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阳河上龙舟闹,歪门斜道里叹春秋

去镇远是个美丽的意外。本来我的8天黔东南行程里是没有镇远的,可是后来镇远却成了我黔东南行中最舒服的一站。如果让我选择一个地方呆上十天半月,我第一个会选择镇远。

酒香不怕巷子深 摄影/朱卫卫

桥连隧,隧连桥

端午节的贵州行程让我颇费了些脑细胞,以我慢悠悠的旅行习惯,8天时间最多去三个地方,我的目的地是荔波,留了三天。其余5天安排了黄果树瀑布与西江千户苗寨,贵阳作为中转。

一路上都是高架桥与隧道 摄影/朱卫卫

查了地图发现,即便是开通了高铁,“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的贵州依然是个很绕的地方,从高铁站去任何一个目的地都需要转车几个小时。贵阳去西江千户苗寨所在的凯里坐火车要三个多小时,再坐一个多小时就可到镇远。

我对这个地方的兴趣并不浓,在行程里属于去之无味,不去可惜的一类。这个地方如果这次不去,恐怕以后都不会去了。干脆从西江千户苗寨的两天里匀出一天给镇远。

高山与梯田 摄影/朱卫卫

买了早上七点多从贵阳出发的卧铺,四个多小时车程,我打算在车上好好地补个觉。但是路上的风景实在太美,我竟一时都不忍合眼。

早听闻贵州多山,但没想到竟是这么多。

大山里的田园风光 摄影/朱卫卫

一路上群山环绕,火车完全是在一个接一个的大山中穿行,桥连隧,隧连桥,最频繁的时候我算了下,2分钟,过了五个隧道。

虎哥特别喜欢火车过隧道,“进隧道,天黑了,天亮了,出隧道。”可是这次,一个接一个的隧道连绵不绝,“天黑了,天亮了,天又黑了,天又亮了……”数不完的隧道让天黑天亮循环往复,并产生了奇妙的催眠作用,虎哥数得睡着了。

偶遇的山村 摄影/朱卫卫

而我则像往日的虎哥一样,看了四个小时的窗外。近处有架在两山之间的铁轨桥,远处是高大的山峰,层层叠叠的梯田,偶尔有四面环山的小村落点缀其间,连接着几条弯弯曲曲的小路。

无端端想起被拐进大山里的妇女儿童,真是插上翅膀也难飞出这里。

豆腐垫起的祝圣桥

美丽的镇远火车站 摄影/朱卫卫

火车到达镇远站,站台高高在上,下了不知多少级台阶才到站厅。镇远站的门面让人印象深刻,依山而建的火车站,绿色的底子绿色的面,结结实实地座落在眼前。

出了站就有公交车,看起来像竹子做的,马上就要高考,车身上喷着预祝学子高考顺利的大字。这么好玩儿交通工具自然不能放过,虎哥雀跃着上了车。

终点站在有600多年历史的祝圣桥。

600多年历史的祝圣桥 摄影/朱卫卫

说到这座桥,还和张三丰有关。据说修这座桥的时候,给桥墩下脚就碰到了难题:河底淤泥太厚,挖不到底。众石匠苦苦思索,无有良策,工程停下多日。

张三丰见了,却哈哈大笑,说;“基脚挖成这样,已经行了,只是差一样东西垫在下面。”张三丰找了个竹篮,去到街上买了一篮豆腐,晚上来到桥基地方,往每个基脚坑里撒了一些豆腐,口中还念念有词。

第二天,众人出工来到工地,往基坑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采基坑底是整块的大青石,稳稳当当。就在青石上砌上了桥墩,所以镇远人都说祝圣桥是张三丰用豆腐垫的底。

舞阳河上龙舟闹

舞阳河上的龙舟 摄影/朱卫卫

酒店就在舞阳河边,窗户外面就是碧绿的河水。整面的落地窗将外面宽阔的舞阳河、对面山上的青龙洞以及祝对桥尽收眼帘。

只听窗外咚咚的鼓声有节奏地响着,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虎哥把整个小身体贴在窗户的玻璃上大叫,“妈妈,龙舟,赛龙舟就在我们的窗外。”

两只龙舟在震天的鼓声中从我们眼前急速划过,近在咫尺,我的心跳都跟着加速。

端午前夕,各家龙舟队都在自家的河段抓紧练习,早到的游客得以提前饱饱眼福。

镇远古城街道 摄影/朱卫卫

稍事休息出来走在古城的街道上,镇远的街道跟别的古城相似却又不同。虽然也不可避免地商业化,但镇远却没有像阳朔西街等地为了小资而小资,这里相对来说,更加古朴,店里除了全国都一样的小纪念品外,当地的特色食品不少,而且所有物品价格亲民。

