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达官贵人或贩夫走卒,到这跪下磕头

人死了,是要在祠堂停放到几天的。

祠堂在村庄的中间,平时是孩子的游乐场。白天黑夜在里面玩也没有觉得害怕,大概都是祖辈的魂灵附在这里的缘故。

我亲眼看着我的阿婆被送到祠堂躺了3天,又在这里下棺。我坐在靠近灵帐不到一米的圆桌旁。祠堂里摆满了桌子,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坐了喝酒吃菜,大抵是挨得上血缘的,谈论着死者生前的种种。

这边幺三喝四,死者安然躺在灵帐内,我总怀疑这些声音死者是能够听见的,只不过没了力气爬起来招呼罢了。

但我却未曾在祠堂送走我的阿爷(爷爷),因为已经开始在不同的城市游走。我不清楚阿爷下棺时,有多少人痛哭流涕,只是在赶到时看到有灵帐,就扑了过去,被兄长一把抱住,说是其他人家的。

那一天我失魂落魄看着渐显破败的祠堂,和已经老去的村人一般,没有了儿时的敬畏。这恐怕也是我最后对于祠堂的记忆了,我越走越远。

祠堂有两道门,自小我就没有方向感,现在还时常在生活了多年的城市迷路。门是如何开的,我不清楚,知道一扇是临了穿村而过的小溪,那该是主门了。

门梁是描过金的,只是年久脱了颜色,两扇朱漆的木门需要花力气推开,吱呀作响。屋檐雕梁画栋,就连瓦片都刻上了寓意福禄的图案。

石头做的门槛没过孩童的膝盖,日常是几个老头坐在上面讲天话(聊天)。门前一对石狮已经被孩童的屁股磨蹭的圆润,儿时也常骑在上面想想自己是风光归来的将军。

村里时常来一些说书、唱戏的,村长挨家挨户收钱,一角两角的钱还是有人家出不起,又禁不住诱惑,干脆取了家里的稻谷充数。

祠堂里有一个木板搭起来的舞台,高一米左右,里面是空的。说书、唱戏的在台上咿咿呀呀,小孩子就钻到台子底下轧闹猛。

躲在里面能够看到舞台上戏子走动的脚步,戏子在台上打起虎跳,灰尘扑扑往下落,小孩子就在里面拼命咳嗽。

也不全是被呛了喉咙,只觉得这拖长了调的戏文一点都不好听,一句话往往咿咿呀呀老半天。又觉得受了莫大委屈,弄出点声响来提醒大人早点回家。

小孩子大都是阿娘带大,听戏入迷了,老太太自顾在下面抹泪擤鼻涕,也顾不上整天噶“阿囡、阿囡”疼在嘴上的孙子、孙女。

我到祠堂听戏开始还是乖巧的,因为可以要挟阿娘买上一纸袋的酱油瓜子。又害怕那戏台下偶尔出没的白蛇。

我看到过一条碗口粗的白蛇钻进里面,大人们说那是祖宗变化的,打不得也赶不得,见了还要恭恭敬敬。

但毕竟禁不住相熟的小孩子催促,趁阿娘开始抹眼泪的空当,加入到孩子们的游戏中。

戏台的底下并不全是尘埃,运气好的话能捡到一两个铜钱,或是谁家小孩不小心落下的玩具。

比如我就曾捡到一辆小汽车,那种使劲把车轮往后磨擦,放在地上能跑一段路的玩意。这在当时,怕是只有村长家的小孩能够拥有的。

小孩子不和村长家的孩子一起玩。大人们私底下念叨,每次凑钱请戏班子来,村长都是捞了不少好处的。还有传闻,那个戏班子里有个女的,每次来都和村长睡觉。

孩子们是不关心大人们的那些流言蜚语的,只是见不得村长家的小孙子有各种新奇的玩具,谁能想法搞到其中一个,那是要被孩子们景仰一番的。

一场戏文结束已近子夜,过足了戏瘾的老头老太太们打着哈欠四处找孩子,大抵这个时候,戏台下一窝子小孩已经挤在一道睡得迷迷噔噔。

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就说,小囡睡在祠堂不要紧,祖宗帮看着出不了事。也怪,老头老太顾着自己看戏,竟也从未出现小孩子走丢的事情,想来这话是灵验的。

猜你喜欢

这11种街边小吃经常吃可能会致
多喝水未必好!这5种情况
大寒节气警惕两类高发疾病
明明睡足8小时,却说自己彻夜
刘恺威对杨幂所有的爱
波轮和滚筒洗衣机哪个洗衣服更
泡脚水里加3样宝胜过吃人参
美国加州好莱坞山标志被恶搞
古代皇帝娶老婆必须有姐妹陪嫁
墨西哥少女15岁生日意外获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