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无数座开封城

最开始的开封城对我来说,是中原的一座城,是一座空城。仅仅脑海里有一个名词叫“开封”,但无法用其它名词或者形容词去阐释。

开封府 摄影/莲雾浮生

开封府印 摄影/莲雾浮生

大相国寺 摄影/莲雾浮生

我踏上开封城的那一刻,开封就撩起了它的衣角,牵着我的手让我去了解它,夜游大宋御河,观看了《东京梦华》演出,凝视开封府,欣赏了《侧美案》,聆听大相国寺的梵音,品尝素斋,仰望延庆观,触摸百年“七子”凌霄,从龙亭走向天波杨府,从“铁塔”走回包公祠,驻足中国翰园,感受现代“愚公”对文化的坚守,停留山陕甘会馆,领悟“关公义,人文典范”。它悄悄但又强势地挤入了我的脑海中,成了一座丰富且鲜活的城市。

包公祠 摄影/莲雾浮生

山陕甘会馆 摄影/莲雾浮生

中国翰园 摄影/莲雾浮生

眼睛看到的与想象到的,构成了两座城。我想象中的这座城里,苏轼走过,留下“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的千年叹息,柳永睡过,自嘲“奉旨填词柳三变”,范仲淹来过,高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欧阳修醉过,吐出“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莲花。

这里有李清照和赵明诚“赌书消得泼茶香”,也有瘦金体的皇帝和李师师的风情万种,书中的人物千年前在这座城中走过,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想做大宋的子民,写字、读书、登楼、听曲,用美好的器物消磨必定留不住的时光。有人用刀刃在世间开路,而他们用思想在文字中开路。

大宋御河 摄影/莲雾浮生

东京梦华表演 摄影/莲雾浮生

灯火通明的夜市 摄影/莲雾浮生

白天的开封到处是历史的痕迹,不得不端庄厚重。夜晚却呈现着另一个城市的模样。昼夜的开封城就像一张纸的两面,既不能分开,也不能对望。夜市灯火通明,小摊小贩众多,连夜市,也在剧院的旁边。掌声,呐喊声此起彼伏。书法名城的开封诗书、礼乐不是高高端坐的东西,而是类似于“葛优躺”一样被每个开封人津津乐道。

“世界书法在中国,中国书法在开封。”我也拍了一张,题为“海纳百川”,我背的第一本经书是《道德经》,最喜欢其中的一句话:“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大概意思就是地低为海,人低为王,我把它简称为“江海百谷王”,有没有一点类似于“荆轲刺秦王”的感觉呢?

中国翰园石碑 摄影/莲雾浮生

开封的文化不是居于庙堂之高的,也不是处江湖之远的,而是与市井紧密联系,浸润在最基本的生活中的,雅俗共赏。对于长期居住在开封城的人来说,他们感受不到文化的存在,但对于我们这些异乡人来说,印象深刻。 我离开开封的那一刻,开封就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又不再是我故事里的那座城,这样的一座城,你愿意去吗?

我们 摄影/图说生态

径缘三益,业拟千秋,以文会友

标签:开封

猜你喜欢

法国佳丽当选2016“环球小姐”
攻略世界上最适合独自旅行的8
怀孕可以改变女人的大脑
为什么丰都被称为鬼城
别不承认,没有几个人真正希望
关于腊八粥,它还有一个名称
异国他乡,也有浓浓年味的农历
“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最美乡村
据说,每个旅游城市都一条专门
这才是最真实的迪拜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