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湾清梦到西江,康熙摇身变苗王

在此之前,我从未踏足过这片土地。云贵高原上,碧空里缀着白云,光影穿过云朵的缝隙洒向青山,半山腰铺满鳞次栉比的吊脚楼。西江千户苗寨,这幅画面仿佛在睡梦中见过许多次,倒映在一湾湾或清浅或幽深的梦境里。

云贵高原上,碧空白云下。摄影/唯巫主义

你看云很近,我看你很远。摄影/唯巫主义

午后慵懒,钻进一间叫做「云端·枫聆晚」的客栈,推开那间名唤「竹清」的房门,整座西江苗寨尽收眼底,呈现出不同于夜晚灯火璀璨的明朗秀丽。闲逛了一个上午,睡意朦胧,耳畔萦绕着从寨中表演场飘来的芦笙乐曲,悠扬深邃,令人迷离。歪靠在舒软的枕边渐渐睡去,不料这一睡却梦见了一个悠长迤逦的传奇:康熙大帝摇身一变成了苗王。

客栈窗外迤逦一片。摄影/唯巫主义

观景,发呆,小憩,一梦,如此慢时光。摄影/唯巫主义

在我的梦境中,康熙皇帝疲惫于日理万机、忧国忧民的宫中生活,只身跑到这碧水青山的西江苗寨,“犬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过起了神仙般的田园隐居生活。很多年过去了,由于年幼的皇孙弘历无法亲政,已经退隐多年的康熙帝玄烨决定再次出山,协助孙儿弘历一统天下。当他又一次出现在天下臣民的面前时,竟是一副苗王的模样!

夜晚太美,怕顾不得沉醉。摄影/唯巫主义

未有风夜雨,唯有风雨桥。摄影/唯巫主义

梦大都是浪漫而多情的,通常被夸张和霸道氤氲出瑰丽的情怀,欲罢不能,不可言喻,让人不愿醒来,不愿醉去。且不管真正的史实与逻辑如何如何,总之这沉浸在西江一间小客栈里的午后小憩,令我在醒来后不免觉得神奇。我想,这个地方,一定是有灵性的,或许吸收了日月草木之精华,与天地神灵相通,又或许她有一股神秘且强大的力量,收集重组着时光隧道里的一枚枚碎片,融化缓释了苗族在历史长河中的悲壮,编织出一个个梦幻传奇的故事。

西江,你如梦似幻的气质。摄影/唯巫主义

千户苗寨,万家灯火,缀满星星的山丘。摄影/唯巫主义

苗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散布在世界各地。不仅在中国,东南亚甚至欧美地区也有苗族的身影。生活在中国的苗族人,又以贵州最多。据文献记载,苗族先民最早居住在黄河中下游地区,其祖先是赫赫有名的蚩尤,他是九黎部落联盟的首领。

当炎帝神农氏和黄帝轩辕氏集结起两大部落一同在黄河流域由西向东发展时,与蚩尤带领的九黎部落在涿鹿发生战争。这之后,苗族饱受战争之苦,并开始了他们苦难悲壮的迁移史。他们从最初的黄河地区向南迁徙到了江汉平原,最终来到了云贵高原。从此,苗族人民在这片清澈纯粹的高原乐土上休养生息,安居乐业,他们大散居,小聚居,一住就是几千年。

一路向南,最终的归宿就是最美的时光。摄影/唯巫主义

一缕炊烟,道尽人生百味。摄影/唯巫主义

苗王,一般是对苗族部落首领的尊称。在我的梦中,康熙皇帝躲到云贵高原上隐居,竟是苗王的模样。苗王之于苗族,是康熙之于大清的关系。一定是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护佑着苗族儿女几千年来的子孙绵延,铸就了他们性格基因里的乐天安逸,传承着苗族文化里的光彩熠熠。

天光笼罩下的苗寨,如斯神圣。摄影/唯巫主义

我来了,我走了,我见了你最美的时光。摄影/唯巫主义

在这样的一个芦笙吹响的午后,在如此灵动秀美的西江苗寨里,做了个如此荒诞有趣的梦,你可说它是风马牛不相及,也可说它是完成了一次穿越时空与地域的梦幻重组,浪漫而神奇。

标签:康熙

上一篇:小孩子长不高的原因有哪些?

婆婆说话不耐听,你会顶嘴吗
醉美川藏南线或青藏线
欧阳娜娜宋佳心机都放在肩上
贝克汉姆晒女儿却被网友吐槽太
风云牯牛降 美景写春秋
春季做女神还是女神经
为啥说五大仙家中最厉害的是蛇
放弃铁饭碗选择出家修行
黄河在咆哮!沽水期的壶口瀑布
比巴士行更舒适性的旅行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