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之光,阿拉斯加追光之旅

伦敦艺术学院纪实摄影硕士,英国皇家摄影学会RPS会士,旅行人文摄影师,专注于文化宗教摄影,以及星空摄影。

摄影师于Rum不远万里飞到美国阿拉斯加州,一路向北,只为追逐那道极光,一起来看他的图文全记录!此次阿拉斯加极光之旅大致路线:Anchorage-Seward-Anchorage-Copper Center-Valdez-Copper Center-Fairbanks-Cold foot-Prudhoe Bay-Cold foot-Fairbanks-Healy-Anchorage。

随着近24小时的飞行,我的航班降落在安克雷奇国际机场(Ted Stevens Anchorage International Airport)已是当地时间的凌晨时分,出了机场迎接我的便是小雨。由于抵达时间已是半夜,所以就选择了在机场附近休息,便于第二天在机场提车。

由于天气预报显示未来几日一直有雨,而天气要到一周之后才会好转,于是我便决定先沿着1号公路向南行进至Seward。选择去Seward也是机缘巧合,因为恰巧天气预报显示南部地区天气不错。沿途的景色对初到阿拉斯加的我显得都是那么的吸引人。一路边开边拍,本不远的路程花去了小半天,不过也收获颇丰。

离开安克雷奇时天空中还阴雨绵绵,而快到Seward之时天已慢慢放晴。说起Seward,这里是一个渔港小镇,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当然它也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有着广袤的冰川,以及丰富的出海旅游项目。由于我去的时候是10月初,不少旅游项目已经结束,只有待到来年春季才又开始。

但是毕竟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极光,所以这些便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但是如果是以体验阿拉斯加为目的的话,最好还是选择在夏季前来。毕竟很多有趣的项目不能体验还是蛮遗憾的。

入秋之后,日落时间也慢慢变早,我趁着夜色未至,于冰碛石之上,眺望着远方。

不得不提的是在Seward坐船出海,在这里出海看鲸鱼并不需要在海中颠簸数个小时。离岸不久便可见到鲸鱼,且在出海过程中还能见到太平洋板块与北美板块交界处的隆起,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体验。

清晨时分的Seward渔港

在Seward短暂停留两日之后,我决定朝北向着Fairbanks前进。只是我并未选择最近的沿着3号公路经Denali国家公园北上,而是选择了沿着1号公路向东北面走。因为我打算回来之时再走3号公路,这样既避免了回头路,也可以去体验不同的风景,一举两得。

1号公路旁未知峡湾黄昏

离开Seward之后,一路沿着1号公路向东北行驶,第一天我到达了Copper Center,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住宿只有B&B,大家可以在TripAdviser让找到一些B&B的信息,并用Yelp去订或者根据联系方式直接打电话预定。Copper Center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是说到与它相邻的Wrangell-St. Elias National Park相信不少人就会知道了。

沿1号公路而上路旁雄伟的雪山与茂密的森林

位于1号公路旁的冰川国家公园

无奈天公不作美,在前去Wrangell-St. Elias国家公园的那天突降大雪,原本高耸的雪山也被云所遮挡。所以在短暂停留之后,我又转道前往了Valdez,同样是一个海港小镇,但是与Seward相比却是另一番风情。

大雪之纷飞

阿拉斯加的公路同样迷人,朝着雪山,沿着丛林,驶向远方

雨停后,云渐渐散开,雪山犹如水墨画一般矗立于地平线

Valdez由于有一片湿地,所以在湿地的倒影下,四周的雪山犹如从水中生长而出,宛若一幅水墨画。由于从Copper Center到Valdez只有一条路,需要走回头路,如果不是时间十分充足则我觉得可以不用前往。当然,如果是想来寻访鱼市或者是来参加出海项目则另当别论。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就已经爬起床了,要朝着Fairbanks前进,可是有一大段路要走呢。刚离开Copper Center时,从后视镜里见到远处的天空慢慢变红了,心想今天应该是要开晴了。殊不知越往北走天气越糟糕,约莫开了一百多英里之后天空中干脆飘起了鹅毛大雪,路面结冰为车辆的行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只得小心翼翼地朝着Fairbanks前进。

大雪覆盖了公路

在经过一天的艰难跋涉之后,终于抵达了Fairbanks,阿拉斯加北部最大城市,也是进入道尔顿公路(Dalton Highway)之前的最后补给点。由于道尔顿公路属于特殊路段,所以一般租车公司的车辆在这一段驾驶是不含保险的。所以我也在此特地将车辆换成了专供此路段使用的特殊车辆,这类特殊车辆的租赁可以在Fairbanks的机场附近的租车公司租到。

同时由于道尔顿公路全程没有电话讯号覆盖,所以每一辆行驶在道尔顿公路上的车辆都是配备无线电电台进行通讯的,这些都使得特殊车辆在此公路上显得尤为重要。

道尔顿公路是阿拉斯加州的11号公路,长414英里(约合666公里),几乎所有路段都没有进行铺筑,路面上到处都是砾石,被称为世界十大死亡公路之一。这样具有诱惑力的公路对于我这样的自驾狂热者而言是绝对不可错过的。再者,为了极光,走道尔顿公路也是十分值得的。

