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客村:上演我拍摄的第一部爱情微电影

云南大理有座城,她的名字是巍山古城。我一直喜欢这座古城,是一座来了又来的爱恋的城。在这座城里,有个村,利客村。春天里,我们来过,酷夏里,我们来过,到了冬天,我们——是否还来?来一起见证我们的爱情.....

摄影/朱文鑫

爱情不是电影,爱情就是爱情。如果我选择,我选择喜欢,因为喜欢更长久,更绵延,更适合一个人暗自留恋,不张扬,不对抗,只是默默坐着,靠着,即使你我各在一边,爱情会上瘾,它不够彻底,有时不够过瘾,但如果和时光抗衡,它一定是化骨绵掌,这千山万里路,只有喜欢,只有喜欢可以浩浩荡荡走下去呀

摄影/朱文鑫

还记得我们的村子吗?还记得我们的家园吗?即使走出了万里,也不该忘记。爱情有时就是战争,爱情和人生有个对手不是坏事。会让你逆风而行。你习惯了阻力后会跑得更快、飞得更高。感谢光阴赠予你的光荣与梦想,也感谢荆棘赠予你的韧性与饱满。

人生的退步有时比进步更重要,爱情也是这样。因为回归到内心和本质。年龄越长,越要交出真心了。我们早已不是孩子。退到最初,守着朴素和贞淑,与时间化干戈为玉帛了。

摄影/朱文鑫

走过这湖水,就是我们的村——利客村。28年的光阴早就把最美妙的东西加在了修炼它的人身上。你老了,老了多好,那么深邃。那个美妙的东西,是清淡,是安稳,是从容不迫,也是一颗最自然的心。

摄影/朱文鑫

这就是我们的利客古村,所有院落整体呈“一”字排开,建筑群规划整齐,气势宏伟,做工和用料讲究,大门、梁、枋、门、窗等雕刻图案古朴大方,精致细腻。

走进巍山,就见证了我们的爱情,走近利客村,就温暖了我们的爱情。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就像与这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长大一样。利可村,见证爱情,见证成长。众多古老的建筑群散落于青山深处或田园之间。那些古朴典雅的建筑,经由时光的淬炼和打磨,如珍珠,似美玉,在岁月里闪着熠熠光芒。利客村就是这串珠链上的一粒珠子。古雅,幽暗,隐匿于庙街镇西山脚下的一个小山坳里。

摄影/朱文鑫

光阴不老。我们不老。记得初春时初到利客村,只觉得这个朴素的村落有种不一样的气息和独特气场。若不是有向导带路,若不是村前新立的石碑上写着:云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利客村传统民居建筑群。你一定想不到眼前的青山下,翠竹后,竟然会藏着一座形成于明清时期的古老村庄。

站在山坡上的土主庙前,小村全貌尽收眼底。青瓦土墙,飞檐翘角,一间间旧式民居排列有序,错落有致。三面靠山一面临水的格局,让小村如一个被大地母亲环抱的孩童,卧于林木蓊郁的山坳,在岁月里安睡。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那时,我那么那么年轻,你那么深邃。如今,走在我们的路上,光阴早就把最美妙的东西加在了修炼它的人身上。那个美妙的东西,是清淡,是安稳,是从容不迫,也是一颗最自然的心。

摄影/朱文鑫

爱情到底是什么?是透明的心,还是神秘的老宅?你以为的刻骨铭心不过是云淡了风清了。你以为的一辈子生死纠结不过如此。有些爱情缘分尽了,无论爱情还是友情,都会走向陌路。都过去了... ...那些爱与哀愁。秋水长天一般的风吹草动,却原来只是一片水迹而已。

摄影/朱文鑫

我多么喜欢这样抚摸着你的成熟,就像那个时候你温暖的手抚爱我一样

摄影/朱文鑫

历史,天空,大地,老墙,房屋,你我。其实都是一样的,有的时候,洁净的心,需要一些清醒的自闭和与世隔绝,隔绝繁华似锦,隔绝热闹,隔绝绸缎的华丽,人间的修行,洁净大概最难。所以,低头前行,步步为赢 ,洁净与恩慈,是一种难得意境。

摄影/朱文鑫

我记得,你带我来这里的时候,你拥抱我的第一次,连门口的小狮子都笑我们呢。于是,我羞死的跑了老远老远....

