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 给点热带的气势好不好

“爸,我想坐飞机”

“嗯!可以,还想什么?“

“爸!我想去海边”

“没问题,那我们去海南吧!“

初次见到大海,逸鸣似乎很淡定

他在想什么?这地方怎么还没有咱家热呢?

从家里出发辗转到长沙直飞三亚,5个小时即可到达。现在便利的交通将过去终生不能抵达的彼岸变成了咫尺。

而去海南之前听到最多的几个声音是:

1、南海马上就要打仗了,你们现在去海南不是很危险,换地方吧!(此类言辞大多出自不明真相,又爱看微信新闻的姨婆。)

2、现在是夏天,去海南要热死去的,万里乌云,晴空一片,海南是热带,现在去海南不是等着被热死吗?(此类言辞,大多是地理学霸,或理论达人,腹藏万卷之人)

3、海南的太阳太大,现在带孩子去,是想让孩子练隐身术吗?(晒太黑,晚上可隐身。此类属24k纯逗逼。)

三亚湾旁的椰林

他叫:羊叔

从长沙上飞机,到三亚下飞机。唯一的感觉就是,从闷热变成了湿热。夜晚22点的晚风,带着海的腥味从车窗内飘入,儿子从半睡中醒来(在飞机上睡着了),看着黄色灯光映衬的椰树兴奋的要给妈妈打个视频电话。于是从机场到三亚湾的这42元路程变成了直播秀,东北的老司机也被这00后的小伙弄懵了。

早餐店,辣椒酱,醋,胡椒粉

这便是儿子的状态,一见吃的就懵

第一夜,放完行李后,儿子还是吵着要去三亚湾转转。此时已尽是23:30分,从海上吹来的风此时已尽变得清新凉爽了。说是要来吃宵夜,结果转了一圈,就买了两个青椰子。(不甜,而且还带有酸咸味)

第二天一早,还没从睡梦中醒来的儿子就嚷着饿死了,结果一碗香醇的海南米粉放在面前时,两个人集体懵逼。海南米粉和广西的有点类似,分为细圆粉和宽扁粉(让我想起家乡的:吃圆滴,吃扁滴)。用大骨熬汤,生滚肉片和小肠,味道极致鲜美爽口。加上一点酸菜,更加会让羊叔这类吃货,一次要吃两碗。

当然,我是必须要加灯笼椒辣酱的。

老城区的路口

蓝天和蔚蓝的海

出于对海南热带的敬畏,出门前和儿子们厚厚的喷上了一层防晒霜(水宝宝50+),期盼着像从商场出来时热浪灼身的感觉。

然而,其实,并没有!

7月下旬的三亚,太阳光照强烈,然而只要处于树荫之下,海风便会无私的将清凉送到你的身上。以至于刚辣出的一身汗,瞬间便被带走了。我扶正墨镜,看着从深蓝变浅再到蔚蓝,最后落到脚边的清澈海水和白沙。有些迷茫了,这哪里是三伏的热带,倒是有冬日暖阳的感觉。

不远处是凤凰岛

海浪轻轻抚平着沙滩上的脚印

朋友说海边只是适合拍照漂亮,而真的处于其中的则会热死。说到此时,我又想回复来之前朋友提出的那几个问题:

1、关于南海,我绝对相信祖国的实力。自从看了《看见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这篇帖子,我真的就放心了。

2、对于热,一个在潮湿闷热(动不动就39度高温)的湘西生活了30多年的苗子来说,再热也不怕。

3、对于晒黑,就是你们喜欢白,我倒是喜欢黑一点,黑了才更男人一点。你们都怕黑,所以才没人去,我就喜欢去没有人的地方。

热带水果

海鲜和炒粉

对于旅游,吃是比不可少的,海南的水果丰富,芒果、菠萝蜜、木瓜、莲雾、百香果、圣女果、哈密瓜(貌似是乱入的)都被削成碟来售卖。

海鲜在海南岛并不罕有,特别是到三亚更加不会显得紧缺。但是,较涠洲岛码头的那种醇正的吃法而言,这里的海鲜似乎显得有点小气。

或者只是现在旅游经济的三亚,在海产品本身之外,海鲜更多的被赋予了其它的东西,这些东西已经让渔民放弃了捕鱼,而是做起了服务游客的行当。(当然也有执着的赶海人,后续故事会写。)

伴晚,太阳收起了炫目的光,但海水此时且清爽宜人。阵阵从南海吹过来的风夹在着海货的腥味和海水的咸味,将沁满海水的头发吹的粘粘的,在头上像是抹了发胶很容易定型。海边的人们一下多了起来,也许是白日怕了那太阳,这一个它回去了,人们又出来撒野了!

三亚,和期许中的有些差距,但正是这差距让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7月的三亚。

标签:三亚

猜你喜欢

儿媳把老人关小屋两年
看看腾讯旗下网游的第一土豪们
吃鸡蛋前你必须知道十件事!
2017年第一天这些法规正式实施
高科技!仿真动物机器人试飞令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影响你发家致富的4个坏习惯
世界上落差最大的五座瀑布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清朝选秀女竟然如此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