初上道尔顿公路的第一天,天气依然不好,大雪纷飞,能见度很低,低到只能依稀分辨路的两侧。在这样的荒野公路上行驶,心情即紧张,又激动。

被大雪覆盖了的路边停靠区

大雪之中的道尔顿公路宛若仙境,使人入迷。正常夏季进入道尔顿公路的话,在Yukon River Camp的地方是可以有住宿以及燃油补给的,然而进入10月之后,这个补给点是会关闭的。

这也就意味着10月之后的道尔顿公路只有Cold foot camp和Dead Horse这两个地方有补给,然而一般租赁的特种车辆由于轮胎经过特殊改装,所以油耗较普通车款会高。建议大家在租车的地方备一桶备用油。

按照天气预报,抵达Cold foot camp的时候天本应该已经开晴,然而天气这事儿,终归是变化无常的。日落前整个营地依然被乌云所覆盖,不过经过各种天气软件的查证之后,确认南方天气晴好,其实当时心中是万千崩溃的。无奈对于极光的强烈渴望,心一横,趁着天边夕阳尚在,开着车又上路了。

不过运气还算不错,开出去不到50英里,天空渐渐晴开,天边也开始泛出绿光,起初我还不确定是否是极光,直到用相机一试,才发现北方之光已经开始在天空中翩翩起舞。当时心中那激动,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

开了没有多远就见到天空中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而巧得是极光也在这个裂口中舞动,话不多说,赶紧停车开拍。

所谓好事成双,就在停车的地方不远处就有一个小水塘,这可是为拍摄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绚烂的极光在天空中舞动中,宛若精灵,让人陶醉,也让人忘我。

一直守在水潭边拍摄延时直到极光渐渐暗淡,本以为当晚的极光之行也就此结束,边收拾装备上车准备往北朝营地赶。不曾想开车到半路时,一到极光横卧于天际,又正好好运到路边有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二话不说,继续停下来拍摄。

此刻,这北地之光宛若通往天堂的道路,照亮了前行的方向。

第一晚的拍摄算是圆满完成,当时心中甚是欢喜,感觉就像孩子得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玩具那般开心。谁知第二天夜里才是正宗的极光之夜,那等视觉享受不知此生是否还有机会再次体验。

第二日的追光相比第一日并没有那么顺利,一路朝北行进,始终穿不出云层,行驶了约莫100英里,才看见极光挂在空中,我停车刚拍摄一张后就听见了一声狼嚎,随后整个山谷可谓鬼哭狼嚎,回荡着上百只狼的呼啸,心想此地不宜久留,收了相机上车继续向北,驶出森林地带。现在回想起来还要感谢那群狼呼啸,正是这样才让我决心跑到山顶,见到了壮观到无与伦比的极光。

刚把车停稳,就见到了这漫天飞舞的极光,时而呈波浪状,时而呈圈状,时而又呈条带状,宛若一个个在天空中舞动的精灵。

霎那间,犹如天使展开双翼,极光变得耀眼而绚丽,不但照亮了天际,也照亮了大地。那晚的极光是如此强烈,布满了整个天空,肉眼便能见到它们在空中快速舞动,变幻。

在道尔顿公路的几天可谓是享受了一场极光盛宴。在将要离开阿拉斯加前的最后一夜,极光又为我带来了一晚盛大的演出。在Fairbanks换回了正常的车之后,我向南朝着Denali国家公园前行。当晚在一个叫Healy的小镇的湖畔旅店住宿,将近午夜时分,在平静的湖边,极光在万籁俱静的午夜又为我上演了一场绚烂的演出。

此刻的世界,寂静无声,只剩下漫天飞舞的极光与静静聆听的湖水。

北地之光在小屋上方放肆的舞动,犹如天使在空中欢呼雀跃。

完美的极光之旅也需要一个完整的结束,在飞离阿拉斯加的夜里,当我从睡梦中朦胧醒来,只见飞机舷窗外的天空泛着绿光,一路伴随我飞跃极地,北方之光再见,我相信再会之日不会遥远。

极光拍摄小贴士:

极光的拍摄与一般的星野摄影拍摄虽然大体无异,但是在细微之处还是有着一些不同,如果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导致所拍极光过曝。

1. 极光在爆发时亮度极高,所以不用太过担心满月的影响。

2. 极光拍摄曝光时间不宜过长,因为极光移动速度极快,曝光时间过长容易导致整个天空过曝且不剩任何极光的光轨迹。

3. 拍摄极光前可参考WeatherNow以及Aurora Fcst这两个软件,前者便于实时了解所在地天气情况,后者则是可以实时查看所在地区极光爆发情况。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标签:伦敦 摄影

猜你喜欢

《三生三世》子阑和胭脂永不相
吃饭用这种筷子等于慢性中毒
看看腾讯旗下网游的第一土豪们
科学家解释:地球上有5次文明
皇帝用膳时防止下毒的手段真的
2016年度十大科学流言
为观众们守住心里底线的几对明
关于《人民的名义》你不知道的
亚洲四大邪术,说出来你不得不
中国历史上爷孙三位皇帝的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