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暗战——巡航湄公河48次 救助商船137艘

礁石密布

礁石密布

严阵以待

严阵以待

巡航归来,当机电长燕海军从轰鸣的机舱中爬出,踏上关累码头时,不远处的一艘商船正在装货。他走过去想看看是什么货,迎来了商船船长友善的笑容:“你们出去了,我们也就安全了。”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燕海军感受到了作为边防警察的荣耀。

7月22日上午,第48次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船队完成任务,安全抵达西双版纳关累港。巡航48次,执法船队一共救助遇险商船137艘,为820余艘商船进行护航,并缴毒数百公斤。在这背后,很多人并不知道,威胁护航的还有湄公河的水。

涉及形象

执法船遇小艇得提前减速

7月19日,当闪耀着红色光芒的3发信号弹划破天空的那一刻,挂满通信旗帜的4艘中、老执法船汽笛齐鸣,在小雨中依次驶离关累港,这标志着第48次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起航。此次航行的目的地为下游256公里处、老缅泰3国交界水域的金木棉码头。

湄公河两岸翠绿的山坡上,白色薄雾宛如丝带一般覆盖在山林之间,如油画一般美丽。这一切,在船头执勤的边防警察,却无暇顾及。船只航行的航道水文条件复杂,河面水流的变化、河上过往的船只以及河岸往来的行人,都需要他们仔细观察并通过对讲机逐一汇报。

“报告,右舷发现小艇。”在船头执勤的边防警察通过对讲机将这一情况报到驾驶舱里,二级警士长谭建华随即操作车钟让船只减速,直到小艇超过后,他才让执法船加速。“只要遇到小艇我们必须减速,不然执法船掀起来的浪花有可能使小艇剧烈摇晃甚至被打翻。我们是代表国家出来执法,在河上航行更要注重自身形象,不能让两岸渔民对我们有意见。”谭建华说。

艰难航行

最危险时手快摸到礁石

当执法船队进入老挝、缅甸水域不久后,执法船上响起了急促的警铃。全副武装的执法人员在船体战道内列队集合,进入三级勤务状态,在船头、船尾、战道内部均部署警力进行警戒。

为了避让浅滩、暗流、弯道,执法船一会向左倾斜,一会向右倾斜。在紧要的河段,坐在驾驶舱控制车钟的谭建华观察着徒弟操舵的一举一动。作为一名特招入伍的边防警察,谭建华开船的技术和经验派上了用场,他之前是湄公河上一艘商船的船长,如今他的目标是要带出更多的徒弟。“长期在宽广水域航行的船长来了,也说自己开不了湄公河的船。这里的航道,是以数百条船触礁、搁浅、沉没的代价开辟出来的。”谭建华说。

他的话并非危言耸听,执法船队首次巡航穿越狭窄河道时,刚从广西海警部队调来的机电长燕海军站在船舷边非常紧张,他回忆:“最危险时,我的手都快能摸到礁石,随时都可能触礁!这在海警部队几乎是不可能遇到的。”

激流险滩

明知有暗礁还是得压过去

危险不仅仅来自礁石,还有浅滩和水流。一种往上冒着水泡,貌似即将要“沸腾”的水流,被称为“泡水”。谭建华解释,这种水流是因底部有大型礁石而造成的,如果船从“泡水”侧经过,有可能侧倾。面对这种情况,明知河底有大礁石,也要驾着船从“泡水”上方压过去,还要避免触礁,这就要考验操舵手的经验和技术。

如果搁浅,船只可能进水或遭遇沿岸匪徒袭击,还有可能遇到“走沙水”,进而扭曲、倾覆。所谓“走沙水”,是指船只搁浅后,船底浅滩的部分沙石被水流冲走,使搁浅的船只被卡在浅滩里,进而失去平衡,船体在水流冲击下扭曲变形甚至倾覆。

2003年以前,最危险的河段呈“S”形,弯道中间的礁石只能容一艘船通过。商船想经过这里,得倒着开,并且要在船身快要触礁的一瞬间及时转向才能通过。因此船只触礁、搁浅是常有的事,谭建华常常看到危险河段漂满了翻沉船只所载的苹果。

危险暗藏

糯康残余势力曾称要埋水雷

上午11点,当执法船队驶过连接老挝、缅甸的相腊大桥不久,执法船上再次响起了急促的警铃,勤务等级被提升至二级,非战斗执勤人员退回船舱,窗户全部拉上窗帘,各战位上增加了边防警察。下午,船队穿越金三角河段时,船队发布一级勤务。边防警察全部进入战斗岗位,要在30秒钟内完成所有准备,包括运弹、子弹上膛、瞄准。因为“10·5”惨案就发生在这一河段,糯康犯罪集团残余势力曾宣称要埋设水雷报复中国警察。还好,联合执法船队的48次巡航均有惊无险。

1998年,谭建华刚到湄公河时,决定用专业知识对抗激流险滩。只要船一到港口,他就和船员一起探讨航道变迁情况。他的做法也得到了西双版纳海事局的支持,最终他参与编撰了《湄公河航道引航》《湄公河航行参考图》等专业书籍。每次巡航,他的脑袋里都要回放一遍危险航道的“小电影”,以此来观察河道的变化,保证安全。

与河流激烈对抗过的人还有机电长燕海军。一次,执法船在险滩激流中逆流航行,一台主机油管突然破裂即将失去动力,如果仅靠另一台主机提供动力,执法船很可能因动力不足而被激流冲击触礁。他来不及走楼梯,而是从甲板上纵深一跃跳入机舱去封堵破裂的油管。但跳入机舱时为了保持平衡,他的手掌不慎压在了500多度的排烟管上,瞬间被烫掉一层皮。但他忍住伤痛及时封堵油管,动力得到恢复的执法船最终脱离险境。

女儿自豪

因巡航而生的荣耀感

谭建华当上边防警察后,心态也从一名商船船长向边防警察转变,他不仅开好船、带好徒弟,在危及关头更是体现出边防警察的担当。在抓捕一起特大贩毒案嫌疑人时,他提议的抓捕方案得到中老联合专案组的采纳。他不仅驾驶执法船前往缉拿毒贩,更在其船只没有老挝翻译的情况下,利用平时学习的简单老挝话进行勤务沟通,对两岸进行了10多小时的警戒,保障了其他执法人员的安全。

谭建华入伍4年多来,感到最为自豪的就是他对女儿的影响非常大。“我女儿今年10岁了,当她在电视上看到我时非常高兴,把我当成了偶像。她的作文写《我的爸爸》,以我是一名边防警察而自豪。”他说。

来源:news.xinhuanet.com

标签:湄公河

猜你喜欢

揭秘昭君连嫁祖孙三代的悲惨情
清朝选秀女竟然如此残忍
世界上最长寿的喵星人
冬之雪景 新疆可可托海的童话
郑州现1500斤“猪王”
为啥《王者荣耀》这么受欢迎
关于工作调动社保卡的转移方法
火车的厕所停的时候不能使用
色彩穿搭的冬天看腻了
日本泡温泉不只是热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