苗家酸汤鱼与惹人贪杯的甜米酒

舞阳河上酒旗飘 摄影/朱卫卫

为了找古城最有名的醉酒江湖,我去了城的另一头,老板娘担心我找不到路,派儿子出来到桥上显眼的地方接我。

热情的老板娘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爽朗大气,为我做了一大盆酸汤鱼,然后告诉我家酿的甜米酒任喝。

我一个人面对一大窝酸汤鱼外加一桶甜米酒,虎哥在旁边献殷勤,帮我从锅里捞鱼捞菜,并随时斟酒:“妈妈,你想吃什么喝什么就告诉我,我随时随地为你服务。”

应酬的酒我从来不喝,可是一个人的时候却往往贪杯。在虎哥的甜言蜜语下,我喝了足足六杯米酒。老板向我展示他家的龙舟队,介绍队伍的辉煌历史,我晕晕乎乎地听,看着窗外的酒旗和龙舟,耳边全是隆隆的鼓声。

夜晚的祝圣桥 摄影/朱卫卫

入夜陪虎哥去坐船夜游舞阳河,岸的房屋,河上的桥,山上的青龙洞全都金碧辉煌,灯光点点,倒影在水中摇曳。吹着徐徐的凉风,极其舒适惬意。

夜光中的青龙洞摄影/朱卫卫

悲催的是坐完船后,想吃顿晚餐,那时候不过8:30,竟然所有的餐厅都打烊了。每当在非典型饭点找不到饭吃的时候,我都会特别怀念广州,毕竟在广州只有凌晨3:00——6:00之间找不到饭店,还有24小时的便利店。

舞阳河夜景 摄影/朱卫卫

从码头碰了整整一条街的壁, 我和虎哥决定买点水果垫一垫,就要水果档旁边发现了一家还没关门的粉面档。我俩整整吃了两大碗香猪肉粉和肠旺粉。

歪门斜道里有说不完的故事

观光步道上俯视镇远城 摄影/朱卫卫

第二天早上去青龙洞外转了一会儿,然后用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来丈量这座古城的小巷子。镇远是一座古老的军事重镇,也许军事基地总是建得更结实,从而也更容易保留。这里的民宅多数保存完好,并有后人居住。

歪门 摄影/朱卫卫

镇远建筑的特色叫“歪门斜道”,歪门,即这里的大宅院跟别处的大户人家一样方方正正坐北朝南,却把大门斜开在东南或西南角。据说是当地的大户人家低调处世,财不外露。

小巷子 摄影/朱卫卫

也有一种说法是从风水上讲,镇远有口四方井,水为财,大门对着井意味着有财,于是讲风水的人家都把大门对井而开。

石磨的豆腐花 摄影/朱卫卫

在几条有名的巷子里走走,有银器铺,有豆腐店,坐在老宅里吃一碗石磨豆腐花,听屋主人讲讲过去的故事,感慨这些不将就的人家随时随地都很讲究。

傅家民宅院内 摄影/朱卫卫

傅家老宅里还住着上了年纪的老夫妇,这家保存最完好的古民居建于清朝嘉庆年间,坐北朝南,大门以传统风水习俗取吉向开在东南角。前院有转阁复廊,二层可登高远望,建筑雕饰精美华丽。

傅家后人的日常生活 摄影/朱卫卫

傅氏先辈早年由江西来到镇远,靠在码头挑担搬运起家,继而开办堆栈,发达后建此宅院。如今,宅院内仍保留着堪称文物的家居用品。

镇远博物馆里有关于镇远历史的详细介绍,这真是一座非常有人情味儿、生活气息特浓的军事重镇。

曾经尚武的镇远摄影/朱卫卫

一天一夜的镇远行让我心生惊喜,又留下了无穷的遗憾,很想找机会再来这里仔细翻腾一下这里的小巷子,还要到山上儒佛道一体的青龙洞好好瞻仰一番。

标签:黔东南

上一篇:范冰冰学蒋欣,这次也靠撑破衣服,轻松挤进各大头条呀!

精彩推荐
赶紧get娜扎美一夏的连衣裙穿
HPV感染就来自这个最日常的行
北京市属公园3日迎游园高峰
中国人到西班牙开酒店
上海城郊的免费公园那么美
从“养在深闺”到惊艳世人
星尚人|女明星们的潇洒套路
中国最怪村庄 不仅上天入地
赏红色经典 享精神盛宴
峨眉旁的诺亚方舟,只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