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佛千年,不如三峰寺一杯自在茶

前些日子,宽觉法师留言,“有时间来寺里喝茶。”

恍然一惊,距上次去三峰寺已近一年。

当时还跟法师说,要写尽寺院的春夏秋冬。

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却诓了出家人一把,实在是罪过。

但以我散漫,打白条之事颇多,想来法师远超红尘,自然不会由此怨我。

只是,忍不住存了心结,是该找个时间去会会故人,清闲半日时光。

三峰清凉禅寺地处常熟虞山第三峰,为唐前古刹,当年规模居常熟诸寺院之首,共有一千多间房舍,与杭州灵隐寺、宁波天童寺同为近代禅宗祖庭。

寺西南有万松林,层峦叠翠,万松连云,古人在寺前题联云:“长啸一声山鸣谷应,举头四望海阔天空。”

寺内胜迹众多,有寂照堂、翁相国读书处、法华古钟、六朝古松,其中“三峰松翠”为虞山十八景之一。

若为赏虞山之景,我却是兴致阑珊。

虞山奇秀,曾令写过《浮生六记》的沈复,途经此地时,虽潦倒靠借贷度日,仍旧盘桓数日,及至盘缠散尽方才折返。

但我自小生活于大山,这海拔尚不到300米的丘陵,实在不足挂齿。

以为我会去寺庙听法师说法吗?我可没有这般耐性。

生平最怕一本正经跟人讲话。

最好的相处,莫过于各自坐着,看看风景,闲淡几句,既不过分热情,也不冷清。

我只想去三峰寺喝上一盏茶,闲坐看浮云。

这茶,必得是虞山之巅,剑门所产碧螺春,受了山间云雾的滋养,佛国梵音的熏陶,自然妙不可方物。

喝茶入禅林,更需天凉好个秋。

选个清晨,漫步虞山深处,林间润泽有草木清香,鸟雀在氤氲的雾气中唧唧啾啾。

初升的辰光透过密林,落在窄长蜿蜒的山路,斑斑点点,犹如音符洒落,天籁绕耳。

世间法,出世与入世,修自己或者度众生,本不矛盾,是色是空,唯心所现,唯识所变。

我不去思索何为禅,何为佛。

我且管听大雄宝殿里梵音袅绕,塔楼檐铃叮咚,闻院外松涛阵阵,看风扬茶烟浮竹榻,水流花瓣落青池。

最妙莫过于,于树荫婆娑处,听闻法师“禅余高诵寒山偈”,看他饭后浓煎谷雨茶。

至于和尚有无这般闲情,随缘罢了,我自顾吃茶,若无聊,挪于池边坐石数游鱼。

他供他的阿弥陀佛,我做我的闲适人,各不相妨。

喝罢茶,净了肚肠俗垢,请三支香,以供佛、法、僧,不求荣华富贵,但求国泰民安,算作功德一件。

随后可游览佛国佳境,可于禅堂抄写经文,或可发呆,至中午,食一份虞山特色蕈油素面,抚肚而归。

及至出了山门,回首处,见峰峦罗列,众峰默默。

唯有身上弥留的檀香气,齿间余存的碧螺香氛,似得了在这世间继续浮沉的滋养。

行笔至此,不禁盼起秋凉来。

标签:杭州

猜你喜欢

墨西哥少女15岁生日意外获千人
瘦贼偷红木一次数百斤
峨眉山是地球生命演化的关键
汤汪中学一老师期末评语火了
去海南岛生活你必须要掌握的生
俄罗斯的冬天到底有多冷
徽州最全美食都在这啦
元旦小长假推荐:你带着我
去这些地方 只吃这一样美食就
泡脚水里加3样宝胜过吃人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