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遇科伦坡

对于斯里兰卡,我了解最多的,应该是有很多中国人不远万里到斯里兰卡后,开矿寻找宝石的故事。

中国人可以说遍布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有人戏说,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

不管是世界之巅,还是在城市的角落,每个国家都可以找寻得到中国人的身影,而正因为如此,CHINA TOWN在太多太多的国家盛行。

所以,我一直觉得,中国人的生存能力是不可小瞧的。不能不说,这与中国人的勤劳和智慧是分不开的。尽管在很多欧美国家,很多中国人的生活非常辛苦,但他们依然努力地生活着,为了家人,也为了自己,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天地。

在科伦坡,同样有很多中国人生活在这里,他们离开自己的家乡,来到这里,开创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科伦坡”的意思是滴入海洋的一滴泪珠,意境很美。

到斯里兰卡,完全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没有任何计划的,只是途经吉隆坡,便顺便去了一趟。对于斯里兰卡最多的认识,便是关于锡兰红茶。我很喜欢红茶,所以对于斯里兰卡,我理解最多的便是“闻名于世的红茶生产国”。

到达科伦坡,我开始有一种错觉。

这样的错觉,并不是常常都有。

这个城市,有点像印度的某一个小城。

随便走进路边一家当地餐厅,各种咖喱的菜肴,咖喱鸡、咖喱蔬菜,应有尽有,店主和伙计们都不会英文,我就让他给我来一份邻座的一套饭菜,一脸友善的店主欣然点头。

这一餐,是我吃到过最辣的咖喱鸡,辣到我完全无法自控,虽然我从小生长在一个吃辣的地方,但这样的辣我也招架不住。我不得不佩服斯里兰卡人,竟然比泰国人还厉害。

科伦坡的消费还真便宜,这一餐折合人民币八元。

出门的时候,在没有红绿灯的门口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意外。

斯里兰卡的道路是右边方向盘行驶,和中国刚好相反,在出门的时候,我看了看对面没有来车,便准备过马路,但我忽略了道路的方向,我所走的,恰好是相反的方向。

一辆巨大的大巴车停在了我的面前。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走错了方向。

我一脸抱歉地赶紧往前走,大巴车司机并没有生气,而是探出头来,一脸笑嘻嘻地给我挥手,示意我先过马路。

我很尴尬,对于此等待遇,一时半会还适应不了。慌张地赶紧过马路,没料到在对面又挡住了一辆军车。我开始慌乱起来,窘迫得不得了,恨不得钻进地下去。

军车的驾驶室里,坐着一位穿戴军绿色军装的军官。他把车门打开,从车上跳了下来,走到我跟前,我当时有点儿心虚了。我猜想着,这军官不会像拎一只小鸡一样把我拎到马路对面吧?

他身形很魁梧,估计有一百八十五公分左右,黑乎乎的脸,估计是斯里兰卡的阳光太毒了,我在这里就很少看到过皮肤白的。他一定会批评我乱闯马路吧。我心里七上八下地做好挨骂的心理准备时,这位看起来有些可怕的军官给我说了声Hello。

一声Hello让我立马轻松了不少。他至少不会对我动粗吧!

他问我怎么回事,怎么跑到马路中间来了,我说我有点糊涂,因为我弄错了交通方向,我说在我的国家,道路的行驶方向和斯里兰卡是相反的。

他好像理解了,点了点头,帮我拦住了前行的所有车子,把我送到马路对面,送我一句“Take care”后,便回到了他的车子里,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当时我心里除了感激之外,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心情。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向那位长得黑乎乎的军官说一声谢谢。

其实在别的国家,也有遇到过车子让人的情况,但是斯里兰卡人如此的谦让,这是让我始料未及的。

看起来严肃而庄严的军官,却是如此热情友善,这的确让我对斯里兰卡增加了很多的好感。而在此后的几天里,每到一处,便可以接收到很多的微笑,在街边的一家店,有个店员还热情地“拦”住了我的道,让我和他合个影才放行。

更多的时候,我过街,都只能埋着头,因为走完一条街,街上的每个人都会借机打个招呼或者交谈一小会儿。我想我还是适应不了如此的热情,为了我的正常出行,只能低调地埋着头走我的路了。

但是,在科伦坡的这些经历,让我对这个国家有了新的认识,很多事情都是由小而见大,在很多小细节上,便可以延伸到更多更广阔的地方去。

就如同在科伦坡的一系列礼遇一般。

我想,这些人的内心,一定是很快乐的。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的包容和友善,甚至是在合完一张影后,看到相机里的自己,都会会心的一笑。

科伦坡的夕阳非常美,打开酒店的房间窗户,便可以看到一望无尽的夕阳,染红了半天边。

在酒店的阳台喝着一杯锡兰红茶,欣赏着斯里兰卡的天空,阳台下面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各自忙碌。

感谢科伦坡的礼遇,让我的心豁然开朗了许多。

这样的礼遇,不仅仅只是友善,还有包容。

这个世界,多一份包容,便会多一份理解,更会多一个笑容。

上一篇:金三角的合法“偷渡”

5个全域化构建综合服务体系
涨知识!睡眠面膜的隐藏技能大
芝士控看过来 巴黎10家顶级奶
才女沈珍珠:怎样的夙念
“京南小镇特色旅游体验区”名
不忘初心 空客持续助力中国民
再见古羊路:古羊路简史和最后
有了这四件高科技小物
王室风云:不是一枝独秀
挖地铁挖出来的那么多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