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林郭勒:你的草原,我的天涯!

七月,我从锡林郭勒走过。

小扎格斯台淖尔湖畔,清晨的山峦和树木都隐没在氤氲里,脚踝处还绑着绳子的马儿,拖着细碎的脚步,慢不经心地啃食着青草和露水。

奇木格大姐早早地就开始忙碌了起来,挤牛奶是每天清晨的日常。小牛犊们撒娇的“哞哞”声,牛奶挤出时流溢的“哗哗”声,羊群吃草啃食的“笃笃”声,便是草原日复一日的生活“交响乐”。

乌里雅斯太山下,敖特根巴雅尔家的草场丰美辽阔,他说他的名字“巴雅尔”,是蒙语中的“欢喜”之意,和我的“双喜”之名不谋而合。

他家的石头烤肉味道一绝,滚烫的鹅卵石,密闭的金属罐子,新鲜的羊肉,火红的炉火,便是最传统的蒙古味道。

元大都遗址上,荒草萋萋,大部份区域和平整的草原毫无二致,偶尔几处探露出草翼的基石和残砖,便是我们对那个朝代最真实的窥探。

我们踏足过的残破城池,被称作“Xanadu”,那是几百年前,欧州人向往的东方桃源。

蒙古汗城旁,额尔登敖其尔一家,正在享用着热气腾腾的奶茶。

他们一家有四口人,除了老父亲和他们夫妻俩,他还有一个在外求学的儿子,当然,他家还有800只羊。额尔登敖其尔说,他的儿子会拉马头琴,歌唱的也好,个子很高……说完这些,脸上便洋溢着自豪的笑容。

其实,牧户家庭个个都是“地主”,就像乌日罕一家,她家拥有5000亩草场。

刚刚大学毕业的她,梦想就是能回草原上工作,做一名教师,闲日里,还能和母亲一起做奶豆腐,捣酸奶。

洞音河峡谷里,乌恩奇领着我们参观他儿时的游乐场:一处彩石堆叠的草原大裂谷。他说,这里的那汪泉水很深,无论天气再旱,也从来不会干涸,水下其实是一条长长的洞穴,能通向额吉淖尔(当地的一个盐湖)。

他还说,以前有人掉进了额吉淖尔,尸体从长长的洞穴隧道里漂到了这儿……这个故事,听起来有点毛骨悚然。这一处神秘的彩石峡谷,不是热门景点,其实只是乌恩奇哥哥的私家花园。

塔奔敖都嘎的那达慕盛会上,披戴着彩色江嘎的博克高手,遇上了年轻强手的挑战,两人大战了十几个回合之后,依然僵持不下。为了躲避烈日,我错过了最终的结局,但愿,老博克手能续写他的辉煌。

那达慕盛会上不仅仅只有蒙古汉子的威武雄壮,也有蒙古姑娘的柔情烂漫。美丽的萨仁花是一位平面模特,她身穿着华美的蒙古服饰,宛如一朵盛放的芍药。

平顶山下的凤凰马场里,奔跑着14种色彩的马儿,黑的、白的、灰的、褐的……我却独爱那一匹长满了“雀斑”的斑点马。

年轻的呼斯勒是一名驭马高手,他给我们展示着他的各种马上绝技。用他们的话来说,草原的汉子必须就得这样,如果连这些都不会,还算得上是马背上的民族么?

当然,如果你对马很有兴趣,不妨去看一场《千古马颂》的演出,在光与影的交织处,在马儿的嘶鸣中,在蒙古年轻男女的动人演绎中,去品味千年过往的草原时光,去聆听马背民族涓涓如水的情感诉说。

这个七月,我从锡林郭勒走过。

河流蜿蜒,青草漫卷。

低入尘土的马蹄声,震动着河流和山川,我看见山脊处,有一朵正缓缓凋零的金莲。

被斜阳包裹着的草原,每一处都能入画,羊群,牧人、蒙古包和山峦,就在眼前,不再遥远。

而黄昏下呜咽的马头琴声,更是撩拨着旅人的心弦,漫天的流云,风吹过的青草痕,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爱恋。

此时,青草、山峦、河流和天空,纷纷都流入我的血液。

锡林郭勒,你的草原,我的天涯!

猜你喜欢

拔掉智齿人就会变傻?哈哈
谢娜狂删与张杰恩爱微博
山药原来这么厉害,功效真好
香港男婴元旦0时0分出生
游泳池里居然有这么多尿液
8句不是很顺耳却很在理的粗话
15个让人感悟许多的唯美句子
记住这些紧急救护细节
发芽后可以吃以及坚决不能吃的
俄罗斯的冬天到底有多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