为回归社会后不适应的原因么?

钱仁凤:不适应是个大问题 ,广州这里离家很远,来到这里后不像开始我想象的那样。同事们对我都很好,但在工作上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适应社会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我就像个一岁的孩子似的,什么东西都要从头学起。当然,我必须要坚强,因为有这么多人关心着我。现在已经好一些了,不像之前那么害怕了,不断鼓励自己不要心急,调整心态。

北青报:随着国家赔偿金的提出,这几天你的这起冤案又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钱仁凤:说实话,这几天我的心情特别不好。国家赔偿这件事又勾起了过去十几年那些伤心的经历,像盐巴撒在伤口上一样,真的很疼。这些经历我一直努力去忘记,想当没发生一样。

现在我也会上网,能看到一些网友的评论,我想说,跟国家赔偿相比,我更想要这13年来所失去的青春和时光,现在这些伤害不是钱能弥补的。如果拥有这13年时光,我可能不会有多大的本事,但会生活得很快乐。我现在这样,就算有钱过得也不开心,因为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

北青报:目前来看,裁定的赔偿金额可能和你申请的金额会有不小的差距,心里会对此有些落差么?

钱仁凤:之前在听证会上,省高院的领导也做了解释,目前国家的法律规定还是依据每天8小时来计算,我提出的按每天24小时很难实现。最终这个数额的差距很大,而这几年我家里人为了帮我伸冤花销也很大。但从另一个角度上,我能重获自由也离不开司法的进步和好心人的帮助。带着一颗感恩的心,我会理解省高院的工作人员,也试着调整自己的心态来接受这个现实。

北青报:不管最终的金额是多少,拿到国家赔偿后有什么打算?

钱仁凤:我本来很想陪在爸爸身边,但就是因为生活困难,才来广州这边工作。现在我工资的大部分都寄回家用来还债。在广州这么大的地方剩下几百块钱又不能用来做什么,所以我几乎很少出去。如果能拿到国家赔偿,主要还是用来给家里还债,还有那些欠的人情债,这辈子我还得清么?

北青报:除去为家里还债,还想用这笔钱为自己做点什么事呢?

钱仁凤:如果经济方面允许,我也想学学电脑、开车这些技能。但刚刚重获自由的时候,我还是要先有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在国家赔偿下来以后,经济好转了,我还是想去学些东西。知识这种东西装在自己心里,是别人拿不走的。

北青报:除了经济赔偿之外,你还提出了公开道歉的要求?

钱仁凤:是的,这是我的要求。除了这些,我还要求必须查出冤案的真相,经办案件的人必须付出该负的责任。这是对我的公平,也是对社会的公平。我真的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再次重演,这样的苦别人永远无法体会。

北青报:现在你的个人生活呢,有什么变化了么?

钱仁凤:嗯,我谈恋爱了。我年纪已经30多岁了,周围很多人也说这个年纪不小了。如果没有在监狱里的10多年,我应该像那些同龄人一样,孩子都很大了。我觉得对父亲现在最大的孝顺,就是自己赶紧成家立业,让他早点安心下来。

来源:news.xinhuanet.com

标签:云南

猜你喜欢

儿子赖床被妈妈掀被叫醒
专家认为眼皮跳是一种身体危险
施舍一块干粮,老道带他云游天
如懿是谁?甄嬛里的青樱
为什么现在电视上不播放《喜羊
综艺节目可是能透过细节看人品
择天记中最坏的人竟然是陈长生
超市也有不为人知的套路
农村户口福利越来越多
丽江旅游 去这些地方看风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