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正阳县城管队员与西瓜摊贩夺秤被杀身亡

昨日,河南正阳县南环城路,城管队员李伟受伤处的血迹已被掩盖。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时间像是静止了。”环卫工人郭莲芝说回想起那一幕,面孔抽搐。

城管队员李伟躺在正阳县城南关街十字路口的西侧,一动不动;血液从他身子下面流出,在太阳的炙烤下迅速凝结。

商贩张国友手里提着一把西瓜刀,站在不远处。他的妻子李红侧躺在地上,眼睛紧闭,也不动弹。

这一幕,发生在7月28日上午的河南正阳县街头。据正阳县官方通报,45岁的水果商贩张国友与前来执法的正阳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城管综合执法大队五中队执法人员起了冲突,持西瓜刀对执法人员李伟连捅四刀,致其重伤。李伟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张国友也被警方控制。

夺秤冲突

郭莲芝负责正阳南环城路一段道路的清扫工作。28日早上9时许,她照例捡拾道路上的垃圾,路过张国友的西瓜车。“这对夫妇在这里卖水果一年多了,很面熟。”

这时,一辆城管执法车沿南环城路由西向东驶来,在距西瓜车一百米处停下。

车上下来两位执法队员,快步走向西瓜车,拿了张国友的水果秤。

张国友向二人索要秤。

“你把车开走,秤会还你,到执法大队来取。”执法队员表示。

“你把秤给我,我就开走。”张国友回应。

两位城管把水果秤拿到一百米外的执法车上。张国友正在搭太阳伞,用水果刀割断多余的绳子。

他的妻子李红则追着城管去要秤。张国友看到妻子赶过去,也追了过去,手里拿着割绳子的刀。

“你手里提着刀,啥意思!”一位执法人员问他。

“我卖水果的,当然有刀。” 张国友说。

两边争执时,李红从执法车上取回水果秤,慌忙往西瓜车边赶。这时,驾驶座上的李伟下车追上来夺秤,两人像拔河一样向两边拉拽。随后,李红突然向后倒下,“看起来好像昏过去了,眼睛闭着,一动不动。”

“张国友看到妻子倒下来,就拿刀冲过去捅李伟,捅了几刀不知道,李伟瘫了一样倒在地上。”郭莲芝说。

另一位目击者金红(化名)称,“李伟倒下后,张国友又去追赶另一名城管队员。”

郭莲芝回忆,另一执法队员最后躲进了执法车里,锁了车门不敢出来。

“眼看着李伟躺在地上,血越淌越多,身子下面染红了一片。”金红说,9点半左右,救护车和110赶过来。

事发现场的一个商店老板回忆,110来的时候,张国友喊着说,“我自己会去投案。”

直到29日晚,张国友的西瓜车还停在路边,车上还有半车没有卖完的西瓜。

最早的一次出摊

张国友的出租屋位于正阳县城的一个胡同里。

出租屋不到三十平米,分成了四个小间。客厅和次卧堆放着装水果的箩筐、纸箱,另两个小间做主卧、厨房。主卧一张床就摆满了整个房间,厨房只容得下一人转身。在房子门口,摆着一副废弃的架子车。

张国友的儿子张海涛说,父亲做水果生意十几年了。自己小时候,父母就推着这辆架子车到街上摆摊,“有时路太远,推架子车太费劲,我妈就到邻居家借一辆人力三轮车运货。”

在他眼里,父亲做生意并不在行,“有时进的货一打开,里面都是坏掉的水果。卖的时候,熟人多给点,别人讲价就降价,总不挣钱。”

当了十几年水果贩,张国友没有自己的房子。出租屋里最新的家具是个衣柜,180元。

妻子李红经常抱怨——卖水果不挣钱,有时还被城管赶来赶去。

房东张开香说,7月26日,张国友进了一车西瓜没卖完,李红已经不满,结果27号晚,张国友又进了一车。

28日早上8点,张国友还在睡觉。李红一边洗衣服,一边向张开香抱怨,“他一点都不知道上进,进的西瓜也不去卖,还在睡觉。”

“李红心里急,怕西瓜卖不出去会烂掉,就不停埋怨。”张开香说,那天,张国友听到妻子不停抱怨,就起床去南环城路口卖西瓜。

这是他出门摆摊最早的一次。张开香说,对于李红的抱怨,自己还劝道,“你们出去那么早干啥,早上天不热,西瓜不好卖,还被城管赶。”

