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妖怪GO”在美国:聚人气效果一流,变现方式有哪些?

7月初刚发布的手机游戏“口袋妖怪GO”(Pokémon GO)在世界各地受到玩家疯狂追捧。美国属于第一批可下载这一游戏的地区,如今“战况”如何?

先来看美国有线新闻网最近一则报道。故事背景是美国国务院的例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正在读一则声明。

发言人一边读一边目光扫视全场,突然他停了下来,盯住某记者,问了句:“你正在那儿玩那个Pokémon的游戏是不是?” (背景隐约有群众倒吸凉气)

记者很冷静地回答:“我就是稍微看着点儿。”

发言人不响,转头回去接着读声明。

就在大家以为这个打酱油的记者已经逃过这一劫时,发言人念完了,目光又刷地扫过来:“你抓到了吗?”

记者也很敏捷:“没,这儿信号不太好。”

发言人说了声:“对不起啊”,掉头接受提问去了……

真是一场风度无可挑剔、无声中听惊雷的对决。

别的先不谈,光看这一个场景,你说这游戏有多火?

别的先不谈,光看这一个场景,你说这游戏有多火?

记者在玩,显然还挺着迷。

从围观群众的反应看,他们显然也都知道这是什么。

发言人不仅知道这个游戏,还知道怎么玩,最神的是余光一扫就能发现记者在玩。

如果再考虑到,这群人可能都还不算这一游戏的目标玩家年龄层,也对游戏那么熟悉……可见这个游戏在美国有多火爆。

口袋妖怪GO,已是美国这个夏天最火的话题之一。

“口袋妖怪GO”,已是美国这个夏天最火的话题之一。

它由任天堂和美国软件公司Niantic联合开发,游戏主题基于上世纪90年代的同名日本动漫。这款游戏使用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技术,利用手机全球定位系统、谷歌地图和摄像头等功能,将现实和游戏融为一体,玩家可以在熟悉的街道上、草丛里、楼宇中寻找并抓捕“精灵”。

7月22号,苹果宣布Pokémon GO创了苹果手机应用第一周下载量的历史最高纪录。

游戏发布后的两周内,任天堂股票翻番。

玩家们对这游戏最大的不满,在于服务器极其不稳定,据说是因为对游戏的受欢迎程度严重估计不足。

小精灵出现频率图。

小精灵出现频率图。

在这个游戏里,玩家是精灵训练师,目标是建立强大的小精灵队伍,玩法可以归结为三个字:跑、扔、打 。

它基于现实世界的物理位置的改变,偶遇精灵要靠跑,孵精灵蛋也要靠跑,补给道具要到补给站,打群架要到道馆;精灵的种类还和周边的自然环境有关,水边多是鱼虾蟹类精灵,夜间也有一些特别的夜精灵出没。

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设置都是三!次!元!的!于是乎,全球开放游戏地区的沙发土豆们都积极主动地动起来了。

比如,看到这样的清晨的人多了(是的,我说的是我):

又比如,纽约的公园里,周末人群更加熙熙攘攘了:

又比如,纽约的公园里,周末人群更加熙熙攘攘了:

生活在美国德州的我,如今每一天的生活都充斥“口袋妖怪”的影子。一大早,“日不落捉妖群”里,澳大利亚的小伙伴在展示一天的斩获,美国东部的同好在问打道馆怎么复活、怎么发大招,美国西部的玩友说昨晚附近商场里的补给站连续有壕撒花很爽。从微信朋友圈晒图看,香港服务器也开放了。大家纷纷反映轻松日行5公里,而很多女性朋友惊奇地发现理工科宅男们突然就爱上了走路。而前两天,一年前去世的任天堂传奇社长岩田聪的催泪故事再度刷屏,想必也是因为Pokémon GO的火热引发的。

Pokémon GO带给社区生活大大小小的新变化,也是真切可察的。

游戏里的补给站和道馆,设在城市中心(比如酒吧、咖啡馆、商场店铺等地)的密度远大于市郊,在补给站使用撒花道具又可以吸引精灵且可以造福所有人,于是新的炫富方式变成了“撒花补给站,守株待精灵”。

按游戏设置,捉精灵的时候并不存在竞争关系,于是精灵训练师(即玩家)们互敬互爱,成立了各种互助群组,分享小精灵的位置信息。据脸书上看到的消息,寻找小精灵已经成为音乐、体育之外,又一个跨种族的交流渠道。《纽约客》则有文章认为该游戏和现实中的观鸟活动最接近。