摄影/朱文鑫

我记得,你这样喜欢看着我,我也那样喜欢地看着你。有时要感谢生活中的那些挫折和伤害,正是它们成就了你的隐忍、含蓄、修行。让你懂得日暮苍山之美,让你在渐渐远离那些是非和世俗时知道此中有真意,不辩亦忘言。无论何时,沉默和守口如瓶都是人生中最美好和最难以做到的境界。

摄影/朱文鑫

我清晰的记得,我们彼此进入对方的心门的那一刻。就像这庭院,进入大门,天井方正,房屋端庄。顺西边过厅入第二进院落,一个与前院的端然开阔不一样的小院清幽雅致。回环走廊,不经意间,就看到头上线条流畅的卷棚顶,让整座建筑立刻有了一种隽秀的气质。

院里一株老梅树静默如初。若是大寒时节,梅花飘香,小院该是何等的清雅!南边侧房里,依稀可见墙上曾经张贴过的诗书字画,纸上的墨迹已深深印进墙壁,和泥土合为一体,逸散着光阴味道。

摄影/朱文鑫

这样的情景,我记得。那时,你是一个书生,“忙去负来耕绿野,闲来入座看青山。”记得你带我走近你家里,北边小楼月台上写于壁上的对联隐约可见,尽显主人的生活情趣和豁达情怀——进村时的讶异得以释然。原来,居于此的,是一个耕读传家的宗族。

摄影/朱文鑫

你守着我,我依恋这你,从此,走遍世界,带着你我

摄影/朱文鑫

巍山青,板桥雪。你我不舍...

摄影/朱文鑫

如今,多数老院子都已楼去人空。很多家庭迁至平坦宽阔的地方建起了新式的楼房。不多的人家,依旧在祖先生活过的老屋里,劳作生息,日子静宁。

在岁月里绵延。一如村里那口幽深的古井,从不曾枯过。

摄影/朱文鑫

青葱的岁月,青葱的你我。一起春看梨花开,如今,果实累累,你我天涯...很多时候,我们以为特别爱那个人。但更多的时候,我们爱的是那个自己想像中的人,或者说,爱上了爱情本身这件事情。更或者说,我们过于美化爱情这件事情了,它远远不如我们想像的美妙,更多的时候,它只是生活中的一件事物,也会渐次消亡。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我,又一次走近我们的那个小院子。优雅是件很难的事情,比矜持难,比无赖也难。矜持能装,无赖更容易,可是优雅不行。优雅要气质,要资历,要岁月沉淀,要那份从容和云淡风轻。

摄影/朱文鑫

那天,下着雨,我记得我的幸福

摄影/朱文鑫

这一刻,雨中的幸福,一生不忘。世上最难的事就是求而不得。于是苦苦求,牵牵绊绊,坚守着自己对爱情的坚持。其实是坚守自己一个早就失去的阵地。坚守是一种高贵的品质。坚守还是:所有人全走了,全撤了,只有你在——哪怕光阴全走了,可是,你还在。坚守让一颗心没有崩溃,而是,活出温柔与安好。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这个世界上,即使最寂寞的角落,也会有爱情的阳光,有爱情的地方,到处都会是天堂。

摄影/朱文鑫

如果我还有16岁,我会选择动荡一生。我会放肆地把你摧毁。现在,我选择安静地老去。有一个懂的人,陪着我,不嫌我老,不嫌我罗嗦。他用秋天一样的声音读着我的文章,那样的洞天晓白,早就超越了所有。爱情和懂得相比,到底是浅薄的。

摄影/朱文鑫

不要,不要忘记了... ...你也以为忘不了。可是,突然有一天,却发现:几乎已经全然忘却了——甚至他的长相,甚至他的名字,甚至那颗痣。最低温度地想念过那些往事,在低眉回转的瞬间。最疯狂地想念过那些往事——在往事成为往事的最初。

光阴早就把最美妙的东西加在了修炼它的人身上。时间赠阅给我们的是从容与清淡。岁月,爱情,都是修为一个人的最好利器,时间,光影,是检验爱情的最好举证,简约,喜气,安稳,苍凉,比浓烈诡异更从属于内心。

摄影/朱文鑫

爱情就是爱情,不是微电影,是黑白昼夜,是昼夜太阳与月亮的交融的那一刻凝练的墨色光阴......

标签:电影

上一篇:舞阳河上龙舟闹,歪门斜道里叹春秋

精彩推荐
迪奥蓝调之夜美破天际
关于外星人的一些想象插画
这些花养在家里会导致慢性中毒
大码超模盛行 难道时尚圈就不
李金早调研澳门全域旅游和旅游
学会这3招!你包的饺子绝不会
高楼起火,到底往上跑还是往下
吴哥窟大圈 | 窥探不朽的东方
约会时你敢做这10件事
几千年来人还在继续进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