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时光中寻找新的高山流水

不能够左右时间的快慢,快乐抓不住,悲伤慢慢熬,看起来与往常并无二致的我,端着被虱子啮得千疮百孔的心,坐在候机室,等雨过天晴,等人类的自我救赎,“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子,爬满了虱子”想起多年前背过的句子,瞬间读懂了张得无奈与自嘲。

摄影/安妮

说我多言多雨多心,海怪的速度,收回了他八爪鱼的触角,不过是墙里秋千墙外道,却被我整成了风萧萧兮易水寒。人就是这么不争气,原谅别人,但不放过自己。

送机的朋友一离开,心里七零八落,眼泪就在在眼圈里打转。上了飞机又不能开手机,只好找乘务员取了毛毯裹着睡,三万英尺的高空,从临沂睡到西安,从西安睡到贵阳。

摄影/安妮

情与才,哪相似?丹江的阳光里,一位苗族大婶推着买菜的车子经过,浑浑噩噩的我恍然从梦里惊醒。记得于丹教授曾经在某次讲座中提道,有些人的归宿就在旅途中,她说的是李白,我觉得我也应该被纳为其中。让我在静谧时光中,寻找新的的高山流水吧。

摄影/安妮

摄影/安妮

摄影/安妮

摄影/安妮

摄影/安妮

摄影/安妮

摄影/安妮

摄影/安妮

摄影/安妮

摄影/安妮

上一篇:老人为什么总打瞌睡 需警惕5种疾病

比丽江清净,比大理多情
老腊肉和小鲜肉的哭戏对比
没有什么是白衬衫解决不了的
甘南,值得一去的藏地
明朝的女人在败老公钱这件事情
江苏句容天王镇:以花为媒
并不在乎石头姐是不是最佳女主
陈柏霖一人一车一狗横穿纳米比
这11个古镇从未被列入热门地
最壕列车票价2900美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