纽约玩家Nick Johnson更是在美国非常流行的社交新闻网站Reddit上发帖,表示自己目前已经捕获了142只不同款精灵。虽然现有版本中共有151只精灵,但是去掉目前尚未现身的6只超稀有精灵,以及欧洲、亚洲和澳大利亚地区限定的几款,Nick可算是完成了收集美国全部小精灵的壮举。

商家在门口打出口袋妖怪Go的广告,以招揽生意。

商家在门口打出“口袋妖怪Go”的广告,以招揽生意。

风潮之下,各种商家和机构也在纷纷想方设法充分利用这一游戏,比如在补给站“撒花”以聚人气,同时利用社交平台进行宣传。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已经在俄亥俄州用上了这一策略,他们选址一个有补给站的公园“撒花”举办宣传活动,力图吸引年轻选民(这历来是投票率最低的人群之一)。

美国游戏连锁店Gamestop的不少店面本身就是补给站,店内挂上了“欢迎精灵训练师“的牌子,网站还可以查询未来“撒花”的时间地点。堪萨斯州一直因极端反同性恋的立场和游行示威活动而饱受争议的威斯特布路浸信会,在游戏里是个比武的道馆,成了玩家们和教会表达各自立场的新战场(支持同性婚姻的玩家给小精灵起名叫“爱就是爱”)。

目前已有报道称,在补给站和道馆沿途的一些零售和餐饮店铺营业额上涨。我也认为“口袋妖怪GO”的进一步变现充满可能性。比如更多的内购能量和虚拟物品,或者允许商家提供赞助成为游戏的一部分(如补给站或道馆)以吸引消费者到来,还可以和社区或商场合作举办活动完成游戏任务,以及推出活动相关的定制小精灵等等。总之,借游戏聚人气是一大卖点。

当然,这一火爆盛况也不是没有受害者。比如米歇尔·奥巴马就被黑了。这位第一夫人在两个任期内都致力于青少年健康计划,却收效甚微,美国青少年的肥胖率不降反升。于是推特上盛传一句话:米歇尔花了八年也没做到的事,Pokémon GO两天就做到了。

此外,也有报道称已经开始有犯罪分子坐等寻找小精灵的玩家自投罗网。边走路开车边玩游戏导致撞树、翻车、掉湖里的事儿,更是不绝于耳。最近,加拿大有两个年轻人捉啊捉,一不小心过了美加边境,后被护送回国。当然,还有居住在补给站和道馆附近的不幸居民,对蜂拥而来的玩家不堪其扰,做出过激反应比如砸鸡蛋甚至用弹珠枪射击的,也屡屡见诸报端。

高速公路上的指示屏显示不要一边开车一边玩Pokémon。

高速公路上的指示屏显示“不要一边开车一边玩Pokémon”。

这游戏为什么这么火?

我猜全世界的游戏开发者都在研究这一问题。老实说我也没有答案。AR技术带来的新鲜感大概是原因之一,但为什么之前也有过AR游戏比如Ingress,就没有火起来呢?也许是因为Pokémon的形象比较萌,这一有历史的IP形象有些回忆在。

比如我种草很久终于捉到的这一只:

还有这只很二的螃蟹:

还有这只很“二”的螃蟹:

配上真宠物就更逗了:

配上真宠物就更逗了:

又或许因为小精灵出现比较随机,人总想再多走一段看看有没有新的——原理和刷朋友圈有时候会刷出新消息有时没有于是吸引人着魔一般反复刷是一样的。愚蠢的人类抵挡不住随机强化的控制。不过我觉得,普通人体力总有极限,哪怕真的沉迷一点点,一天遛六次狗捉六次妖,至少对健康有益处,就是狗受点儿罪。这也许是随机强化第一次被用在增强积极的行为上。

再也许,是成功游戏背后有大量我们看不见的工作在,比如Ingress虽然不那么火爆但积累起了场所信息,口袋妖怪的形象问世以来积累起了人气……“口袋妖怪GO”的成功只是厚积薄发的体现。

当然,游戏开发者心机很重,“我们有意不把这个游戏归类为鼓励健身、社交或是城市探索”——最近的圣地亚哥国际动漫展上,游戏开发公司Niantic Labs的创始人这样表示:“我有孩子。你不能告诉他们某某东西对他们有好处”,因为他们会逆反。

(思想市场)

来源:news.qq.com

猜你喜欢

骄傲!首位中国籍探险家闪米特
天高云淡季 去些冷门的地方玩
信阳一女子怀孕24周产下男婴
全球最美10大徒步旅行地
深圳男子杀害两个亲生女儿
鲜肉猎人!英57岁熟女靠约会小
秋冬季减肥要常吃白萝卜
什么强度的运动最减脂?
满屏马甲线!英国健美大赛型男
慢跑一小时能消耗多少卡路里