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艺术区:在床单上把爱做成了艺术

朋友晓虎带我去了大理床单艺术区。一走进这里,就像走近了北京的798。原来,这里是大理的床单厂,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原有的一座废弃的老工厂,被艺术家赵渝们在床单上做成了大理艺术区——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为发展大理文化产业,留住更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艺术家赵渝将已废弃的(大理古城南门内)原大理市床单厂改建为大理的艺术社区。通过定期的展览、市集和各类文艺活动和艺术节等为公众和社会提供艺术教育及文化创意产业。大理床单厂艺术区有大理摄影博物馆、大理当代艺术空间、多媒体教室、画廊、咖啡馆、普洱茶馆、美食厨房、独立出版书店、陶艺社、画家、手工艺人、摄影家工作室、影视媒体工作室、音乐人工作室、建筑设计等40多家艺术家工作室。成为了大理旅游的一个新热点....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你一定听过电影主题曲《去大理》吧,几天内登上了各大网站主打热歌榜单。在电影卖座、歌曲唱红之后,男女主角相遇的古城人民路也成了粉丝们无限向往的“邂逅圣地”。其实早在电影热映前,从2012年开始,这里——古城人民路因为聚集了大量背包客和艺术家,成了各类文艺青年追捧的“大本营”。这条原本籍籍无名的小街,从原本的单纯热闹,渐渐变得喧嚣浮躁,不少泊客和新移民寄居的所谓“乌托邦”梦想,无可避免地,正在被越来越浓的商业味消解。

摄影/朱文鑫

作家许崧2012年定居大理,在大理结交了一班朋友,这些人几乎都和他一样,打拼多年,最终还是选择逃离北上广。在他看来,这股“一路向西”的风潮,让“去大理”成了一个越来越流行的符号。而其结果,则是让一班刚刚安顿下来的泊客和新移民,要么,不得不承受继续疯涨的房租,要么,就只能寻思着下一次逃离。床单厂改造后,许崧和朋友们搬到了这里,这个偏安的一隅,于他们而言,既像逃离喧嚣的隐居,更似自娱自乐的相聚。

许崧后来说:“其实在我们床单厂,它更像是大家的自娱自乐,因为外来的客人不多,并且来的人很大比例上可能也就是在这里开工作室的人的朋友。在这种情况下,从零售的意义上来讲,意义不大。而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了这样一个聚合的场所。”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著名摄影大师奚志农的摄影工作室也坐落在这里

摄影/朱文鑫

我遇见了这座艺术区的赵渝先生,他一直陪着我走遍了艺术区的角角落落。假如给你一间老房子,你会怎么办?我估计会有人说,那我就拆了它,这个也许映衬出当下中国一部分人毫无悬念的集体心态。有资料说,中国建筑的平均寿命是“50年罕见,30年普遍”。当大拆、大建成为城市的“名片”,人们除了感叹身边一座又一座的“楼脆脆”和“楼倒倒”,还得花钱花力气去处理那些堆积如山的建筑垃圾。那么一座老房子,它的生命力究竟能有多久呢?这个问题,恐怕只有住在里面的人最有发言权。

摄影/朱文鑫

这里还保留了床单厂的一部分历史,能够记录和保留一部分历史,我觉得这是一个工厂的生命的延续。它之前是做类似毛巾、手绢、床单一类的纺织品,现在又过度到一个创意和艺术园区,这是工厂新的生命力和新的改变。有不少的城市都有这样的先例,原来的老厂房,现在改成艺术园区,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一种新的生命的延续,一个新的生命的开始。”

摄影/朱文鑫

是的,我走着,看着,假如给你一间老房子,你会用它来做什么? 在大理,赵渝把一群艺术家和手工业者集结起来,他们聚在一起,把一座废弃的厂房,搞成了一个别具一格的创意园区。

一杯咖啡、一本书、一个懒洋洋的下午,大理的阳光,穿过树枝和玻璃,把时光固定成了地上的画框。在51区这个寻常的午后,如果不是门口那扇笨重的梭拉铁门和外墙面有些斑驳的油漆标语,你可能不会相信,这个浸透着小文艺和小清新的所在,曾经是大理市床单厂被废弃的厂房。

