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尼公路

我走过两次中尼公路。第一次是2005年,第二次是2012年,前后隔了整整七年。

中尼公路是一条国际直通公路,全长九百四十三公里,自从开通后,旅游的人不计其数。

中尼公路是很多背包族的梦想,从内地千里迢迢坐火车来到拉萨,在青年旅舍结伴游完西藏后,很多人会走中尼公路去尼泊尔,勇敢的,会从尼泊尔再走到印度。

第一次走中尼公路,是一个人坐班车过去,从定日到樟木的那一段路,基本上都是夜行,现在回想起来,唯一的感觉就是冷,非常的冷。高原的夜里,是非常寒冷的,哪怕是在炎炎夏日里。

第二次走中尼公路,是和一帮做杂志的兄弟姐妹们去加德满都和当地的媒体合作一些事情。我们一行五人,一辆西藏某电视台的三菱越野车,同行的人在拉萨机场就把我“拦截”下来,直奔尼泊尔。

孙吉,杂志主编,典型愤青,有着天生的正义感;小卢,长得像南方人的甘肃男孩,性情温和;John,加德满都“西藏书店”的掌门人,这一程我们的任务都得靠他引荐完成;另外一个是我们的编辑,一个性格直爽的重庆小妹。

中尼公路上有很多地方是限速行驶的,计算速度的方式很奇怪,是以到达一个地点的时间为准,然后再以到达下一个地点的时间来计算平均速度。有的司机开太快,就只有停在路边休息,等时间到了才能往前开,否则,就算超速。

刚过定日不久,我打开车窗,欣赏窗外的美景。不巧,突然前面一阵狂沙袭来,我们马上关上车窗,前面的狂沙马上被风吹成一个漩涡,在地面上游走。

龙卷风!同行的人开始尖叫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龙卷风,虽然没有传说中美国的龙卷风厉害,但是的确也让我大开眼界,我们把车停在路边,等这一段狂风过了,才敢前行。

高原的天气就是这样多变,也让人大开眼界。

运气超级好,走到珠峰脚下的公路上,正好碰上日照金山。我们走到空旷的荒地上,摆好三角架准备拍摄这壮观的一幕。

我回到车里取东西,刚取完东西,回过头一看,顿时吓傻了。

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五条黑狗围着我,它们都仰着头,齐唰唰地看着我,我当时的恐惧感已经蔓延到了发梢。我不敢大声喊叫,动都不敢动一下,只是看着这几条狗。

这时,John过来了,眼前的他简直就像救星,他一来,这几条狗便走开了,走到了车的另一边。我一把抓住John,藏到他身后,他哈哈大笑说,你还怕它们呀,它们又不会咬你。面前的这几条狗体积庞大,身形如狼,其中任何一条咬我一口我都受不了,更别说是五条。

回到我们摆三角架的“营地”,一帮人都取笑我,说这些狗根本就不会咬人的,还吓成那样。看着几个人一脸得意的样子,我建议他们也去尝试一下被几条狗围着的感觉,看是不是还像现在这样轻松。

他们并不搭理我,专心调试着自己的相机。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受惊的情绪,我可不想因为这一段小小的插曲影响到我欣赏珠峰的情致。

这是多么荣幸,能亲眼目睹到日照珠峰。

短短几分钟而已,珠峰便从最初的雪白到微红,直到最后全部变成橙红色,再渐渐消褪。

等到珠峰褪去色彩,天也就黑了下来。

我们继续赶路。中尼公路因为地势因素,一个小镇与另一个小镇相隔得很远,有时候,车子行驶几个小时都看不到人烟。

这时候,大家都饿了,可是定日到聂拉木的这段路是没有中转站的,也是最危险的,大多数地方都是悬崖,不时还可以看到倒在路边的货车,货物被摔得七零八散。

不巧的是,我们遇到了冰雹。比米粒还大的冰雹袭来,搞得大家都有些精神紧张,John因为长年在这条路上跑,倒是显得轻松了许多,或许他对高原上这些天气的变幻早就司空见惯。

车上没有任何食物,除了一包糖。

大家分着把糖全部吃光,为了驱赶疲劳和饥饿,我们一起唱起了歌。

正好,CD里传来一首歌,只想一生跟你走。

一路上唱着这首歌,不知不觉地,便看到了喜马拉雅山脉,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依稀可以看得到远处山脉的伟岸身姿。

整个喜马拉雅山脉,全部在眼前。

喜马拉雅是梵文,“喜马”是雪,“拉雅”是家乡,意思为“雪的家乡”。在藏语中,喜马拉雅的意思也是“冰雪之乡”。喜马拉雅山脉在蓝天白云中伫立了千亿年,见证了多少历史的繁盛与兴衰。

一条茶马古道,在喜马拉雅山脉之间,流传了多少动人的传说故事。从四川西部到西藏拉萨,再从拉萨到不丹、尼泊尔和印度,全长近四千余公里,一千三百多年历史,传承了深厚的文化,成为内地与古代西藏甚至亚洲各地联系必不可少的纽带。

冰天雪地一望无垠,迎着车灯,我眼里能看到的,四处都是一片白茫茫,只有一条公路蜿蜒着。

路面被辗出两道车轮,车子便沿着这些印迹往前行驶,但是一定要很小心地开车,因为雪全部化成了冰堆积在路面。偶尔可以看到大卡车载着重物慢慢穿行在喜马拉雅山脉之中,每当经过时,货车司机还会探出头来打个招呼。

在这样的地方,能见到一个人,那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车子几乎是挪移着往前,如果不小心的话,车子就会抛锚。在这荒郊野外,车子一旦出问题,不要说修车了,有些地方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我们也不知道自己身处的位置到底是在哪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开出了那一段最危险的路。

到了聂拉木段时,边检开始检查证件,我很佩服这些边防战士,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之下,坚守自己的岗位,认真地检查和登记每一个人的证件信息。

快要到达樟木时,在一个山顶上,我们被边检拦下,他盘问了很久我们的来历,问清楚后,我们全部出示了证件,并且登记了后,他才放行。

这些边检大多数都是很年轻的战士,应该都是在二十出头的年纪,有些战士脸上还略显稚气,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对工作的认真。在我们一刻也不想停留的地方,这些边检却每天都坚守在这里,为了边境的安定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

匆匆地行走,对中尼公路只不过是惊鸿一瞥而已,可是她就是让人如此的难忘。尽管有时候高反会让人吃尽苦头,不管是高原、雪山、珠峰,还是喜马拉雅,所有的一切,都让人心驰神往。

我想,某一天,我一定会再次踏上行程,将中尼公路,再走上一遍。

标签:拉萨 西藏

上一篇:第4号台风生成 台风来临做好8个要点

全国幸福感排名第三的海滨老城
别人嘲讽侮辱谩骂你的时候
《跨界歌王》第二季来袭
王室风云:女王一天四餐
地球上10大不可思议之地
北京胡同里的这座四合院
科学发现灵魂有可能是量子态存
罕见!全球极度濒危鸟类白鹤现
同样是吃生蚝 中国人想出了上
男生在结婚前后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