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半年抓获733名号贩子 并处罚6名医务人员

同仁医院挂号处外聚集了一些患者,患者反映不乏号贩子混入其中排队等号

同仁医院挂号处外聚集了一些患者,患者反映不乏号贩子混入其中排队等号

今年以来,北京多次开展打击号贩子的专项行动,并推出多渠道预约挂号等便民措施。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这些便民措施也逐渐被“号贩子”盯上,自助机、微信、网上预约等多个平台都不乏“号贩子”的身影,也有打着售卖演唱会门票的名义在购物网站贩号的情况。同时,“网上医托”也正在以更加隐蔽的姿态存在。近日,市卫计委联合8部门发文,将严厉打击号贩子信息及“网上医托”,上半年已抓获733名号贩子,并处罚了6名医务人员。

调查

蹲点号贩子数量减少 领域拓宽

“要号吗?专家号”。昨天下午5点,北京青年报记者刚走进北京同仁医院西区门诊病房楼,就有一位中年男子主动前来询问是否需要挂号。这位名片上自称王某的“号贩子”表示,自助机、微信、网上预约、窗口都有办法挂到号,“你甭管我们哪个途径,保你有号”。

“我们这边,有人负责网上预约的,有人专门弄微信挂号的,有人排队在自助机那儿,有人在窗口”。王某坦言,他最习惯的还是从窗口拿到号之后再倒号,但由于现在挂号途径增加,他们也“不得不”拓宽倒号领域。以自助挂号机为例,王某及同伙花钱雇了两个人“专职”在自主挂号区排队,“一个专家号,我赚你200元,我还得给排队的人100元,我也就赚100元钱”。

“号贩子”也没有放过原本用于利民的微信预约和网上预约挂号。王某表示,尽管自己不懂网络技术,但他“投资”十多万买了一套刷号系统,“十几万也不低,但没有投资哪来收益,你说是不是?”据王某介绍,刷号系统类似于此前盛行的抢票软件,他们还找了两个人24小时轮流盯着。

而对于近半年严打号贩子的情况,王某称,“现在号贩子少多了,以前最多的时候光同仁这儿就400多人,现在也就200多人”。对于号贩子减少的原因,“管得太严了,而且挂号途径多了以后,分流走了一些患者,市场不如以前好了。确实有些人就不干了。”王某说。

网上号贩子穿马甲售号

除了蹲点在医院门口的号贩子,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网上的号贩子穿上了“黄牛”的马甲继续进行倒号售号。北青报记者尝试分别在网页、微博和淘宝上输入“挂号”、“代挂号”等关键字眼,均未查到有提供网络代挂号服务的相关网页和内容,但是,用“演唱会门票”作为关键字搜索到的五家自称经营演唱会票务的淘宝店铺中,有两家表示可以提供医院挂号业务。

北青报记者随机挑选了一家位于北京的演唱会票务淘宝店,询问之后发现该淘宝店果然兼做医院挂号业务。这个名为某票务文化折扣店的店铺挂出的所有宝贝都是演唱会门票,并未见有明显的医院挂号服务产品,北青报记者询问店家可否做医院代挂号,店家很快回答“可以”。

随后记者打通了店家提供的号码,想挂某知名肿瘤内科专家号,这位自称姓赵的男子开价1000元,而北青报记者在官方预约网站上查询到,该专家号仅需14元。赵某要求先加微信,通过微信付给他200元定金之后,再将患者的身份证号拍成照片发给他,同时需要一张以患者名义开的工商银行卡。当北青报记者询问工行卡的用途时,赵姓男子称:“我们自有自己的途径,你放心。”

隐秘网上“医托”一条龙帮挂号

尽管网上医托的“固定阵地”在减少,但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论坛及个别网站,还是可以发现医托的身影。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在知乎上发现有人发了一个题为“为了去协和医院看病,用微信公众号预约挂号靠谱吗?”的帖子,在该帖子底下有一个身份显示为“医生”的用户回复:“预约靠谱,就是等候时间较长。”该用户还在后面附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以供咨询。

北青报记者以帮朋友咨询的身份拨通了该号码,对方是一名年轻男子,自称是医生,并询问了患者的病情和治疗情况,以专业的口吻给出了一些建议,还根据患者的病情向北青报记者推荐了一家医院对口的科室,并承诺可以帮助挂到专家号。这位自称专业医生的薛姓男子,透露自己是某知名医院肿瘤科室的医生,但在该医院官网上,根本没有姓薛的医生的身份信息。

医院回应

院方已监测到号贩子新动向 多措施应对

作为“号贩子”活动的高发地之一,同仁医院表示,与“号贩子”的斗争从未停止,而且目前也已注意到“号贩子”对自助挂号机等的“光顾”增加,为此,同仁医院也采取了多种措施进行应对。同仁医院保卫处负责人表示,“我们增加了安保人员分布在各个自助挂号机处,发现号贩子立即制止”。

但该负责人也坦言,暑期到来以及多渠道挂号的推广,使得他们与号贩子的斗争增加了不少难度。“比如上周,居然发现号贩子的队伍里出现了大学生的身影,号贩子在网上发布暑期兼职招聘,不明真相的大学生就被他们利用了,也就挣个80元、100元的,被公安部门及时制止并进行了教育”。而多渠道挂号使得同仁医院需要将安保人员分布在各个挂号渠道处,安保力量“捉襟见肘”。

同仁医院门诊部负责人介绍说,医院采取普通号不限号等措施,希望患者不止盯着专家号,而给号贩子以可乘之机。

背景

8部门联合打击号贩子和网上医托

7月28日,北京市卫生计生委、首都综治办和市网信办、通信管理局、公安局、工商行政管理局、中医药管理局、医院管理局,下发《关于印发北京市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专项行动方案的通知》,要求各区卫生计生委、综治办、公安分局、工商分局和各级医疗机构,在打击“号贩子”、整治商业公司预约挂号加号的基础上,继续全面整治通过互联网散布的“号贩子”、“医托”等违法信息,斩断“号贩子”和“网络医托”利益链条。

其中,网信办、通信管理局依据法律法规和卫生计生部门通报,清理网上散布的“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信息,关闭网站;公安机关负责开展重点医院地区“号贩子”情况摸排,查处打击倒号贩号扰乱医院秩序行为、“网络医托”等违法犯罪活动,指导帮助医疗机构做好保卫工作;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加强医疗广告监督管理,依法查处利用互联网发布违法医疗广告的行为。

今年2月以来,市卫生计生委先后对北京协和医院、天坛医院、广安门中医院等数十家医疗机构开展打击“号贩子”、“网络医托”等情况进行了督查,依据行风建设和相关医疗法规,对3家医疗机构的6名医务人员进行了处理;市公安局加强对医院及周边地区“号贩子”和“医托”、“网络医托”、团伙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

此外,自2月14日以来,北京市卫计委配合公安部门多次开展对“号贩子”的专项行动,全市共抓获号贩子733人,刑拘14人、治拘719人,主要分布在东城、西城、朝阳、海淀。本版文/本报记者 张小妹

来源:news.xinhuanet.com

标签:北京

上一篇:美公司推出新型潜水面具 全脸覆盖可自由呼吸

精彩推荐
怕未婚妻知道自己失业
长期穿人字拖,可引起足部疾病
交警查获史上最假车牌
林更新: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
为什么孩子晚上总是翻来翻去趴
令人羡慕的朋友圈背后的真实场
林更新进潮店被衣服价钱吓到
见缝插针!老婆正吃烧烤
这种女性手相,最容易称为人中
监控拍下让人好气又好笑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