摄影/朱文鑫

赵渝原来是一位摄影师。他利用时间收集大理老照片、收集老相机,开办了这家大理摄影博物馆

摄影/朱文鑫

1995年来到大理开办了婚纱摄影店等。2014年,在大理古城成立“大理床单厂艺术区”,汇集了大理摄影博物馆、大理当代艺术展览馆、多功能小剧场等30多家机构。他组织并参与了大型摄影项目《中国白族群像》、《天下大理》、《东西看大理》等,目前任大理摄影博物馆馆长。

大理床单厂艺术区成了大理的新地标。画廊、书店、咖啡馆等应有尽有。然而,3个月前,这里还是荒废十多年的老厂房,被人遗忘。操刀改变这一切的是重庆人赵渝。

摄影/朱文鑫

穿越大理古城南门,顺着主街走300余米,拐进一条小巷再走5、6分钟,便来到大理床单厂艺术区。在这里,画廊、51区咖啡馆等设计独特又有强烈色彩冲击的工作室迎面而来,连摆放在室外的小桌也是由一颗颗鼠标键盘上的小格子镶嵌而成。这都是赵渝的“手笔”。

赵渝,白族人,生于重庆。他的父亲是大理人。他与摄影结缘要追溯到32年前,在那个工资只有27.5元的时代,为了买一台135元的照相机,他存了半年的钱。之后,摄影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摄影是爱好也是事业。

摄影/朱文鑫

他用不同视角记录大理,2010年,开始拍摄《中国白族形象》。“白族是大理的名片,这是一个很包容、英勇,善于学习的民族,”赵渝说,凡是有白族村落的地方,他们都去了,包括云南、四川、贵州、湖南等地,他们把白族村落的生活状态一一记录下来。 “这是一个文献类的影像,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赵渝说。一边观看他的艺术工厂,一边回味着他与摄影与大理与艺术。

摄影/朱文鑫

他送了我一本《东西看大理》。晚上我一页一页的翻看这部厚重影集,知道了他与大理的情结。一个有艺术情结的人。2012年,赵渝邀请5个外国人、5个大陆人和1个台湾人来大理拍摄《东西看大理》。“我就是想通过镜头,通过不同视角,记录大理。”赵渝说,2013年,大理国际影会后,他发现用废弃的床单厂来打造艺术区很适合,跟北京的798艺术区很类似。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在床单厂的大门口,矗立着一块木板子,上面密密层层的是各个工作室的“名片”。把仓库或厂房改造成艺术园区,这在国内并不鲜见。但床单厂却在短期内,迅速聚集了50多个工作室、吸引了100多名艺术家和手工业者入驻。我去过的艺术园区不算多。北京的798、成都的东郊音乐公园、还有深圳的一个园区,我都去过。我自己觉得大理的这个艺术园区是最特别的一个,和其他地方的都不太一样。

摄影/朱文鑫

发现这个地方特别适合做展览、活动,甚至艺术家也可以在这里进行创作,类似艺术区的这样一个地方。那么这个荒废的厂,为什么不把它改造成一个有展览,有各种艺术门类的艺术家聚集的地方呢?就像位于北京的798艺术区,原为原国营798厂等电子工业的老厂区所在地。经过改造,如今这一艺术区延伸出的一种文化概念,以及LOFT这种时尚的居住与工作方式,简称798生活方式。

成为了北京都市文化的新地标。就是因为受到了启发,在大理,他们聚在一起“奇思怪想”,才把一座废弃的厂房,搞成了一个别具一格的创意园区。其中,51区是床单厂最早搬迁成型的一个艺术社区,在这个敞亮的空间里,一共居住着5家人,他们中有画家、作家、摄影师以及手工业者。

摄影/朱文鑫

这里是大理古城僻静的一隅,阳光和煦,树影婆娑,既有传统文化的深沉厚重,又有现代时尚前沿的“小清新”,一杯咖啡,一首小诗,一本画册,一把木吉他,会让人度过许多慵懒而浪漫的时光。如今,随着艺术周的举办,这里呈现出一种喧闹而开放的姿态,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个静谧的角落,来分享这道艺术盛宴。

摄影/朱文鑫

艺术周让我们每天都很‘嗨’。这里,一群怀揣艺术情结的人,在床单上做成了艺术...

标签:大理

猜你喜欢

骑大象,看它们的先辈都为吴哥
春运:多地可刷脸进站
把握早上起床黄金10分钟
男女床头必留的三样东西
你的善良必须有点儿锋芒
30岁前不要去在乎这29件事
金蛇修炼成仙,广布恩泽却下场
如何看待宇宙边界和边界之外是
法国佳丽当选2016“环球小姐”
唐朝的人一般不想娶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