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炎,喝一盏“土楼红美人”

万千尘嚣,如何去抗拒一颗欲罢难罢那蠢蠢欲动的心?

是一盏好茶,在等一个懂的人来相见。恰好来了,就是憾动天地时刻,恰好与予,在细细长长里品味,可以让人落泪的感动。

夏日炎炎,使人想到崇山峻岭之中的永定土楼。

时已二伏,七月流火。坐在书房里,总是格外期盼能有一杯清茶,来解救这仿佛被炙烤着的时光。

我在月光白与凤凰单丛之间犹豫的时候,眼睛却瞅见了书柜上的一包“土楼红美人”,顿时想起半月前的永定土楼之行,曾在博物馆席间静坐,喝土楼花茶,一盏见所未见的好茶,引颈而饮,流淌在心魂的那一股幽香久久不散去时,万般惊叹,顿然间,深深就留恋下去,不肯离去,不想走远,不愿香消。

也就这一时刻,平复了人在旅途的燥灼,对一盏好茶,肃然起敬。

后来,我就带回了这包“土楼红美人”。

总是格外期盼能有一杯清茶,来解救这仿佛被炙烤着的时光。

说实话,我对“红美人”很好奇,黄色土楼巍然屹立,以土楼为场景所拍摄的电影《大鱼海棠》女主角椿出场时就是一袭红衣而楚楚动人,“红美人”是因此而研发出来的一款茶吗?不用询问,我也知道自己想得太远。蓦然的,又想起导游苏书婵在洪坑天后宫告诉我说:“这天后宫,当地人也称之为“姑婆宫”,因为妈祖姓林,叫林默娘,洪坑村全部姓林,村民都叫妈祖为姑婆。

这个村也是华侨村,漂洋过海下南洋,出门前都会拜妈祖,结果都很顺利到达目的地,所以大家对她有种怀念,年年有人捐款和回来拜妈祖。” 崇山峻岭间的闽西也信仰“海神”妈祖,确实让我颇为好奇,但也还是懂得“红美人”如山的醇厚滋味和悠久回甘,当是属于另外一个故事。

就是这个村姓林,有数十座土楼,全村人称妈祖为姑婆。

制茶师也是一位姓苏的女子。她叫苏雪健,想到做“红美人”,是因为福建有太多的丹桂,春天来了,满山遍野的丹桂会在数日之内成熟,“早采一天是个宝,晚采一天变成草”。只有做茶的人能明白这样的心情,看着精心管理的上好的茶青很快地老去,不能再变为理想的好茶,很是心疼。因为爱,而有了“土楼红美人”,温润熨贴、贵丽典雅同时又幽美而明艳。这一盏红美人,如开在土楼的花,将那活泼灵动和娇柔色彩,一齐泼洒在闽西的山水间。

这是悬挂福裕楼茶室的一方匾额,"宁静致完"为吴伯雄题写。

此时,我在隔山隔水的湘西沏一壶“土楼红美人”,书房斗室之中,这朵土楼的花也开在世间人心的尽头,和着一本辗转飞机、高铁带回的《永定土楼》,朗朗清风自心间流过,令人可以端坐磐石上,陶醉在茶香中,茶香清绝,无始无终

随时潜伏又随时浮现的花,却一直在释放着同一个静谧而又温柔的信号——花都开了,坐下来喝茶吧。

花都开了,坐下来喝茶吧。

这酷暑三伏天,闽西客家人喜欢喝一种如茶饮的石花。

那是第二天参观了初溪土楼后,时已黄昏,在赶去水源楼吃晚餐前,导游小吴突然说请我们去吃石花。我以为是闽西的某一种花馔,颇感兴趣,连连点头说“好”。车停路边,即是一家石花老店,里面人很多,想必味道很好。仅几分钟,桌上便摆上四只碗,我看了一下,又尝了一口,通体透明,犹如胶状,口感爽利脆嫩,不就是我常吃的凉粉吗?也确实是凉粉。小吴说,红色的叫石花,白色的叫仙草,都是采取山上一种植物制作的,清热燥湿,有解暑功效。石花红红的,甜甜的,放了蜂蜜,细细品味,能嗅到一朵花的清香。

这一碗石花,其实悠悠久久绵延的是乡愁的味道。

“土楼王子”承启楼的建造历时半个世纪三代人,一砖一瓦都有许多故事。而且承启楼(圆)与世泽楼(方)两楼成比邻之势,一圆一方,寓意天圆地方。两座土楼之间即为著名的一线天。那也是影片中椿出现的一个场景。我们走在那里,很容易把自己幻化成一条鱼游来游去。也是在那里,乐途领队陈龙请我们吃石花。那是土楼前一位老妇的摊位上所吃,很便宜,三元一碗,略微清淡,不如老店石花美味。但我仍旧忘记不了这一碗石花的味道。在内心,我知道每次采风或旅行最能打动我的不是单纯的风景和建筑,而是与风景和建筑融为一体的人。

方圆一线天,容易让人幻想成一尾游来游去的鱼。

直到今天,许多土楼仍然有人居住。不像故宫等建筑只是历史的见证,土楼更像是活着的回忆。尽管一些人留了下来,年轻一辈却更向往离开。或许对于他们来说,土楼既是归宿,也是围城。在土楼进进出出,目之所及、耳之所闻大多为老人。游客多,这些老人几乎都在底楼或天井摆起了小摊,摆上的大多是土特产,笋干、香茹、现制木捶酥,更多的是自产茶叶。我经常被土楼好客的阿婆招呼喝茶,望着楼层上悬挂着的盏盏红灯倍感温馨。

土楼里的老人,让土楼成为既是归宿,也是围城。

想起唐宋以来,中原战乱,客家先人纷纷南下。有一系就在这地势险峻,人烟稀少,一度野兽出没,盗匪四起的山野安下了家,依山就势凭借家族的力量筑起了土楼。战乱大迁徒中,妇女们经历了比男人更多的痛苦,流传着“马前悬人头,车后载妇女”沉痛的诗句。安顿下来后,她们和男子一样,为了生存,与恶劣的环境作斗争,开荒种地。

后因所处环境山多田少,男人不得不纷纷外出谋生或读书求仕,而把家的重担撂给了女子。土楼女的坚韧在于,她们并不依靠外出的男人寄钱寄物,而是用自己的双手托起了家,把一生都默默地无私奉献给了土楼,可以说她们是屹立了数百年土楼的灵魂,是土楼不倒的支柱。

客家人耕读传承,便知道土楼为何几百上千年屹立着。

盛夏光年,"土楼红美人“是别一样的美丽。于是我又忆起了永定土楼之行。

土楼,是一种文化,一个象征,一个符号,一个结晶。

文字|九妹摄影|九妹

上一篇:夏季排毒最佳时节 排毒多吃七种食物

精彩推荐
只是赶个时间!男子地铁上突然
小三给妻子的信,妻子看哭了
80后姑娘当妈前后对比
2017年下半年开播的热门电视剧
那些应付诈骗短信的神回复
太奇葩!59岁大爷为躲债整容成
醉汉夜睡长凳,遭一男子解皮带
三种便宜小物,让你过一个没蚊
古代女子是如何控制生育的
《战狼2》票房破12亿全球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