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常熟,常来常熟

持续几天的失眠加上抑郁症的濒临爆发。我对自己说,去吧,找个安静的地方让心好好睡上一觉。

常熟是个让人心安的地方。每次去常熟,我的心都是欢喜的。

如果开车的话,如果你喜欢常熟的话,选择高速公路简直是一种罪过。

从我居住的苏州工业园区出发,可以有长长的一段风景可以观看。一路春色相伴的阳澄湖半岛,是我舍近求远不走高速公路的原因。

你可以半途停顿,把车扔在一边,朝着波光粼粼的阳澄湖,引吭高歌。我常常沙哑着嗓子,声嘶力竭地唱《大海啊我的故乡》,心里便淌满了思乡的泪水。

临近常熟的湖岸线,有一排排的风车,即使湖面惊涛骇浪,那风车也似摆设一般,据说是用来风力发电的,却未曾见过它转动。

偶尔会恶作剧的停下来,站在它的脚下,跳上一曲蹩脚的踢踏舞。

显然这样的举动雷同于疯人院里的病人,一路驶过的车子会被我吸引减速,司机摇下车窗,但显然不是预谋要对我吐口水,他们似乎很欣赏,或者心底埋怨自己没有我这般作怪的勇气。

这很惬意,也让我感激那些司机,心里会生发暖暖的味道。

我喜欢苏州,这座城市包容,不世故。它可以自己端庄的像位淑女,但并不厌恶你的放纵。

可是,我还是要更多的将欢喜留给常熟,不仅是因为它让人简直要忘记时间的生活节奏,不仅是它还留存着许多让我怀想小时候的记忆。

去常熟,是回家。每一次我都这样肯定的告诉自己。

无可救药的是,每去一趟常熟,就会些莫名其妙的多一些亲戚,他们喊我“哥哥”或者“弟弟”,那里的男人、女人,似乎天生就在等待我这个游子回到家来,第一面便没有生疏,天注定上辈子我们就是一家人。

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你来,我欢欣的张开胸怀拥抱你,你不来,我静静地等待,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来的。

这便是常熟烙在我心上的印记。

记得第一次艳遇常熟,是因为妻子大学同学的缘故。我们坐了长途车携带了几十公斤的货物,车到常熟,女同学和她的先生早就等在车站,来不及寒暄,那位先生就已抢步上前来搬货物。

从出站口到他们的车子,数十米的路程,我一度怀疑那位弓着腰、走着马步的先生,要在心里把我们这对狗男女咒骂上几千遍。

停顿下来,方才看清是位眼神清澈的奶油小生。我往往要阴险的透过别人的眼睛来观测内心,这位先生的眼睛让我忐忑的心归于平静。

后来,总不时接到这位先生的电话,“快来,大闸蟹上市了”、“马上、立马、现在,赶紧过来,杨梅上市了”……

虽不曾赴约,心里到底存了家人一般的感觉。

来苏州工作以后,与常熟的缘分才是正经的开了场。

常熟有一句很官方的广告——“常来常熟”,很温馨的字眼,恰似一位娇媚的女子对着心仪的人,似要表白又羞于直白出口,终于糯糯的一声“你要常来啊”,把心里藏着的情愫全都说清楚了。

我不是贾宝玉,自然没有林妹妹那欲说还休的试探。但我深信不疑的是,每一位见过面的常熟人,他们愿意在心田里给你留下一个位置,用他们最好的一切来浇灌你,允许你在他们的心里开出花来。

他们拿出兴福寺鲜美的蕈油面来诱惑你的肚肠,拿出上好的碧螺春来蛊惑你的味蕾,用优哉游哉的脚步来拖住你的行色匆匆。

不经意间,你突然成了他们的哥哥或者弟弟,你一篇信手胡来的文字,都能被他们欢欣的拿出去炫耀,帮着你四处免费打广告,“这是我哥写的,他非常有才气的”、“看,这是我弟的文章,绝对的大才子”,容不得别人考量作者其实是一个大俗之人。

所以,当你回不去故乡的时候,常熟便是故乡了。

回家睡觉,还有什么可以惊醒你的梦魇?

“我好几天没好好睡过一觉了”,我直直奔向常熟的一个小镇,只因那里有一位喊我哥哥的帅小伙,坐下来喝了一杯今年的碧螺春,我就交了底,“快,找个地方让我睡觉”。

下午两点到四点半,我在房间里睡得天昏地暗,稀奇的是,中途竟然无梦。

这并不奇怪,我是在常熟入眠,常熟是我的家。

醒来的时候,给人在尚湖的一位妹子发了条信息,“原本要去尚湖拍白鹭,却听说有人请喝酒,就闪了”。

果真遂了我的心意,妹子给了我好一阵的鄙视。更有一位阿姐知晓我在常熟,竟嚷嚷着要私奔进我的梦里来。

来路和归途,公路两侧的夹竹桃花开正艳,长长的花廊清香四溢,在我来的时候迎接英雄一般,迎了我这个失了魂的家伙进了家门。走的时候,又将这香氛妆奁进心田,送离得了一夜安眠的我一头扎进滚滚红尘。

标签:苏州

上一篇:伯尔尼纳红色小火车,惊艳之旅

精彩推荐
这种女性手相,最容易称为人中
何洁这段婚姻有多心酸
禽兽!12岁女童沦为全家性奴
《快本》这是要搞事情
幽灵岛:时而出现,时而消失
此女孩的旅行照吊打无数女明星
80后姑娘当妈前后对比
见缝插针!老婆正吃烧烤
何炅首谈发飙自责落泪
男子带二男孩去幼儿园报名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