张国友和妻子来到了县城南关街十字路口——这是他们最近一年固定的摊位,车停在路边,车后面搭把遮阳伞,对过路的人零售。

零售价5毛一斤,因雨水较多,并不好卖。

“我想会有一方让步”

距事发地一公里处摆摊的李梅也是一个水果贩。她介绍,正阳二环内根本不让流动摊贩摆摊,所以只能在二环外。张国友的摊位紧贴二环,并邻近南环城路与中心街交叉的十字路口,是个比较好的位置。

《驻马店日报》去年8月刊发的名为《正阳县综合执法局不断提高城市管理执法水平》的文章介绍,近年来正阳县城市管理曾一度疏于严格执法,城区违法违规建设、占道经营、店外经营等行为,严重影响城市形象和城市规划建设。

文中写道,“成立于2014年12月的正阳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摸清了底子,理清了思路,解决了一些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使该县的城市管理初步迈上了法制化、正规化轨道。”

正阳县城管局党委书记汤东称,今年起,正阳开始创建国家卫生县城,城管工作一直不敢松懈。

李伟的大队长赵亮(化名)介绍,城管局执法大队分为多个中队,每个中队负责的区域不同,李伟负责的区域包括事发地南环城路。

因此,常年摆摊的张国友与城管有过多次接触。

张国友一位朋友武三(化名)说,张在那里摆摊一年多,多次被城管赶,有一次,他卖橙子,摊子被城管推倒了。

“有时城管让他收摊,他也就收了。”武三说,事发前,张国友刚刚扎好摊位。

环卫工郭莲芝原以为,张国友这次同样会和城管和解。“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争论着,我想会有一方让步,大家就散了,以前也看到城管和小贩这样争来争去,后来都好好解决了。”她说,没想到还会发生后面的事。

死亡

据正阳县外宣办发布的消息,张国友捅了李伟4刀。

“我自己去投案”,郭莲芝回忆,张国友说这句话时,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不知道是后悔了还是真的不害怕,他应该想到两个家庭就这样完了。”

汤东表示,李伟是家中独子,父亲在十年前去世,母亲年近六十,平时在商场门口卖金鱼缸和一些花草维持生计。他的妻子没有工作,儿子刚刚七岁。

大队长赵亮说,多次从队员口中听到过张国友这个名字。“遇到这样的摊贩,首先就是劝离,多次劝说无效,就适当没收一些物品。”

多位目击者表示,这次事件,正是城管没收张国友的秤引发的。也有传言称,城管折断了张国友的水果秤。

汤东解释说,张国友的秤并不是一般的杆秤,而是台磅,是双方在争夺过程中掉落在地上摔坏的。

事发十五分钟后赶到现场的赵亮看到,李伟一动不动躺在地上,胸口和后背伤口处各捂了条已染红的毛巾,“当时,张国友手中还拿着刀。”

汤东回忆,当天,36岁的李伟在正阳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13:23没了生命迹象,14:43宣布死亡。当晚,李伟尸检确认共七个伤口,四个较深,其中一刀捅破了通往肺部和肝部的血管,最为致命。

倒在现场的李红也被送到正阳县人民医院。其病房有三位民警轮班值守,等待录口供,而她始终紧闭双眼,其家属称,李红一直昏迷。

李红的主治医生则表示,“李红只是轻微脑震荡。”

张国友老家一位邻居说,28日一早,张的父亲从距正阳20多公里的付寨乡殷寨小张村骑电车赶往正阳县城。

小张村一位村民介绍,张国友20年前已离村到县城打拼,家里兄妹六人,有一个哥哥,母亲去年8月去世,父亲独居。其独生子张海涛在徐州当兵。

29日上午,张海涛从徐州赶回正阳。

他觉得,随着自己慢慢长大,父亲在变,变得比以前努力了。父亲曾告诉他,“你以后要娶媳妇,我们现在房子也没有,我要好好努力给你挣钱了。”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安钟汝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猜你喜欢

2016年度十大科学流言
2017年最流行的包包款式
中山美女跳桥寻死,没成想
美国纽约一名双性人获发全美首
有趣!西雅图五只浣熊准点登门
心灵鸡汤:做人,别太真
骑大象,看它们的先辈都为吴哥
离婚时如何确定子女的抚养权
驾照未满一年不能上高速
影响你发家致富的4个坏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